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

      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

      作者:上官綰綰發表于:2014-05-31 19:49:14  短篇言情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趙曉萱坐在床上,一襲潔白的婚紗拖地,兩手不知所措,那低頭的溫柔卻難以掩飾她內心的喜悅。

      都說一個女人最美麗的時刻是她當新娘的那一天。的確,今天的她比往常更美。圖片

      房間內伴娘有七,而我作為新娘的妹妹,于情于理都應該留在這兒。

      “曉籬,你會祝福我們的,對吧?”她用只有我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問。

      我的手一頓,望向鏡中的她,幫她理了理額前的亂發,輕輕一笑。“說什么傻話,你是我姐姐,我想我應該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

      “曉籬,對不起。”所幸我聽力一向很好,還是聽清了這句話。

      我不再回答。

      或許,從這一刻起,我該稱呼他一聲“姐夫”。

      “澤讓,你來了。”趙小萱笑得燦爛。“恩,我來接你了。”

      “來了,來了,新郎來了,快快快,姐妹們準備起來!”有一女生喊道。其余人都紛紛雀躍著擋在了房門口。她們面面相覷,儼然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果然,新郎剛一靠近房門,就被五顏六色的禮花噴得全身都是。然而他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的樣子,輕輕拍了拍身上的禮花,隨即自覺地分給每個女生一個紅包。“真沒勁,算了,你進去吧。”

      人群的間隙中,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穿著一身西裝的樣子,盡管之前已經想象過千萬遍。高高的個子,還是略顯單薄,但是臉上的笑容依舊如春風拂過。

      他似乎也看到了我,眼神中有我看不懂的神色,似乎想說些什么,啟唇還是放棄了。像水面上彌漫的濃濃霧氣,看不清。

      “抱一個!抱一個!”這個房間空間本來很大,現在卻因為充斥著太多的人,瞬間變得擁擠,以至于微微讓人有點喘不過氣。我實在不太適合這種極度炙熱的氣氛。

      他靦腆得笑了笑,繞過我,抱起了床上的趙曉萱。

      那一刻,我覺得內心深處一塊地方驀得沉了。

      其實,這樣就好。

      婚禮很家常,經過一系列儀式之后,飯局辦在本市的酒店里。今晚來的賓客很多,她們都是來參加張澤讓夫婦的婚禮,帶著祝福。

      我一改平日的穿著,著了件淡紫色的裹胸小禮裙。坐在家屬席中,看向正在敬酒的新婚夫婦。趙曉萱已經換了一件簡約的紅色旗袍,較好的身材,襯得她的容顏美艷不可方物。

      我起身,馨子拉住我,搖搖頭。我知道她要說什么,便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我上臺:“今天是我姐姐結婚的大日子,我呢,也沒有什么禮物要送,只有在這兒為她唱首歌,以表祝福。”

      臺下掌聲四起。

      阿凱、jack、光頭、馨子已經準備好,伴奏想起,我緩緩道來:

      一扇窗 透著光 清風送著微涼

      遇見你 我以為我不再孤單

      我只想 和你擁抱在街頭

      轉身你 消失在人墻

      多想被你 輕輕摟

      多想大聲說出

      多想和你手牽著手 直到白頭

      你的溫柔 閉上眼我就能感受

      暖暖的 在我心頭

      我哭了 淚了 我咬緊嘴唇

      終于明白 那是青春收獲

      那一刻 當我 抬起了頭

      才知道 你只是路過

      多想被你 輕輕摟

      多想大聲說出口

      多想和你手牽著手 直到白頭

      你的溫柔 閉上眼我就能感受]暖暖的 在我心頭

      我哭了 淚了 我咬緊嘴唇

      終于明白 那是青春收獲

      那一刻 當我 抬起了頭

      才知道 你只是路過

      想完不再難過 再美花朵都會凋落

      哭過也開始學著微笑

      想完不再難過 再美花朵都會凋落

      所有承諾都是泡沫

      我哭了 淚了 我咬緊嘴唇

      終于明白 那是青春收獲

      那一刻 當我 抬起了頭

      才知道 你只是路過

      我痛了 碎了 我清醒以后

      終于懂得 你不曾屬于我

      當我的心開始慢慢沉沒

      才明白 愛如此脆弱

      謝謝你 愛曾經來過

      歌曲名字是《你曾來過》

      我叫趙曉籬,今年十七歲,家中有一個媽媽和大我6歲的姐姐,爸爸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

