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背水姑娘

      作者:醉盞發表于:2016-09-26 10:27:35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頭上插朵野菊花,赤腳走在田埂上——”

      順著歌聲覓去,一個粉色的身影在山間穿行,如同林間婉轉歌唱的黃鸝,是大山的女兒?哦,原來是可愛的背水姑娘。

      丈夫的老家在縣城以西一個缺水的大山上,這里先前是有水的,聽村里一位嬸子說她家灶房里就有一眼兒很旺的泉水,只是后來雨水稀少山上所有的泉水都被蒸發的無影無蹤,又因為大山距縣城很遠很遠,所以這里已然成為被遺忘的“世外桃源”。平日里我們工作繁忙很少回去,父母都在縣城居住,因而老家的院子總是冷冷清清的。去年假期得空兒回了趟老家,山里田園風光賞心悅目,透過林間的每一縷陽光,每一片飛花,每一聲鳥鳴,每一絲蟲吟,都是大山本性真實的體現,沒了城市的喧嘩與浮躁,也沒了生活的壓力與速度,人與自然交融成一副和諧的田園畫卷,漫看天外云卷云舒,近觀庭前花開花謝,我頓時愜意于這樣的生活。久無人住的院子早已是“草徑入荒園”,長滿了蒲公英與野菊花,我想只差一個籬笆就可以效顰陶淵明了。正在品味“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韻時,丈夫說:“我們需要背些水回來,等會兒燒點開水”。他找出一個落滿灰塵的背簍,里面放上一個很大的塑料水壺,這樣原始的取水方式讓我感覺很是新鮮。崎嶇的山路捉迷藏似的蜿蜒盤旋,路兩旁林木蔥郁,山花、野草、泥土混在一起的味道沁人心脾,空幽的山谷不時傳來幾聲鳥鳴,真是“野花叢發好,谷鳥一聲幽”啊。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我們向山下走去,曲徑通幽處忽聽溪水潺潺流淌的聲音,丈夫說:“快到水邊了,你知道嗎,這條小溪水可是全村現在唯一的水源,是我們的母親河,常年流淌,從來沒有干旱過。”從丈夫的神情里我讀到了他對這條小溪濃郁的感情。小溪很小,以至于近旁的青草長得幾乎蓋住了她,水清澈見底,汩汩地在青石上流淌,她們仿佛在溫柔的呢喃,又似乎在講述一個綿長的故事。我們開始往壺里灌水,忽然林間一陣悅耳的歌聲朝我們這里飄來,“頭上插朵野菊花,赤腳走在田埂上……。”唱歌的是一個背水的小姑娘,她大約十三四歲的樣子,穿著粉色上衣和翠綠翠綠的褲子,頭發毛毛的扎一個馬尾辮,辮子上還別著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她看到我們后顯得很羞澀立即停住了歌聲卸下背簍在我們旁邊默默地灌水,她清澈的眸子不帶一絲的塵埃,仿佛是小溪流進了她的眼睛,不用雕琢卻擁有大自然的靈秀之美。她天使般的臉龐襯得周圍的大山更美,腳下的溪水更清,身旁的草兒更綠,一瞬間,我被她的清新、脫俗,樸素的美迷住了,已厭倦城市美女們美麗卻虛假的容顏,她們美的蒼白美的毫無個性,再看看眼前這位可愛的背水姑娘,心靈都是寧靜與清澈的。一會兒姑娘的水壺似乎已經灌滿了,她蹲下來挪動背簍想要背起來,我連忙跑過去幫她 ,讓我吃驚的是她的背簍如此沉重我竟沒挪動,丈夫連忙過來才幫她把水背上,她的雙肩是那么稚嫩瘦小,不知如何能承負起這么重的東西。她并沒有對我們說謝謝,報之以真誠感激羞澀的一笑,如同山澗綻放的水桃花。這就是山里人的個性——永遠不會客套只會把感情真實地流露。丈夫背上水,我們在姑娘后面隨行,水在壺里有節奏發出“咣當——咣當——”的聲音,如同一首古老而又滄桑的民謠訴說著這茫茫大山里無人知曉的歷史。姑娘在我們前面吃力地走著,馬尾辮在她瘦小肩頭來回晃動,我為自己給她幫不上忙而深感慚愧。姑娘的背影單薄瘦小,粉色的上衣和翠綠的褲子都很短了,小腿的半截露在外邊,腳上的布鞋也很破舊,我心里生出絲絲憐憫。山路上我們吃力地攀爬,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氣,而她還只是一個孩子,背上還壓著幾十斤重的水壺,這樣艱苦的生活方式似乎早已把她的脊梁磨礪的更加堅強。人確實是一粒很堅強的種子,落到那兒就會在那兒努力地生根發芽。

