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惡作劇

      作者:風十九發表于:2017-10-16 12:24:52  短篇恐怖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惡作劇

      (風十九原創)

      惡作劇,就是故意與他人開玩笑、戲耍、捉弄的行為。惡作劇最基本的形式一般為故意使他人陷入窘境,并在一旁觀賞他人尷尬、吃驚、惶恐等等尋常難以得見的情緒表現,借此得到樂趣。雖然惡作劇有時確實能達到幽默、滑稽的效果,但也有時不但不讓人覺得有趣,反而還招人厭惡。有一種惡作劇純粹是以滿足行為人的個人樂趣為目的,其他觀看者或被惡作劇的人不一定也會覺得有趣,而且往往適得其反地令人憎惡。這種惡意的惡作劇有時已經達到了欺凌或犯罪的程度,可能會面臨始料未及的嚴重后果。惡作劇的對象一般都是人,親人、熟人、朋友、同事,或者是陌生人、路人,有的時候也許不是人、、、、、、

      那一年我還很年輕,剛剛從學校畢業滿懷著一腔熱血和抱負來到了一家煙廠里成為流水線上的工人。理想和現實的巨大反差讓我一時間不知所措,繁重的三班倒,日復一日地重復著機械的動作,每個月按時領工資,下了班和工友們喝酒閑聊。褪去了大學生的光環,我成為了一名24k純屌絲。年輕人精力旺盛,總想在枯燥的生活里尋找一些樂趣,于是,我們互相之間開玩笑、互相捉弄,甚至惡作劇都成為了家常便飯。我工作的這家煙廠是國企,國企就是國家的企業,什么都是國家的,只要不犯大錯,基本上可以在這里一直干到死,這就是所謂的“鐵飯碗”。

      我是新工,在車間里教我開機器的師傅姓胡,其貌不揚單薄瘦弱,唯一的特點就是留著一撇像魯迅一樣濃密的八字胡。由于他姓胡,又留著胡子,人們就直接叫他胡子,連車間主任都這么叫,他的真名“胡春建”反倒沒人叫了。我跟著胡子開了半年機器,由于我是車間里為數不多的大學生,受到了重用,沒多久我就被調到了另外一個班里當組長。

      那天我上前夜班,下午四點的時候剛到車間里,就聽見有人在議論胡子的事。一打聽我才知道,在另外一個班里上后夜班的胡子下了班在宿舍睡覺的時候忽然犯了心肌梗死。這是一種很常見的突發急性病,發病的時候如果不能得到及時的搶救是非常危險的,由于胡子是住在單身宿舍身邊沒有人,等到被發現的時候,尸體都硬了。剛剛四十出頭,可惜了,胡子的人緣不錯,整個夜班我耳邊都充滿著人們的唏噓和議論聲。夜里十二點我下夜班,洗完澡換了衣服。我想,畢竟跟了胡子半年,相處得還算不錯,去看他一眼吧。

      胡子家是農村的,老婆在家務農邊帶孩子,他自己就住在廠區后面的單身宿舍樓里,平時周末才回去一次。這病發的急,事先沒有一點前兆,廠里派人去通知家屬需要時間,家屬沒來之前,胡子的尸體就被放在他自己的宿舍里。工會主席從廠里在建的住宅樓工地上找了一個小工來當臨時看尸人。“死都死了還看什么看?難道還怕胡子蹦起來跑掉嗎?”寂靜的午夜我一個人獨自走向胡子的宿舍,腦子里忽然跳出了這個無厘頭的想法。

      這是一棟二層的小樓,胡子住二樓西頭的一間宿舍。以前我曾經來過,很熟悉。但今天不同,因為今天我來看的并不是活人,午夜一點鐘,我來看一具尸體。樓道里的燈昏黃昏黃的,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上到二樓轉過樓梯轉角,我就看到了那個看尸人,我上樓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很突兀把他嚇了一跳。這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半大孩子,長得挺白凈。也許就是因為年齡小在工地上也干不了什么活才被叫來當守夜的吧。看的出來這孩子挺膽小的,我從他睡眼惺忪又略帶驚恐的眼神里就確認了這一點。他害怕死人,搬了個板凳放在胡子的門口,一腳門里一腳門外,臉沖著樓梯口的方向打著瞌睡。驚醒后看到了我他似乎稍稍放了一點心,重又低下頭進入似睡非睡的狀態中。