      你知道的,那個時候一個沒有男性支柱的家庭是很難沒看得起的,我們的生活并不好。

      七歲那年,我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看到媽媽為了一斗米和雜貨鋪老板談價,那卑微的姿態就像個犯了錯事的孩子,再怎么求著,老板硬是無動于衷。我跑過去拉住她的手:“媽媽,我們回家吧,我們不要米了!”

      可是,她一伸手就給了我一巴掌。“走了,你們姐妹倆吃什么,我們吃什么!”那一

      知刻,我在心底暗暗發誓一定要讓自己變得很強,才能保護好媽媽和姐姐。

      我相貌平平,成績平平,偏偏還愛打架,村里人道趙家二丫頭是個讓人頭痛的女孩兒。

      每次我一打架,媽媽就會拿著掃帚打我,“不學好!叫你不學好!”打完之后就抱著我嗚嗚哭起來。姐姐總是站在門后默默看著這一切,像個漂亮的瓷娃娃。

      媽媽,知道嗎?他們嘲笑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他們罵你是敗壞風俗的婊子·······

      你知道的吧?

      十年之后,我們搬家到了鎮上,姐姐憑借優異的成績被北京一所致命院校破格入取,我也升了高中,一所三流學校,這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而且學校就在鎮上,離家里近。

      我雖然不再和人打架,卻也總是隔三差五鬧出些事情。我沒什么好的,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能談一手流利的吉他,剛入學的時候因禍結緣,結識了jack、馨子、阿凱、光頭幾個朋友,之后便在一起組了個樂隊。我是吉他手兼主唱,阿凱是貝斯手,光頭是鼓手,jack家里很有錢,能彈一手好聽的鋼琴。他們都是十分隨興得人,跟我也合得來。

      高中生活索然無味,我也向來沒有學霸的潛質,在別人忙著解數學題、背英語單詞的時候,我們靠著練習新的曲子打發時間,偶爾去附近酒吧玩兒一把。

      這天中午,我們吃晚飯出來正百無聊賴得在校園里閑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籃球場“我們來打一場怎么樣。”阿凱提議,我沒有意見。我雖然打得沒有jack好,但也能穩穩得投進幾個球。

      可是,我們發現,球場被人占了。

      而且是一個人。

      他長得個子高高的,皮膚很白,很清瘦的樣子,長相并不怎么出眾,球技卻是好的過分。

      哪里來的不識好歹的學生?

      “喂!小子,你占了我們的地盤兒。”jack很不爽。那人卻是一副沒聽見的樣子。“我說,你擋我們道兒,你他媽沒聽見啊!”jack上前奪過他的球,惡狠狠得說。

      可是,他居然什么也沒說,就這樣拿起地上的外衣繞過我們走掉了。

      “你丫的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們是吧!”眼看著jack要沖上前去打架的樣子,我阻止了他。

      “算了,我們算了。”他終是沒有再追上去。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張澤讓,陽光很明媚,他路過我身旁時,我無意中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一枚若有若無的笑容,如春風拂過。

      后來我才知道,他原來是我們新來的語文老師。

      真是可笑,我居然把他當成了學生,只怪他太年輕了。

      在教室見到他的時候,他換上了一件隨意的白襯衫,鼻梁上架著的黑色眼鏡讓他看起來溫文儒雅,儼然是一副教師的姿態。

      “曉籬,曉籬。”馨子用筆戳著我的后背“他不是下午在籃球場上的人嗎?天哪,他居然是我們語文老師,嘿嘿,不過長得還不賴就是太瘦了。”

      我回頭給了她一記白眼。

      “同學們好,我是你們新來的老師,以后你們的語文課由我來教,我叫張澤讓,你們可以叫我張老師。”

      “張老師,你有沒有女朋友啊?”班里有一個大膽的女生站了起來。

      “目前還沒有。”他也很坦然。

      “他怎么這么年輕。”“哎,你說我是不是有機會來個唯美的師生戀?”

