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我當過紅衛兵

      我當過紅衛兵

      作者:靳文亞發表于:2014-4-19 20:28:53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曾經以為,在小學加入相當于如今少先隊員的紅小兵,上了初中就是爭取“紅衛兵”,那都是為共產主義事業培養接班人的先鋒隊組織。我當過紅衛兵,上初一時首批,首批一共9個人。

      我是在鄰村東于河上的初中,一所混有小學的兩軌、兩年制戴帽兒中學,我由此經歷了1975、1976這兩個極不平凡的年份。對于十二、三歲的農村孩子來說,哪曉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怎么一回事呢。更多的老師,整飭紀律不手軟,甚至對首要的搗亂分子敢于拳腳相加地“鎮壓”。

      我首批加入紅衛兵,并不是大講政治的產物。到東于河村報到的第一天,我村學生就有“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精神準備。倆村在當時有矛盾,大人領著小孩兒“打仗”很多,以至于出嫁的女人回娘家途中,都難免遭到土坷垃的打擊。倆村的學生一見面,好多人似曾相識,其中也有此前對陣較量過的好戰“冤家”,一經短平快地挑釁和宣戰,群體沖撞隨之發生。在最初的一段時間里,表現出在搶籃球等問題上,只要有一方橫眉冷對,便有對方打抱不平,聲援者大呼小嚷、拳打腳踢。我的貌似聽話在當時可以更多地被賦予奴化和悲哀色彩,“五分加綿羊”學生是當時大環境最讓人鄙視的。教語文的劉長慶老師是政治輔導員,或許是我學習語文的熱情很快受到他的肯定,我稀里糊涂地就成了紅衛兵。

      劉老師初中學歷,當時為民辦教師,東于河村人,與共和國同齡。他字寫得漂亮,對學生非常友善,很有耐心,沒有用過武力維護“師道尊嚴”,他能夠引導和鼓勵學生在語文教學中思考、爭論,以至于我們村的學生畢業好多年還找劉老師“玩”。在一個崇尚武力、造反混亂的村子,他沒有組織過紅衛兵參加偏激的活動,沒有向我們渲染過“文革”轟轟烈烈、如火如荼的大好形勢。說是紅衛兵,我們只是多了一個毛體的袖箍,既沒有串聯的經歷,也沒有批斗老師的撼事,沒有趕上偉大領袖接見百萬紅衛兵的潮流,是與后來披露的紅衛兵組織的無序無情難以混為一談的。劉老師當時喜歡提前把要講評的學生作文抄在黑板上,發動全體學生評說修改,這讓我受益終生。像分析句子成分,推敲詞語,真讓學生們開動腦筋,以致下課了還為誰對誰非抬杠。在他的影響下,我甚至拿著自己寫的作文拜訪本村一個失意落魄的肺結核病人。當時不知道肺結核病人可以傳染,只知道他在滿城中學就讀時經常投稿并發表,河北日報社要聘請他當編輯、記者;他的天真和尊嚴,被村里某干部不緊不慢的一句話重重地碾碎,即家庭成分的定論,以致三、四十歲已是風燭殘年。他在不住地咳嗽聲中幫我修改了作文,將題目改成《紅心巧手繪新圖》,并實際寫了些勞動場面。我由此感受到不僅僅是“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那樣的語言有氣勢,也不能老是用“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這樣的句子,把場面和人物寫得生動更是一件爽快事。

      那兩年里,我生活的公社出動大批拖拉機到省城石家莊找劉子厚算賬,到保定圍攻省委副書記呂玉蘭,火槍、三眼槍成為造反派的武器,村里經常辦看守所式的“學習班”,經常處在硝煙彌漫之中。學校里也貼大字報,贊揚黃帥等闖將,批判所謂修教路線回潮。

