•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來來往往

      作者:北方鷹發表于:2011-8-3 18:50:01  短篇抒情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琢磨題目的時候,我正在通往老家的路上。母親去逝后,反倒比以前回老家更頻繁了。只要閑暇,甚至是下鄉出差,事畢后總要打發司機多繞一些路,順便回老屋看看,似乎母親仍然坐在門道或者躺在炕上等我,等我陪她嘮嗑。更多時候我還是喜歡獨自回家。孑身一人,了無牽掛。妻是外鄉人,自小在城里長大,雖說同床共裘十幾年了,但還沒被我的農村習性徹底改造,反倒時時笑話我是戀家的狗。戀家狗有什么不好,總比喪家狗好吧!心里是這么想的,嘴里卻不肯說出。年紀漸長,城府被歲月的镢頭挖成了一眼深井,常常會波瀾不驚;肚子也成了日漸擴張的容器,就像鎮元大仙的口袋,什么都能容納進去,而且袋口扎得嚴緊。汽車在西寶公路叉口停下,我便踏上真正的鄉路。路上行人如幟,來來往往的穿梭,眉眼上卻明顯滿帶艱辛。現實不是報紙上裝飾的綿秀文字,襤褸衣衫,菜色滿容在寒冬的秦嶺山麓活生生的擺著。碰見幾個熟人,只是默然的打個招呼,稍事寒喧他們便又急匆匆的走了,去拾掇養家糊口的東西。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所有的理解和同情都是多余的,生存畢竟是第一要務,那像我這般清閑。

      節氣己過了冬至,料峭寒氣撲天蓋地了許久。今天太陽很好,難得寒冬有這么好的太陽,很好的太陽符合回家的心情。陽光灑在柏樹坡上,清冽中帶著燦爛的光影。視野清癯而廖廓起來,有幾朵閑云幽靜的飄在半空,緩緩地就纏在禿了葉子的樹杈。路面是硬土,今秋雨水多,經過反復泥濘,又經過來來去去的踐踏,撒下一路結實的土疙瘩,蜿蜒的伸向坡頂。坡頂的大槐樹還在,遙遙的就在我的頭頂。許多年過去了,大槐樹依舊是那么大,仿佛歲月沒留給它些許的印記。看見大槐樹就感覺親切,由不了人的感覺熱乎乎的涌上心頭。"預備,跑!"我們就尥蹶子向坡頂沖鋒,活像一群青皮毛驢。這當然是小時候的事了,小時候感覺綢緞一樣光滑,而且清新宜人。綰起袖子編起褲腿就能一溜煙跑兩三里坡路。喘氣是肯定的,但不是現在這種喘法。那時貓著腰,雙手撐住膝蓋,臉雖憋得通紅,幾次呼吸就過去了。現在呢,緊走幾步便咳嗽得要命,而且是干咳。妻子總在數說,說都是抽煙的結果,說是四體不勤像熊貓一樣疏懶的結果。在醫院體檢,檢查胸腔時竟發現氣管全是黑的,黑呼呼的自肺部直達喉嚨,像移植了一尊煙囪。路有些崴腳,坡上草樹早已鉛華洗去,萎縮的耷拉起葉莖,顯出褐黃的色調,返還成土地的顏色……生命的輪回總是這么分明,從那里來的,臨未,轉了一圈又會轉回去。樹木迭逢遭遇,被人為的砍伐或自然病故,化成農家屋椽或灶間柴禾,現在稀疏的能數出株數。裸露成片的野草漫延開去,最多的品種是索草和狗尾巴草。索草馴順的匐匍地面,似乎徹底給寒冬繳械投降了,狗尾巴草卻揚著絨絨的頭顱,兀立風寒以蓬頭垢面的姿勢對抗著冬,秋天己經走遠,生命亦注定走到盡頭,留下柔勁的枯尸守候潛落泥土中的籽粒,期待來春重新發芽。狗尾巴草扎成草環,戴在腦殼能模仿出小兵張嘎。張嘎是我們少年時追慕的偶像,遠甚現今少男少女對"超女"的推崇。我們往往要通過摔跤,才能定奪誰最有資格扮演張嘎。編草鞋用索草最好,用苞谷皮作鞋底我們能編出許多花樣,穿在腳上再撲騰進澇池,水面便浮起一層綠色腳丫和雪白的屁股。"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讀駱賓王帶滿稚氣的句子,覺得駱賓王肯定有過一段幸福的童年,無拘無束的放縱童趣,才有這般生動的文字。暗自想去,沒有經歷鄉野生活的孩子,與那些長久親炙自然的孩子相比,人生體驗中肯定有一塊難以彌補的缺失。

