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泣血幽曇

      作者:野糖發表于:2014-09-19 11:53:17  短篇另類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沫熏和眾姐妹點完瑤池的最后一掌燈,悄然的退出了瑤池宴會的廳堂。大廳里奢華迷離,彩帶飄飛,人聲汲汲,眾仙家絲毫沒有發現這些掌燈女存在過。沫熏和她的姐妹是瑤池掌燈女,每天的任務是點亮瑤池所有的燈盞,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沫熏和眾姐妹向住處院子走去。

      “姐妹們,聽說沒有,那個宛如畫中仙一樣的男子。”

      “聽說他時常穿著白衣,到瑤池的屹邊吹簫。”

      “聽說他很謙遜,溫文儒雅。”一姐妹說。

      “對呀,天庭里再也找不出像他一樣美好的男子了。”

      “他的蕭聲是天庭最動聽的,真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樣。”

      眾姐妹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沫熏姐姐,你說呢,他怎么樣?”

      “他,屬于光明,是瑤池以及整個仙界神話般的人物,而我,只屬于夜間,是掌燈女,是整個瑤池殿卑微的存在。我和他,永無交集。”沫熏說完,徑直走進了院子。

      翌日,王母娘娘身邊的紫衣仙子來到了掌燈女所在的院子。

      “掌燈女聽娘娘旨意,娘娘興致來潮,準備在瑤池舉行花會,因為時間緊迫,現命掌燈女立即到瑤池,協助瑤池婢女準備宴會。”掌燈女緊跟在紫衣仙女后面來到了瑤池。

      “那個掌燈女,快去荷花池采花,大廳里案幾上必須擺滿荷花。”一個仙女對沫熏說。

      沫熏向荷花池飛去。她抱著荷花池采集的荷花,一次次穿梭在瑤池和荷花池之間。終于,只剩下最后一架案幾了。沫熏從荷花池捧著荷花出來時,看到了一個男子修長的背影,一動不動的站在一朵盛開的荷花上。他的袍服雪白,一塵不染,連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駁的樹影;他的頭發墨黑,襯托出他發髻下珍珠白色脖頸的詩意光澤;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這白楊樹一樣挺秀的身材中,蘊含著巨大堅韌的力量;沫熏從來沒有見過比他更加優雅入畫的男子,沫熏手里的荷花掉落在荷花池里,響聲驚動了男子。男子轉過身,對沫熏說:

      “整個瑤池都在忙著準備花會,你是躲在這里偷懶嗎,就不怕我去告訴你們紫衣姐姐。”

      沫熏瞪了男子一眼,彎下腰,一束一束的撿起荷花。

      “呵呵,沒想到你還是個有趣的,西子荷花,濯而不妖,配你足矣”。說完男子翩然離去。沫熏映著水面看了看自己:桃腮泛紅、檀口粉嫩,但稚氣未脫,頂多只有人間十四、五歲女孩的清純模樣。

      沫熏用手擾亂了水中自己的倒影,笑笑說;“荷花,配我,足矣?”說完,起身,捧著懷里的荷花向瑤池走去。當沫熏捧著荷花踏進殿里的時候,一個男子正在吹簫,女仙家眼露癡迷,男仙家雖然不服,但是還是欽佩的看著他,幾乎所有的焦點都聚集在他身上,與沫熏一起的眾姐妹躲在紗帳后面,癡迷的看著男子,推推囔囔的。沫熏突然明白,是他。他看向沫熏,莞爾一笑,說:“我是奕白”。在眾仙家嘩然的疑惑里,他又吹起了另一首曲子,宛轉悠揚,一時間,瑤池內的所有人都醉在了曲子里。

      沫熏離開瑤池,回到屋子里,一切又趨于黑暗。沫熏坐在窗邊的案幾旁,從茶壺里到了杯茶,端起茶杯,一遍一遍回想著男子轉身蠱惑的笑容。

      “叩叩叩”

      “綠紗姐姐,你怎么會過來?”沫熏打開門,拉起綠紗的手,走了進去,坐在案幾旁。

      “沫熏,我在瑤池看到你了,你怎么能在白天出去呢,知不知道這樣會讓你修為下降,修為下降的后果你知道有多嚴重。”綠紗擔憂的說。

      “綠紗姐姐,不用擔心,到如今我的修為已經能讓我支撐一段時間了。”

      “沫熏,當年我們一起做掌燈女的姐妹中,你是最小的,現在我們一個個都離開這里幾千年了,只有你還守著這,掌燈,掌了幾千年的燈了,沫熏,你想離開嗎?”