      臺下一片嘩然。

      “偽君子。”我當時很不以為然。

      “在我的課上,我不希望看到不守紀律的學生。”他似乎看到了我,我躲開他的目光。

      不知道他有沒有認出來,不過就算認出來又怎么樣,難道他還得給我拿個大不敬的罪名來治我不成。

      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此時我轉頭看著外面的大樹,沒辦法,一上語文課我就犯困,記得小學的時候有老師說過,當你犯困的時候你就多看看大樹。“下課的時候要不要跟光頭他們說這事兒呢。”我正想著。

      “趙曉籬,你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曉籬,老師叫你呢。”馨子召回了正在神游的我。

      “什么?”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這句詩說明了詩人怎樣的內心?”

      我想了想說:“那肯定是思春了呀,你看,如今有誰堪摘,說明她迫不及待了嘛。”

      全班哄堂大笑。我頓時覺得面子全無。

      “趙曉籬,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

      這讓我對他僅有的好感都消失的蕩然無存。

      “我說過我不希望看到在我的課堂上有不守紀的學生。現在搬起你面前的凳子,保持姿勢不動站到外面去。”他說。

      “張老師,如果你是在在意下午籃球場上的事,我也無話可說,不必這么整我的。”我隨手舉過凳子,轉頭出了辦公室。

      “張老師,你剛來可能不知道,這個趙曉籬,就是草包一個,半點沒有女孩子的樣子,以后最好不要管她的事了,讓她愛怎么怎么的。”隔壁桌一個男老師側過頭來小聲的說。

      年輕的老師若有所思。

      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去上課了,我不喜歡學校,也討厭那些裝的很乖的學生和假仁假義的老師。

      這天晚上,我和jack他們在“零度”駐場。全場的氣氛因為我的激情變得異常熾烈。就在這時,一個酒瓶子朝我們這個方向砸了過來,很不幸的,我的額頭成了重災地,有液體順著我的臉頰流下來,很粘稠。我悶得吃痛。像我們這樣的學生,朋友容易結識,仇家也容易結識。對方大概有十幾個人,我們寡不敵眾,現在已經顧不得頭上的傷了,jack拉著我就是跑,阿凱和光頭也朝著各自不同的方向散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們在一個小巷子里停下,氣喘吁吁。“好了,他們應該追不到這里。”我笑了起來:“jack,你說我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跑過了吧。”“曉籬,你的傷,我看一下。”他掰過我的身子正對著他,手觸上我的額頭時,我吃痛躲過,他一臉焦歉意“我沒事的,你快回去吧。”我說。

      “我不放心你,要不今晚你去我家吧。”

      “不用了,我家就在前面。”

      “那我看你進去。”

      “好,你也快點回去,路上小心。”

      其實Jack對我的心意,我一直都很清楚。

      我終是沒有回家。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晃蕩,像具沒有靈魂的尸體。

      快十五了吧,月亮很圓了呢,我蹲下身子抱住自己的雙腿,把腦袋深深埋在膝蓋中間。

      我從來不曾發現自己原來是孤獨的。

      而我也沒有想過會在我最狼狽的時候再次見到他——張澤讓。

      “是迷路了嗎?”一雙黑色球鞋映入眼簾。我抬頭,不知道臉上已經泛濫成災。

      “是你!”他眸中有微微驚訝得神色。

      我洗澡出來,換上了他的衣服,這是我第一次穿著一個男人的衣服,衣服很寬大。“張老師,有酒嗎?”我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女孩子喝酒不好,你等等,我去燒水。”他回頭看了我一眼,是我看錯了嗎,他居然在臉紅。

      低頭看了看自己,才發現我下半身只穿了件內褲。這下換我臉紅了。

      “傷口很深呢,要不我帶你去醫院吧。”

      “我不要去醫院。”

      “那你等等。”

      過了一會兒他取來一個藥箱。拿出鑷子、紗布、藥酒等一系列醫用的東西。

      “會很痛,你忍著點。”

      “恩。”我輕聲應道。

      他將我的身體拉向他,小心翼翼地鉗出我額上的玻璃渣。

      “啊!”我終于忍不住痛的呼了出來。

      “好了。”

      他開始替我包扎,動作嫻熟自然。他的眉頭緊皺著,表情極其認真。

      我的全身泛起一陣異樣的暖流,鼻子一酸竟有種想哭的感覺。

      這種安心的感覺是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他說要給我煮面,我沒有拒絕。

      我開始打量這間屋子,大概7、80平米,帶著兩室一廳,裝飾很簡單。

      他坐在桌子另一頭盯著我。

      “你在看什么,我吃相很難看啊?”