      草坡上幾只羊低頭啃草,一大兩小,顯然是一家三口。似乎受腳步聲打擾,老羊抬頭瞅了我一眼,遂又低頭下去。小羊瞪著圓眼,怯怯的盯著我半響,便簫瑟的躲到老羊肚下,伏在干癟的羊奶頭上吸嘬。草皮己枯,老羊頭木犁似的在枯草上穿行,唇齒開合間枯草己填塞進牙床,枯草雖說水分盡濾,養份不多,藏貯其中的纖維在寒冬季節仍是尚好的食料。老羊啃幾口草,抬頭扭動一下身子,小羊也就揚起頭。我在老羊眼里看見了憐愛與親情……只有母親端祥兒女才曾有過的眼神,雖說老羊眉宇鎖滿眼屎、草屑,卻掩不住生命本能中一弘清水瀅瀅漫過,在這樣荒蕪的環境與嚴寒氣氛里,著實令人感動。我轉頭過去猛間發現土崖跟還蜷縮著個女孩,委身在崖壁凹處,方才失忽在我的視線之外。粗布棉襖,紋飾看不真切,幾處己有些破損,是那種經歷過長久時光的破損。袖筒邊緣爛去,露出棉絮。這樣的裝飾見過,是在我遠去了的童年時代。女孩頭發篷亂,面容也似曾見過,只是記不清楚。見我走過去,女孩撲閃著眼睛,羞怯的望我,眼神沒有小孩的清澈,有層霧幔著。

      誰家娃娃?我問。

      我爸叫金魁。女孩唏嚅半響,答道。聲音嘶啞,像被寒冬的冷水浸泡過。

      咋沒上學?我又問。

      我爸不讓!女孩低頭窸窣的扯著衣襟角。我爸有病,腿摔斷了。女孩補充道。

      金魁我記得,童年玩伴,那時調皮搗蛋最厲害,也很聰明,是我們"老大"。早知道他家境貧寒,但沒想到竟潦倒到女兒失學的境地。我的心情沮喪起來,此后的路上全是女孩的眼神在眼前閃現。那種與年齡不相符的無助、憂郁表情,活像一塊被人揉搓發皺又隨便丟棄一邊的破抹布,油生感慨卻無力救贖。貧窮不可怕,但貧窮扼殺人性中最純潔的東西,總是那么讓人寒心。

      老屋家門依然緊鎖著。我開門進去站在院里,地面飄落滿地枯葉。葡萄架還在山墻處,藤條在水泥樁架上扭來扭去,盤枝錯節,遒虬突欹。藤條上殘存幾顆葡萄,己被風干了,黑癟的吊著。我掂起掃帚,清掃了一遍,院子才顯出清爽。二爸來了,手里拄了根拐杖,走得顫顫微微。我連忙上前扶住,攙到板凳上坐下。父輩之中我跟二爸說來最親近。伯父在我少不更事時發瘋了,父親去逝得早,記憶里都是殘破的碎片,留不下囫圇的印像,既使留下也像冬天里的石頭,雖被太陽曬著卻少有溫度。伯父發瘋是家門忌諱的事情,聽說是因婚姻問題瘋了的,瘋了的伯父跌進水井淹死了。婚姻這東西像個土坎,翻越時稍不留神會摔得半死。伯父就是在婚姻上鉆了牛角,婚前與桃花嶺的黃姓姑娘一見鍾情,并在野地里行了茍且之事,與原定妻子結婚時伯父反悔了,成親那天躲進到秦嶺山凹,叫幾個小伙捆住押回家,差點被爺爺打折了腿。爺爺一輩子鋼邦硬正,反倒被伯父氣得要死,覺得辱沒了門風,喪德敗興。婚后伯父偷偷與黃家姑娘私會,嬸子糾合了娘家兄弟,到桃花嶺黃家打過幾架,但仍然管不住伯父。嬸子舉報給公社,讓公社基干民兵押著批斗過幾回,便徹底失去理智,再也沒能以正常人的身份在山村呆過一天。嬸子后來悔得要死,沒料到自己的舉動引起這樣后果,尋死覓活的折騰。父親因病亡故,兄弟仨現剩下二爸。二爸是村里最有血性的漢子,生產隊時他在秦嶺看守山場,獨自一人曾殺死過一頭野豬。他脾氣鯁直,平時沉默寡言,話語不多,性硬得像杠木橛。農活閑了,二爸就背起畫箱,走村串戶的畫棺材。人生在世來來去去,死時能背一付好棺槨也算是最后的指望。好棺槨要好棺木,也要好畫工,畫得富麗堂皇。二爸擅長畫棺材,他打開畫箱,攤開畫具,調兌好漆水,就把黑的紅的黃的色彩飽滿的涂在白楂棺板上,那種帶有神奇色調的漆水,在二爸手底誕生了接近于極終意味圖案,常叫主家……那些靜眼關注的老爺爺老婆婆,覺得每一筆似乎都涂在自已的心上,在另一個世界也享用不盡。可如今腦血栓讓二爸半身不遂,曾經有過的強悍早已不知去向,整個人萎縮了,生硬得失了原形。老人接過我遞去的香煙,在懷里哆嗦的要尋找火柴,我趕忙用打火機點著。老人深吸了一口,長長地從鼻孔噴出兩股白煙,依稀尚見早年的豪氣。我們爺兒倆坐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幾句,有許多話要說可又似無話可說,更多時候是沉默。二爸含混不清的舌頭,似乎被誰割去一截,說著費勁,聽著費力。風燭殘年,揪心的事多,二爸最揪心的是自個的病,覺得生活得像個累贅,不能下地作務莊稼,生活也自理不清白,眼巴巴的活著等死。二爸用手掌拍拍左腿,老眼紅紅的,他用手背抹抹,長嘆一聲:唉…閻王爺…眼瞎了…咋還不…叫我呢!結結巴巴說畢,一瘸一拐的走了。