      因為同行我便和她有聊天的機會,我問姑娘家里幾口人,姑娘說四口人,“你爸爸為什么不來背水呢?”,“爸爸和二爸都出門打工了,家里就我和弟弟。”“那你媽媽呢?”“沒有媽媽”。關于她的媽媽我沒有再問,或許她媽媽已不在人世,或許已遠走他鄉,在這樣連吃水都困難的窮鄉僻壤時常有在外打工的婦女,打著打著就沒有了蹤影,這也是常有發生的。姑娘的眼神依舊清澈寧靜只是一絲不易察覺的憂傷掠過眉間。“你讀書了嗎?幾年級了?”我問她,“四年級了”,“你弟弟多大 慢慢、?”“弟弟今年10歲了,上一年級。”“那你能照管弟嗎?”她說能行,弟弟也可以幫忙干活了,每到農活上來時爸爸就會回來。我不得不承認她們是留守兒童中更可憐的一對姐弟,不但失去了母愛,連爺爺奶奶的愛也無從可得,相伴她們的只有沉默的大山和空空的守望。

      我們走到一片蘿卜地邊正好有一道坎兒放下背篼歇腳,姑娘也歇下了,她到地里拔了一個大蘿卜塞到我手中,氣喘吁吁地對我說:“這是自家種的,你莫嫌”,姑娘的臉紅撲撲的,在翠綠的蘿卜葉里如一朵綻放的紅山花,幾縷被汗水浸濕的發絲柔順地貼在她的額上顯的愈發美了。我拿上了姑娘送我的蘿卜,這蘿卜吃起來一定會很甜。姑娘指著不遠處一戶林木掩映的農舍對我說那就是她的家。大山里的平壩較少,人們大都依地勢建房,居住零散,像這樣離村稍遠獨自居住的住戶被稱作“獨莊子”,姑娘的家就是“獨莊子”。我們繼續趕路,姑娘則從一條分岔的更小的路回家了,那一抹瘦小而堅強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路的盡頭卻刻在我的心頭。

      回家后丈夫已滿頭大汗。陶淵明他老人家的田園詩悠然自得,想必他是把房子修在了水邊吧。住了一日因為有事我們便回城了,又繼續高速運轉的生活,那清脆的歌聲、羞澀的笑容、清瘦的背影和低頭搖水的溫柔都被那里的遠山近水慢慢收藏,唯有那雙清澈的眼睛時常勾起我對那個窮山溝里背水姑娘命運的牽掛。

      過了一年,聽說村里要通自來水了。一個春風和煦的日子,我和丈夫懷著激動的心情回老家,我特意給那對可憐的姐弟倆買了兩套衣服,雖然這點綿薄的愛心算不了什么,但至少證明我還善良著。憑借模糊的記憶我找到姑娘家的院落,只是院子里雜草叢生,斑駁陸離的木門上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鐵鎖,門旮旯處一個破舊的背篼落滿灰塵,這一切都說明這里很久沒住人了。回到村里我打問了一下,村里人說半年前她爸爸接兩個娃去新疆打工了,聽說姐姐已經打工掙錢了。看著手里的衣服,我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村里也確實通上了自來水,水流到了家家戶戶的門前,看著白嘩嘩的自來水歡快地從水龍頭直瀉而下時,我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忽然就想起了那個漂泊他鄉的背水姑娘。

      不知遠方的她可好?

      ——關注農村留守兒童
      本文標簽: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背水姑娘》的編輯點評:

      美麗的背水姑娘,很動人的文章。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傾世璃歌、淺凝半夏〗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背水姑娘》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7-09-19 21:29:52

      對背水姑娘的描寫很細致,語言優美,情感真實

      回復評論
      一品人生〗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背水姑娘》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6-11-10 17:05:26

      濃情的美文!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