      “不,我再想你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學生。”

      “那你是看上我了,一般一個男人要追求一個女人的時候都會這么說。”

      他噗嗤笑了出來:“你真可愛。”

      我的手一怔,在他的笑容中恍惚失了神。

      長這么大,還是頭一回有人夸我可愛,如果這是夸贊的話。

      “你怎么了?”

      “沒事。”“張老師,謝謝,很晚了,我得回家了。”我起身準備離開。

      “就暫時住這兒吧,如果你想回家,就不會一個人在大街上游蕩,還受了傷。”

      我停住腳步,頓在原地。

      我回頭朝他微笑:“這是你要求我留下的。”

      “恩,我要求你留下來的。”他無奈。

      這一晚上,我們都沒有睡覺。

      談話中,我知道了他的一些事。

      大致是這些:

      張澤讓原本是一位自由攝影師,后來發生意外,父親出車禍去世了,他不得不謀求一份穩定的工作來養活母親和還在上初中的弟弟。之前有一個談了七年長跑賽的女朋友,后來因為女方家長不同意,兩人不得已分了手。

      現在孤身一人。

      原來,我們的命運竟出奇的相似。

      “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

      “不為什么,就是覺得你可信而已。”他攤攤手,無所謂道。

      “你知道嗎,在我遇見jack他們的時候,就是你上次在籃球上見到的那幾個,我都沒有朋友,班里的人都欺負我,他們往我凳子上灑水,在我喝水的杯子里放粉筆灰,半夜澆濕我的被子,因為我沒有爸爸,為了自保,我總是打架。”我平靜的說著。

      他不說話。我又繼續道:“我有一個很優秀的姐姐,她很漂亮,成績也好,媽媽也很偏愛她,有時候我真的很妒忌她。”

      他聽得認真,只是仍不發表任何意見。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會跟一個不熟的人說這么多,而且還是我的老師。“對不起,我不該和你說這些。”

      “你是我的學生,我有義務了解你的事情,曉籬,其實這世上的人總是把生活過得那么復雜,放下可能會輕松很多。”

      “你說得輕松,你是我嗎?你了解我嗎?你根本不了解!”我突然情緒有些失控。

      他似乎被我的暴戾震到。

      我徑自走進房間,“砰”得關上了門。原諒我把這兒暫時當成了自己的家。

      第二天一早,,,

      我揉了揉肉惺忪的眼睛走到客廳。看到正系著圍裙做早餐的他。

      “你醒啦,等等就有早餐吃了。”

      他那么淡然,好像昨晚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我有些不自然得動筷子,“那個,張老師,我昨天失態了,你不要介意。”

      “小孩子偶爾發發脾氣,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我汗,之前的尷尬不復存在,原來他把我當小孩兒。也是,我不過是他的一個學生。

      “你傷還沒好,這幾天就別去上學了。你不知道你為什么不回家,要是沒地方去就暫時住我這兒吧。”

      “張老師,你這樣慫恿學生翹課真的好嗎?”