      現在想來,當時上初中不是緊張的事,沒有起早貪黑,沒有大考小考,有的女生上副課時還編織手工藝品,也有學生打架、偷蘋果等讓老師煩心的事,但紅衛兵犯錯誤的比例要低得多。學校曾在一個時期每周借閱圖書,我在那時養成了堅持至今的做摘記習慣。劉老師組織紅衛兵周日捉過棉蛉蟲,每個人準備一個自制的小布口袋。其他如冬天為軍烈屬上山打柴、到東于河山上一個石碴廠勤工儉學、舉辦爬山比賽以及參加平整“地下化”義務勞動等,我們分享了紅衛兵的無比光榮和莫大喜悅。難忘那個冬天,我們臨時在一個廢棄的“地下化”工程的窯洞上學,有一天,老師告訴紅衛兵并讓轉達,說周總理去世,“同學們這幾天不要大聲喧嘩”。有幾個同學次日還戴上了黑紗,想必是父母的教導。老師在課下也與學生們在一起,在那個閉塞、空寂的地方,我們以盡可能的沉默不經意地證明了新的一代正在走向成熟,雖然我們不知道上邊激烈的斗爭和如何悼念的限制。當毛主席逝世,我們已經搬回原來的學校,老師指導我們連夜制做小白花,次日全體師生在村里臨時搭建的悼念會場緩緩走過,那時的眼淚和哭聲是沒有造作的。我唯一感到不安的,是明知道馮德英寫的《苦菜花》被學校宣布打入禁書之列,依舊摘抄并隱匿不報,那是我讀到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我曾負責過學校的板報,是周日更換,內容與“文革”大氣候沾邊兒,更多的是知識的普及。到現在,我也承認不如東于河一個學兄的字方正、剛勁,雖然他后來當了農民,只是一個打工族。

      我在參加工作以后,讀過不少關于“文革”、“紅衛兵”的書刊。我的同事,有的就作為當年的紅衛兵,享受天馬行空的免費串聯,到過了長江、看到了黃河,目睹批斗胡耀邦,聆聽過周恩來在天安門廣場上講話,也有的見過陳伯達的……保定,“文革”重災區,打砸搶方面在全國惡名遠揚。但我們,在一個人性扭曲成為司空見慣的年代,并不知道外面群魔亂舞。其實你當過什么并不重要,你隨波逐流了可以遺忘,你保持純真了不必標榜。往事如煙,我沒有自豪,我可以坦然面對:我當過紅衛兵!不是保定城鄉風平浪靜,不是我們這些孩子生來立場堅定,而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老師,在特定的年代利用特定的方式,沒有讓我們偏離接受教育的主航道。

      輔導員劉老師現在也搬到縣城居住了,這幾年寫了好多格律詩,我在參編的選集中用過幾十首。2013年7月,我在《河北教育》發表《我的語文老師》,寫得多的就是劉老師。回首當過紅衛兵的經歷,我想真誠地道一聲:“老師,好人一生平安!”

      審核:張寒玉精華:張寒玉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我當過紅衛兵》的編輯點評:

      每個時代都值得我們正視,無論發生什么,都是我們的生活!

      ——張寒玉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644353933〗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我當過紅衛兵》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4-4-22 18:14:34

      師為人表。

      靳文亞〗回復于2014-4-22 21:14:47

      過去的政治斗爭,讓好多原本善良的國民人性扭曲。當年的傷痕文學,直到現在,知青作家還只是控訴。我只是換了一個角度,寫的是真情。并沒有為“文革”粉飾之意。謝謝關注。

      回復評論
      梔子雪〗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我當過紅衛兵》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4-4-21 22:26:01

      真的和之前看到關于紅衛兵的小說不一樣,總算還有點溫情,不像路遙寫的那樣泯滅人性,給人以壓抑感,加油!相必是位可愛的大叔!

      靳文亞〗回復于2014-4-22 13:55:06

      我們都是凡人,無論在時代浪尖,還是生活底層,善良的品質具有普遍性吧。我尊重我的過去,我也包容那些有過差錯的人們。理解萬歲吧。

      回復評論
      OK龐廣龍〗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我當過紅衛兵》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4-4-21 08:45:34

      我在參加工作以后,讀過不少關于“文革”、“紅衛兵”的書刊。我的同事,有的就作為當年的紅衛兵,享受天馬行空的免費串聯,到過了長江、看到了黃河,目睹批斗胡耀邦,聆聽過周恩來在天安門廣場上講話,也有的見過陳伯達的……保定,“文革”重災區,打砸搶方面在全國惡名遠揚。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