      “綠紗姐姐,你知道我只屬于黑暗的”。

      “沫熏,我可以去求王母娘娘賜你能讓你不怕光明的寶物,這樣你就可以在白天出現,就可以離開這,不再做只能晚上出現的掌燈女了。”

      “綠紗姐姐,我這樣,很好。”沫熏握著綠紗的手說。

      沫熏點亮了長廊的最后一掌燈,她吹滅了手中的火種,放到了袖子里。聽到熟悉的蕭聲,沫熏轉身,她看到了長廊里亮著的燈盞,看到隨風拂動的紗帳,她想起那蠱惑人心的笑容。她朝著蕭聲跑了過去,終于,在長廊盡頭的荷花池,發現了那個吹簫的男子。他背對著沫熏,站在百花從中,宛如一個仙子,不,在沫熏眼里,他就是一個仙子,他的身影那么落寞。沫熏坐在長廊上,看著百花叢中吹簫的男子。奕白轉過身,笑容明媚的向沫熏走來,仿佛世間只有他們兩個人,奕白自認為自己笑的明媚,可是在轉身那剎那,沫熏卻看到他眼里的悲傷,雖然只有一剎那,只是沫熏不懂,這么一個衣袂飄飄的男子,還有什么事情可以讓他眉間微皺。奕白隱瞞,沫熏也不問。兩個人離開了荷花池,并排從長廊上往回走著。

      “奕白。我是沫熏。”

      “嗯,我知道。”兩人一路無話,只有拂動的紗帳,還有亮著的燈盞。

      沫熏點完大廳里的最后一盞燈,緩緩的走出了大廳。奕白站在廳外,對走出來的沫熏說:“沫熏,看你掌燈,感覺很溫暖。”

      “我喜歡掌燈,掌了幾千年,以前一起掌燈的姐妹如今早已成為舞姬侍女了,只有我還在日復一日重復著掌燈的工作,我喜歡點亮燈時光明的感覺,有家的味道,溫暖。奕白,你是第一個說看著我掌燈感覺溫暖的人。”沫熏說。

      “沫熏,幾千年了,還記得你的家在哪里嗎?”

      “當然,永不會忘。”

      兩人默默的走著,一路無話,走到荷花池邊的時候,奕白飛到荷花從中,拿出蕭,吹了一曲。沫熏也跟了過去,坐在荷葉上,聽著蕭聲,看著奕白的背影。蕭聲突然中斷了。

      “沫熏,我喜歡上一個女子。”奕白說。

      沫熏無話。

      “是凡間女子。”

      “那你們一定是天作之合。”沫熏沉默了一會,說。

      “不,你不懂,我無法讓她的視線為我停留。”他突然發瘋似得,一拳打了出去,除了兩人附近,周圍的荷花都被法力折斷了。

      “她說她要嫁天地間最俊朗的男子,嫁妝必須是天下無雙,在眾多追求者中,我,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

      沫熏聽到他有喜歡的女子時心里莫名的痛起來,沫熏皺了皺眉,站起來說:“奕白,你可以的,你在我心里是獨一無二的。”

      奕白搖頭說:“沫薰,你不懂。”沫熏沒有爭論。

      沫熏回到屋里,回歸黑暗,坐在椅子上,心痛的感覺越來越深了,沫熏摸著心口,說:“奕白,你就是我心里的天下無雙,我知道你要的是她心里的獨一無二,那么,我幫你。”

      “沫熏姐姐,你怎么出來了?”在院子里玩耍的姐妹看到沫熏打開門,走出來的時候,都圍上來,對沫熏說。

      “有事,需要出去一下。”沫熏穿過圍著的人群,走了出去。

      “好奇怪啊,我記憶中,這是沫熏姐姐第一次在白天走出屋子。”沫熏聽著身后姐妹的猜測,嘴角微微一笑。沫熏徑直來到荷花池邊,她知道,奕白一定會在這里。沫熏看到站在荷花中的奕白,自己也飛了過去,和奕白站在一起。奕白詫異的說:“沫熏,你怎么來了,這好像是你第一次在白天來見我。”

      “奕白,你真的愛她嗎?”

      “愛,世間千萬女子,我唯愛她一個。”

      “她值得讓高傲如此的你卑微到這地步嗎?”