      “我這里可不是白住的,要是閑得慌就替我打掃一下。”

      張澤讓出門了,我百無聊賴得躺在沙發上。

      鈴聲響起,一看來電顯示是馨子。

      “喂,曉籬,你這幾天去哪兒了,也不來上學。”

      我當然不能跟她說自己居然悠悠然在老師家,免不了是要想入非非的。我只要騙她說去外頭待兩個月散散心。

      好在她相信了。

      這天上午我一共接了三個電話。一個是馨子的,一個是jack的,還有一個是媽媽的。

      耳邊還在回蕩著她生氣的聲音,我仿佛可以看見她惱兇成怒的表情。

      算了吧,她若是在乎我,怎么會在我失蹤的第三天才打電話過來。

      外面天氣很炎熱,我用身上僅剩的錢買了兩包煙。我靠在陽臺上吸完了一根又一個,把煙蒂摁在面前的盆栽土壤里。

      喜歡養這些花花草草,看來還是個很有情調的人。

      傍晚,張澤讓回來了。

      “今天有沒有覺得好點,傷口要注意不要沾水,天熱,容易發炎。你過來,我看看。”

      “已經好多了,諾,你看,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去上學。”

      “你說要去上學?”

      “是啊,你看你這么照顧我,我總是要給你面子的。”

      他笑著拍了拍我的頭“孺子可教也。”

      我有些不好意思得躲開。

      他每天早起給我煮好早餐,然后去上課,到了傍晚再回來煮飯,心情好的時候,會給我帶只炸雞。我們在沙發上看電視,晚上偶爾會去散散步。半夜起來倒杯涼水,發現他已經在書房睡著了,我取來一床薄被替他蓋上。站在靠他很近的地方,細細觀察他的樣子。

      我甚至不明白他為什么可以這樣毫無保留得待我好。僅僅是因為,我是他的學生?

      我沒有想過,自己在這里一待就是兩個月,張澤讓沒有趕我走的意思,我便住的心安理得。

      更讓人不敢相信的是,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他的照顧,并且可悲的產生了依賴之情。

      后來,我回到了學校,還是跟以前一樣過著日子,只是語文課上我不再睡覺。

      今天,我在食堂碰上張澤讓,自從上次從他家離開之后我們就很少說過話。

      “方便坐這里嗎?”他說。

      “恩。”

      “頭上的傷好了吧,看你最近上課的狀態不錯。”

      “還不得多虧了你兩個月的照顧。”我笑道。

      “你這小丫頭,倒是很懂得知恩圖報。”

      “好像你比我多老似的。”我白眼。

      “恩,不多不少,剛好虛長你十歲。”

      他叫張澤讓,一個比我大十歲的男人。我沒有想到的事情很多,就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沒有想到他是我的老師,我沒有想到我會再最狼狽的時候遇見他,我沒有想到我會在他家莫名其妙住上兩個月,我更沒有想到。

      后來的后來,我會深深愛上他,

      愛上了我的老師。

      有些人,你或許認識了一輩子,最終也只得落個相忘于江湖的后續,有些人,只一眼便覺得是一生。

      感情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它不一定來得容易,但去的一定不容易。

      在和jack他們對歌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中總是浮現出張澤讓的樣子。Jack似乎察覺出我的不對勁,伸出手在我眼前晃晃“曉籬,你在想什么呢?”“沒,我們繼續吧。”“曉籬,你拿的不是我們今天要練的曲子。

      我叫張澤讓,在我遇上她之前,我也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人民教師。

      第一次見到她,在籃球場上,陽光很毒辣,她穿著一件簡單的白T,一頭簡單的不加修飾的短發。

      他們說她是個壞孩子,可是為什么我看她的眼神明明很純凈。

      在那個黑夜的街頭,我又遇見她。她無助的蹲在墻角,不同于白日的張揚不羈。我看到的是這個女孩兒滿臉的淚痕。

      這樣的她。

      我忍不住想要去關心,去了解她。

      我讓她住我家,心甘情愿地照顧了她兩個月。

      可是我又怎么會想到我的這些照顧會激發一個懵懂女孩的情竇初開。

      9.20號,天氣,小雨。

      我的家和張澤讓住的地方同路,我走在他后面。他好像也沒有發現的樣子。

      然而在一個拐角,他卻停了下來回頭看著我。我沒注意,一頭撞上了他的胸膛。

      就這樣看著彼此,誰都沒有說話。

      時空仿佛在這一刻靜謐。

      許久,我終于開口:

      “我·····”

      “張澤讓,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我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仰起頭一字一句地說。

      “你在說什么?不要忘了,我是你的老師。”

      我扔掉手頭的傘,上前抱住他。他手一怔,傘也落地。

      “你或許以為是說笑的,你或許只是把我當個孩子看待,但是我發現我已經離不開你了,我需要你。我不管你是誰!”