      墻根花圃有幾株玉蘭,葉片己經凋零,枝條疏朗蒼勁。逢春季花開,滿樹粉白的花朵,滿院綿長的清香,煞是嬌媚、馥郁。四五只麻雀,不知什么時候蹲在葡萄架上,忙著用喙梳理灰色的羽毛,邊梳邊"唧唧喳喳"叫個不停。偶爾樸棱一飛,竄到房檐上,我才發現檐逢麻雀己經壘上了窩棚,窩邊露出細絨的羽毛,在細風中搖曳。庭院仿佛是我懷揣的舊年日歷,每個角落都有熟悉的身影在上面打上記號。母親一輩子受苦,素常不愿侍弄花卉,過去院里的空閑地方,她會開墾出來,種些青菜豇豆,說是吃用方便。我從苗圃要了幾株玉蘭,栽在菜畦,母親雖說不太樂意,卻也沒有責備。母親說是與其栽花,還不如務勞幾顆葡萄,既能避署又能得些實惠。葡萄栽了,母親比經管我們兄妹還要用心,施肥、澆水、搭架,連同玉蘭也跟著享受禮賓款待。到了葡萄熟了,院子里就擠滿隔壁四鄰的娃娃,眼饞那一嘟嘟一串串晶瑩的葡萄。母親就搬來方登,掂著腳站在上面用剪刀把熟透了的葡萄剪下,招呼娃娃們吃,自已欣慰的看。我曾埋怨母親,那么大年紀不顧忌安危還登高爬低,娃娃撒得滿地葡萄皮。母親說,你吱哇啥,等我死了,娃娃就不來了。噎得我難受。我知道母親喜歡娃娃,喜歡看娃娃在跟前蹦蹦跳跳,再煩再亂也無所顧忌和怨言。

      堂哥來了,見我給玉蘭和葡萄樹扎護麥草,防止霜凍,便搭幫起來。母親在時,每到大冷天氣到來之前,就將麥草敷在樹干,再用麻繩捆綁結實,好讓玉蘭和葡萄樹安然過冬。我覺得母親有點"迂",冷暖對碩大的樹木失去知覺,是它們生命歷程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可母親始終認為樹木像人一般,既知冷暖,又有靈性,冷了要給它穿衣,渴了要給它喝水。你對它好,它會加倍償還你的……給你開最香的花,結最大的果。生死輪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母親最樸素而又實在的處世哲學。母親臨終時,母親讓我給她梳頭,給她洗臉,溫順的偎在我的懷里,就像我小時的模樣,畢了攥住我的手,叮嚀我照護好玉蘭花樹,照護好葡萄樹,花開了,給她掐一朵,葡萄熟了,給她摘一串。我知道母親晚年鼻豆炎厲害,早己嗅不到花香;她牙口不好,有些酸味的葡萄她很少去嘗。只是我截止現在,還想不透母親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對院中的花樹果木竟是那么的牽掛與眷念。