      “值得。”沫熏心里想:我怎么忍心看著這么個高傲的男子為一女子低賤到如此,我不許。她平淡的說:“我可以助你得到她,我唯一的要求是帶我去見她”。他說,好。

      “看,她就是。”說完,收回了停留在沫熏臉上的余光,全神貫注的看著那女子。

      那女子穿著碧綠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嬌媚無骨入艷三分。她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輕紗。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她美得如此無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原來,這就是他愛到骨子里的女子。沫熏看著奕白臉上滿滿的幸福,低囔道:“原來,荷花,配我,是因為配不上她。沒有她,你的眼里還有我一點點位置,看到她,你連那卑微的施舍都收回了。”

      “奕白,回來之后到我屋子,有東西給你。”說完,沫熏離開了。剩下奕白,依舊癡癡的看著那女子。

      外面還是白天,而沫熏屋子里,一直都是黑暗,永久的黑暗,她獨坐在屋里,黑暗似乎要吞噬了她。

      “叩叩叩,沫熏。”

      “你,來了。”沫熏自顧打開門,沒有看奕白一眼,然后轉身,又坐在了原位。

      “沫熏,你屋子怎么這么黑暗。”奕白關上門,摸黑向沫熏走去。

      “奕白,吹一曲吧。”

      奕白拿出蕭,吹了起來。在蕭聲中,沫熏的身體越發透明。

      “奕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會滿足你。”

      “沫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奕白看著即將消失的沫熏說,似乎一點也不吃驚沫熏這樣子。

      “是,我知道。”沫熏直視著奕白眼睛說。

      “你真傻。”

      “還記得青云山中的那束曇花嗎?”沫熏說完,徹底消失了,桌子上出現了一株千年靈曇。奕白看著桌子上的曇花,他想起當年,自己受了重傷誤闖了青云山,在青云山住了一段時間,他每天練功修復法力,當他吹簫的時候,身邊就有一棵曇花隨著蕭聲拂動,當他離開的時候,在那束曇花上注入了自己的一絲仙氣。奕白伸出手,想撫摸桌子上的曇花,手指剛碰到花蕾,突然,一束紅光閃過,奕白手里出現了一束曇花,他看著手中的曇花,潔白的花瓣在月月亮的銀光中怒放,雖然屋子里黑暗,卻能更好的突出曇花的皎潔雪白,那雅淡的花冠,圣潔的花瓣上有點點血絲,使花瓣艷的天下無雙。

      奕白看著手里的血曇自言自語的說:“沫薰,這就是你說的助我,原來,你早就已經知道了,知道我接近你,只是因為想得到天下無雙,只因為你是天地間獨一無二有靈氣的曇花,知道我接近你只為了得到曇花一現,原來,沫薰,你知道那么多。”

      說完捧著手里的血曇,走出了屋子,打開門,陽光直射到屋里,奕白看著手里的血曇,眼角流出了一滴淚水,滴在了花瓣上。

      綠紗推開門,快速走了進去。

      “沫熏,沫熏……”她語氣急速的喊著。

      突然,她看到了桌子上快要枯敗的曇花根部,她抬起手,向曇花根部輸入自己的仙力。過了好久,曇花的根部才由枯萎的黃色變成綠色。

      綠紗捧著曇花的根,久久不說話。

      青云山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間竹屋,竹屋里住著一個穿白衣的男子。每天晚上,山中都要蕭聲響起。

      “沫熏,已經五百年了。”男子撫摸著身邊的一株曇花說。說完拿出蕭,吹了起來。他邊吹,邊想起那晚,瑤池長廊,亮著的燈盞,拂動的紗帳

      本文標簽:

      沫熏奕白掌燈女

      審核:阡陌文緣
      關于短篇另類小說《泣血幽曇》的編輯點評:

      文章充滿了想像,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繁星不語〗對原創文學作品另類小說《泣血幽曇》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6-09-01 22:29:21

      感覺好可惜,意猶未盡,可以寫長一點

      回復評論
      繁星不語〗對原創文學作品另類小說《泣血幽曇》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6-09-01 22:28:04

      沒有了嗎?

      回復評論
      彼岸耀三生〗對原創文學作品另類小說《泣血幽曇》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03-05 01:11:23

      唔,感人~

      回復評論
      彼岸耀三生〗對原創文學作品另類小說《泣血幽曇》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03-05 01:11:19

      唔,感人~

      野糖〗回復于2015-09-07 16:01:59

      謝謝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