      “放手曉籬,你快放手!”

      “我不放!我不放!除非你答應跟我交往。”

      他沒有推開我,也沒有回應我。我們倆就這樣站在雨中,任憑雨水沾濕我們的衣裳。

      “我們回去吧。”他說。

      我洗完澡出來,他在沙發上坐著。

      “張老師。”我叫他。

      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隨即又偏過頭去。

      我走過去站在他面前。

      “你看著我。”

      我慢慢褪下自己的衣服,赤身裸體站在他面前。

      “快把衣服穿上。”

      我笑了笑,伸出雙手自后背摟住他的腰。

      他身形一怔,想要掙脫,我死死抱住不肯松手。我能感受到他的身體在微微顫動。

      “張老師,每個人都有愛與被愛的權利,你是張澤讓,我是趙曉籬,我們只是這個世界上兩個獨立的個體,情欲是人之本性,我知道你也是喜歡我的,又為什么要自我壓抑呢。”我敘敘道來。

      身體一緊,他回過身緊緊抱住了我,大掌拖住了我的后腦,粗暴的吻落下我的唇上。

      “這是你逼我的。”

      你終于還是妥協了,好吧張澤讓,確實是我逼你的。

      但是現在我們一起沉淪了。

      這天早上第一節課本該是語文課,張澤讓卻沒有來。他破天荒得請假了。

      我給他發了很多條信息,他一直沒有回我。跑去他家,也發現沒有人。

      我去過他所有可能會去的地方,愣是沒有見著他。

      我開始后悔起自己之前的那個舉動,或許真的是我太過沖動。

      張澤讓,你到底在哪兒?

      然而就在我滿世界找他的時候,馨子突然打電話來說,她說她在零度看到了張老師。

      我隨意披上一件外套,打了輛出租車奔去。

      還是晚上八點,人還不是很多,里面放著的音樂輕輕柔柔的。

      有服務生過來招呼,我擺擺手婉拒。

      在靠近角落的吧臺里,我看到了張澤讓。

      幾天不見,他似乎老了許多,桌上凌亂的散著幾個空酒瓶。

      “你在干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他的眼睛布滿血絲。

      難道這幾天他都在這里渡過的?

      “張澤讓?張老師?”

      “你到底在不敢面對些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已經找的快瘋了。”

      “張澤讓,你真是個懦夫。”

      “是,我不只是懦夫,還是個禽獸!連自己的學生都可以糟蹋!自己的學生····”

      他騰地站了起來,一張臉變得可怖猙獰。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子的他,陌生得讓人害怕。

      可是他的神色馬上又變得溫和起來。

      “對不起,曉籬。”他說。

      他一下抱住我,力氣大得像是要把我的骨頭揉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一直在跟我道歉。

      我輕輕回抱著他。

      “跟我在一起吧。”

      后來他跟我說,其實那個時候他并不很喜歡我,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需要特殊照顧的學生,或者是出于一種責任。

      因為我們上過床。

      但是,不管以哪種理由,我都不在乎。

      世俗的眼光束縛著我們,所謂的倫理觀念,我們不得已只好以一種偷情的姿態交往。

      在學校里,他就是我的老師,他教他的課,我聽我的課。

      四目對視之中,我們相視而笑。他笑的溫柔。

      周末的時候,他總是會牽著我去坐摩天輪,去沙灘,去山頂看日出。我們做著所有情侶做的事情。

      只有我們兩個人,沒有別人。

      他叫我阿籬。

      “阿籬,你要好好讀書,快點畢業,考一個好的大學。”

      “阿籬,我會一直陪著你的,除非,你嫌我太老。”

      “阿籬,晚上不能一個人走小巷,想哭的時候到我身邊來。這是鑰匙。”

      但是,有的時候他也會抱著我喃喃自語:

      “阿籬,連自己的學生都可以糟蹋,你說我是不是太不是人。”

      “阿籬,你這么年輕,我也在害怕有天你會離開我。”

      他總是在這樣的自我矛盾中愛我。我懂他的無奈和所有的深情。

      我愛他,義無反顧。

      可是,人言可畏。校園里漸漸有了這樣的謠言:某某老師跟一女學生正在談戀愛。

      他說他會保護我的,他會和我堅持我們的這份感情。可是,敏感的我還是感覺到他最近似乎一直在若有若無得躲避我。有時甚至整整兩天都見不到他的人。

      張澤讓,你還是害怕了吧?