      堂哥有些自私,在我們同輩兄弟中口碑不佳……心眼小,心胸窄狹,為雞毛蒜皮的瑣事能爭個你死我活。實用是堂哥的法寶,在為人處世中不吃眼前虧,繼承了我嬸子的衣缽。沒事看不見人影,有事肯定會尋上門。堂哥說,你侄女初中畢業了,高中讀了幾天死活不愿再去,硬要到南方打工。現在世道亂,女娃年齡小,出門實在操心。堂哥閨女小萍念書黏得像漿糊,不是讀書的料,考試經常稀里糊涂,沒少讓堂哥倆口頭疼。高中沒考上,是我厚著臉皮硬安插進西城高中。牛不喝水強按頭屁事不頂。我勸解幾句,說最好趁小學門手藝。堂哥吱吱唔唔的說叫我想些辦法,能否送到六一五廠技校學開數控車床。說是誰誰家娃娃學了數控車床,到南方打工一月要掙三四千元。見堂哥心切,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試試。堂哥便喜笑顏開,趕緊從兜里掏出紙煙。我想起金魁和他家閨女,便問堂哥。堂哥說金魁給人家蓋樓,從三層架板上跌下來摔了個粉碎性骨折,截肢了,在炕上躺了兩年多,拉了一屁股債,包工頭只給了三千塊再也不愿付款。老婆跟放蜂的蜂客跑了。閨女也倒霉,叫學校老師糟蹋了,告到鎮上說是證椐不足。聽堂哥無關痛癢的講述,就像聽人講述煽情的影視情節,細節雖被省略,可慘烈的鏡頭從銀幕上滲出淋淋鮮血,殷殷的流成一條河。

      離收獲尚早,碾麥場上便種滿了蒜苗、油菜,一畦一畦用土垅分隔各家的界限。蒜苗綠油油的,像遠處大田里的麥苗。油菜底層葉子被霜殺了,泛出風干后的土黃。沒有人不鍾情碾麥場上的景色,最亮麗的時刻是麥場垛滿麥垛,還有許多移動的麥垛沿四面八方的田間土路,源源不斷的被架子車拖拉機拉載過來。起早貪黑,披星戴月,為的就是把汗水變成莊稼收回到碾麥場上。早熟的麥子被零星的割回,經不住打麥機碾麥機折騰,麥場上便出現了連枷……一種用藤荊枝條編制的農具。這種最古老的農具,估計其久遠絕不遜短于木犁,在歲月的遞增演變中依舊標本似的握在農人的手中。我喜歡看母親用連枷打麥,麥被放倒鋪成炕席一般大小,母親站在一頭,不斷的揚起手中的連枷。連枷拍擊麥草,麥粒從麥穗上擊落,像珍珠從沙層迸出。人類與自然周旋的過程中,許多優美的意境產生在艱難之中,帶有不能泯滅的詩情畫意。用連枷打麥是體力活,上上下下連枷在空中劃出圓潤的拋物線,轉身360度再重重的落到麥草上,至少需要數千數萬個回合。我曾讓我的朋友畫過一張油畫,就是碾麥場上一位婦女舉起連枷的瞬間片斷:金黃的麥草,暖意的陽光,藍印花衣衫,方口襻帶布鞋,褐色古舊的連枷,以及婦女堅韌的面容和額頭欲滴的汗珠,共同構成了一幅感人而又震撼的畫面,視覺的沖擊力絕不遜色于羅中立的《父親》。有畫商要重金購買,希望我能割愛轉讓。任憑他費盡口舌我也沒有答應。這幅油畫只離開過我半月,是畫家朋友在西安《美術家畫廊》辦個展臨時借用。此前此后就一直掛在我的書房,朝夕與我相伴,因為畫中的婦女,就是我的母親。

      回到老家必定要去的地方是父母的墳頭。這是幾年來養成的習慣。似乎有根細線牽著我的心走進柏樹坡那塊墳地。馬蹄形的坡地,面東朝陽隱藏在一片蓊郁的柏樹林,柏樹從饅頭般的墳丘前后漫延開去,營造出肅穆莊重的氛圍。在這一片安眠的墳中,有許多人未曾見過,早在我出生前己在這里落戶,從墓碑上只知道那是誰誰的先人;有些還依稀能記起模糊的容貌。我在父母墳前燒過紙錢,紙屑煙灰在坡風中盤旋,又緩緩落下塵埃。冥幣面額隨世間的物價上漲也己通貨膨脹,早年間的五元十元百元鈔票,現在換版成萬元億元大鈔。幾大沓紙錢燒去,我不知道幾億億的錢財通過風塵,通過幽靜的冥國銀行或郵局,是否能到父母手中,去換取另一個世界的一應所需。父親嗜好抽煙,父親碩大的銅煙鍋己隨父親掩埋進棺槨。父親是一手攥著細長的煙鍋桿,一手握著塊饃饃上路的。母親說你爸身體不好,走長了路要歇,歇腳時抽袋煙能解乏困;咱家窮,難保有陰間的野狗野鬼糾纏,糾纏時扔幾塊饃饃就能打發。現在我跪在墳頭,將一盒香煙拆開,把煙搗碎撒進尚存火舌的火堆。父親喜歡新疆茉荷煙,一大塑料袋才幾塊錢,我曾抽過,味道遠趕不上好貓玉溪。我知道父親并不喜歡我的紙煙葉,覺得沒勁,可我還是希望父親在另一個世界換換口味,活得更有些檔次,更有些質量。