      我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給一個女生買戶外寫真。

      “你為什么不接我電話?”

      “阿籬,聽話,你先回去,我工作結束之后去找你。”

      “我看你不是要工作,而是要和這個賤人過二人世界吧。”

      “阿籬,你真是越來越不可理喻。”

      他房間的燈還亮著,那么從他那個角度也一定能夠看到我吧。

      我還是決定去見他。

      站在他的房門外,我竟然沒有去敲門的勇氣。趙曉籬啊趙曉籬,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優柔寡斷了?

      我蹲下身子,輕輕靠著墻。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開了。

      “為什么蹲在這里?”

      “我害怕你不想見我,我讓你不開心了。”

      我伸出手,希望他可以擁抱我。

      他卻說:“阿籬,我們分手吧。”

      阿籬,我們分手吧,我一直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我們終究輸給了現實是嗎?

      我記得那天,我什么都沒說就離開了,甚至不問一句為什么。

      不再糾纏,不再吵鬧。

      我也沒有想到我會那么平靜接收他的拋棄。

      我覺得已經沒有挽留的必要了。

      我沒有去上學了,整天和jack他們泡在酒吧里。我喝多了,吐得jack全身都是,他輕輕擁著我,溫柔的說:“曉籬,不要玩火自焚。”

      我說“我們已經結束了。”

      我靠在jack懷里嚎啕大哭。

      最近食欲不是很好,總是有意無意得想吐。沒吃東西的時候吐出來都是酸水。

      我該不會·······

      去鎮上一家不起眼的藥店買了早孕試紙,檢驗的結果是:我懷孕了。

      張澤讓,你沒有想到吧,我居然懷了你的孩子。你為什么不晚點和我說分手,我都沒來得及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呢。

      現在,不管你知不知道,我都知道你不會開心。

      我知道該怎么做。

      我把自己困在房間里,做了很久的思想斗爭,手顫抖著伸向一顆黑色的藥丸,就著開水迅速服下。

      孩子,不是我故意要殺了你,是你真的不該來到這個世上的,

      下次,你再做我的孩子好不好。

      十分鐘之后,我的腹部開始劇烈得疼痛起來。下體像是要被撕裂一樣,不斷有涌出鮮紅的液體,整個房間充斥著濃濃的腥臭味。

      意識消失之際,我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為了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一襲婚紗著地,站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張澤讓騎著馬朝我飛奔而來,一把拉起我,我們一起策馬奔騰,風在耳邊呼嘯。我的笑聲如鈴。

      夢醒之后,映入眼簾的是白白的天花板,身邊滿是消毒水的味道。糟糕,我又想吐了。

      “曉籬,你終于醒了。”

      我看到馨子紅腫的雙眼。

      “臭丫頭,我要不是早一點發現你,恐怕你就活不過來了,你怎么這么傻!”

      我吃力得睜開眼睛看著她。這個傻姑娘,你真不該救我的。

      “你先別說話,醫生說你需要好好調理。我去給你準備些流食。”

      “恩。”

      原來我還活著。

      我不知道我在醫院躺了多久,媽媽來看過我,開口就是噼里啪啦一頓罵,然后氣氛得摔門而去。

      Jack他們來看我,帶了很多水果和漫畫書,人人心知肚明,卻誰也沒有說話。

      可是我沒有想到他也來了。

      他大概以為我睡了,站在床頭看著我卻也不敢靠近。我輕輕得呼吸,不敢想象他此時的表情,或者說,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他。

      我聽見他說:“你怎么這么傻。”