      坐在長滿野草的土坎上,目睹夕陽在墳丘撒下古銅的余輝,生命之中許多琢磨不透的感慨會開朗起來。生與死、悲傷與欣慰,一切來來往往逡巡于今世來生、精神與肉體的意念,會將暗示或答案刻進我們的人生詞典。有時不免去想:人或許只有經歷生死離別切膚之痛,經歷悲傷苦難無妄之災,才會真正的看穿世事,才會體會到點點滴滴生活之中的欣慰與快意。回望,有許多傾訴的話題需要注釋,我們的眼界會因種種牽絆失去朝前的力量,但抖落風塵之后,只要將耳朵貼近土地的任何一個地方,你總能聽見無數雙腳板,在來來往往的路上鼓點般的踏響,而那條路,就鋪在你的心上。

      本文標簽:

      父母野草人世

      審核:張朝宇精華:張朝宇
      關于短篇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的編輯點評:

      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回到老家必定要去的地方是父母的墳頭。這是的確是一個習慣。

      ——張朝宇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水木心3〗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3-4-27 20:50:23

      哈哈,我就為這篇文章寫一篇文章.....

      回復評論
      北方鷹〗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9-18 09:56:51

      呵呵,巡游~~

      回復評論
      朝陽漫天〗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12 10:16:40

      北方鷹,我喜歡你的文字。杠杠的

      北方鷹〗回復于2011-8-25 16:17:24

      謝謝~~

      回復評論
      朝陽漫天〗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12 10:15:50

      網站新改版后,一定震撼大家。哈哈

      北方鷹〗回復于2011-8-25 16:18:18

      翹首祝賀~~

      回復評論
      柳絮飄〗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10 06:43:43

      再次拜讀。還是覺得北方鷹的文章耐讀。有聯系方式嗎?

      回復評論
      李愛君〗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5 08:11:10

      呵呵,希望北方鷹多發些美文。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3:49:31

      謝謝李兄!我的文字那里是美文呢,這里好多朋友都是大家,多去讀他們的文章,受益匪淺!

      回復評論
      清幽草〗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23:39:12

      求本人照片。趕緊放照片,呵呵。文學基本功不錯,鼓勵下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3:55:26

      呵呵,文字基本功算是湊合,至于形象實在難堪,不就現眼了吧!多謝清幽草,握手!

      回復評論
      風吹傘〗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19:29:26

      為作者文字中傾訴的情感感動了。世道輪回,世事輪回,來來往往!!

      回復評論
      風吹傘〗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19:21:40

      好文字。欣賞!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3:56:38

      難得老兄那么熱情,多謝了!

      回復評論
      李愛君〗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11:55:57

      抖落風塵之后,只要將耳朵貼近土地的任何一個地方,你總能聽見無數雙腳板,在來來往往的路上鼓點般的踏響,而那條路,就鋪在你的心上。

      感情平實飽滿,語言文字太精美了。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3:57:34

      美言了,謝謝!!

      回復評論
      柳絮飄〗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10:30:32

      情真意切,大家風范。拜讀!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3:59:02

      拜讀不敢當,大家更是讓我汗顏。真心致謝!!

      回復評論
      bigyao〗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01:32:17

      真的很感動。

      回復評論
      bigyao〗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4 01:31:47

      讀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莫名的感動,謝謝北方鷹,為我們帶來了這樣的好文。

      北方鷹〗回復于2011-8-8 14:02:20

      謝過字母名字老兄!瀏覽了一些文章,知道你是負責編輯,祝福你們網站與你們走得更遠更好!!

      回復評論
      北方鷹〗對原創文學作品抒情散文《來來往往》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1-8-3 23:59:10

      上來看看,謝過朝宇~~~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