      假裝翻了個身,眼角的淚水抑制不住流出。

      他每一天都會在我睡著的時候悄悄過來看我,有的時候我醒著,大多數時候我已經睡著,我感覺有人輕輕得抱我。

      很久之后我出院了,每天努力學習,不再整天出去玩兒,也很少說話。

      馨子說我突然像變了一個人。

      張澤讓辭職了,去了哪兒我也無從得知。

      半年后,我順利畢業。考上了一所還不錯的大學,選擇了管理學。

      大學生涯里,我很好。還有了一個優秀的 男朋友。他是市場經營學的,四年來,對我一直很照顧。

      我會每天早起去占早自習的位置,會跟隨者人群穿梭在一條條或熟悉或陌生的大街上,也會在每個節日道來之前收到來自另一個他的意外驚喜。

      只是,我不再彈吉他。

      之前的一切就好像夢境一般,那么的不真實。

      我也不愿意再去回想。

      這年春節,時隔四年,我回家了。

      媽媽不再像以前那樣對我開口就是罵,雖然依舊不怎么待見我,但是也能心平氣和得同我說上幾句話。這回兒子,她在廚房忙著下餃子,臉上掛著難以言語的笑容。

      她說姐姐待會兒會帶男朋友回家吃飯,要我也快點兒領我的另一半回來瞧瞧。我笑著說好。

      “媽媽,曉籬,我回來了。”

      我去開門。

      “媽,曉籬,這是我的男朋友,張澤讓。”

      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

      張澤讓,你是什么變成我姐姐的男朋友的?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趙曉籬,曉萱的妹妹。”

      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我必須以這樣一種方式同久別的他打招呼。圖片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我,緊緊攥著拳頭,怎么了張澤讓,你一定也沒有想到吧。

      晚飯時分,我坐在他的對面。我默默得扒著碗里的飯,感覺到有道目光一直在盯著我。

      我當然知道是誰。

      “姐姐,說說你們是怎么相遇的吧。”

      “說到這個呀,我也覺得挺巧合的,那年我回城,在地鐵上被人偷了錢包,看到的人沒有人愿意幫我,只有澤讓,是他冒著生命危險替我搶回了包,然后,然后,我追求的他。”

      曉萱很陶醉得回憶起關于他們的曾經。眼里幸福滿的都要溢出來,她親密的挽著他的手臂,他不自然得笑笑。

      張澤讓,你好管閑事的毛病還是沒有改。

      這份沒有劇本的戲,我和他演的很默契,他也十分配合。

      我想他如果愛曉萱,是絕對不會想讓她知道這些事情的。

      “阿籬,我們能不能見面?”這天正睡著,一串謀生號碼發來信息。

      這世上,只有那個人這么叫我。

      想了很久,我終于回了這么一句話。

      “幾年前,我們沒有在一起,現在也已經沒有了重逢的必要了。”

      在他們完婚之后,我終究是搬了出去,或許是害怕再次面對張澤讓,害怕面對曉萱幸福的面容,我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坦然勇敢。

      那個男人,是我所有不堪青春的見證者。

      最早遇到的,終究無法到老。

      可是我還是謝謝你,謝謝你曾經來過我的青春。

      審核:bigyao精華:bigyao今日關注:bigyao
      關于短篇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的編輯點評:

      刻骨銘心的疼痛,謝謝你來過,在我的青春。

      ——bigyao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葉林夕〗對原創文學作品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8-02-16 15:07:16

      文字讓人有種不知不覺帶入故事情節

      很喜歡

      回復評論
      yh3791804〗對原創文學作品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11-10 20:01:52

      情根深種苦情人,無怨無悔過青春,一朝新風尤吹過,原來已是陌路人!

      回復評論
      稻香〗對原創文學作品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09-04 02:06:22

      很感動,青春寶貴,念曾來過的人。

      回復評論
      蘿卜思熟〗對原創文學作品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4-06-10 18:50:01

      青春有故事,這人就青春過,哪怕痛得到死,

      上官綰綰〗回復于2014-06-10 22:24:21

      恩,沒有人永遠年輕,但我們都曾擁有青春!

      回復評論
      回眸一笑百媚生〗對原創文學作品言情小說《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4-06-07 09:20:15

      終于知道為何點擊率那么高了!

      讀后受益匪淺,謝謝。

      上官綰綰〗回復于2014-06-10 22:20:56

      感謝評論!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以后慢慢改進。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