      我沒和他說話徑直走進了胡子的房間。這是一個狹小的單身宿舍,里面煙霧繚繞。地上正中鋪著一張席子,胡子就躺在那上面。胡子身上蒙著一張白布,白布蓋住了腳,頭卻露在外面,臉上蓋著一張黃紙。頭頂正上方放著一只小小的瓷碗,碗里有沙子插著幾柱香,香靜靜的燃著,幾縷淡藍色的煙霧裊裊上升。胡子身體的白布上零星散落著一些硬幣,我知道這應該是白天有人來看過他,我們這里的風俗是要撒一些錢的。一種說不出來的冰冷死寂的氣氛籠罩著這間小小的單身宿舍。

      我蹲下身來,輕輕揭起胡子臉上黃紙的一角。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張猙獰的臉,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扯動成不規則的形狀呲牙咧嘴。我想,胡子臨死的時候一定很痛苦,心肌梗死會造成窒息和絞痛,在那一刻他肯定非常的絕望。死是人生的終點,他一定不甘心早早就結束生命,在那一刻,他心里在想著誰?他還在掛念著什么?這一念頭讓我不由得渾身汗毛倒豎了起來。死人確實不好看,特別是近距離的看這張死不瞑目的臉,他的眸子甚至在和我對視!

      沒有想到胡子死了之后氣場竟然如此強大,以至于讓我有些受不了。為了緩解這詭異的氣氛舒緩心情,我挪開了眼神轉頭去看門口那個孩子。他還在垂頭打著盹,現在是后半夜,他看了一天的尸體估計也累了。忽然,一個邪惡的想法猛地從我心里竄了出來,我被這個想法刺激的渾身一激靈,腎上腺素極速分泌。我舔了舔有點發干的嘴唇,一咬牙跳起身來,手里的黃紙往上一拋,怪叫一聲就沖出了房門!

      剛剛出了房門沒跑幾步我就聽見身后一聲慘嚎伴隨著身體和地面的撞擊聲。轉頭望去,那一幕簡直讓人終生難忘啊!那孩子趴在地上,板凳在身上壓著,手伸的長長的拼命地抓著空氣。他的臉是那種毫無血色的慘白,我從來沒有見過有活人的臉能白到這種程度,眼睛瞪得比胡子還大,一雙驚恐的眼珠子幾乎快要飛出來了。嘴張得老大,正發出了嘶啞微弱的啊、、、、、、啊、、、、、、聲。

      我沒有想到效果竟然如此震撼,一時也有點愣神。旁邊隔壁的幾間聽到了動靜都打開了房門,畢竟隔壁有個死人誰也睡不踏實。出來的幾個都是廠子里的工友,紛紛詢問是怎么回事。我一時大窘,支吾了幾句說沒事,我和他開玩笑呢。說完就連忙逃也似的跑下了樓,邊跑我還在心里想著但愿這小赤佬沒事,別被我嚇出病來。萬一明天跑去廠子里告我一狀,那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沒有想到第二天竟然風平浪靜。胡子的家屬一早就趕到了廠子里,他老婆和廠領導相談賠償事宜和處理后事,然后就是發喪火化,車間里還組織了一場小型的追悼會,一切按部就班,很快就塵埃落定。我心懷鬼胎偷偷找人打聽那小臨時工怎么樣,據說那孩子第二天就辭工回四川老家了。

      他這是被我嚇掉了魂啊!他沒有去告我,讓我有點意外又禁不住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同時心里也有點小小的不安和內疚,覺得這玩笑似乎開的有點過了。那個時候年少輕狂,這件事并沒有給我造成多大的心理負擔,沒過幾天我就把它忘的干干凈凈。

      我在那家煙廠的車間里又干了一兩年就換了工作崗位,工作性質離工人這個職業也越來越遠,時間的流逝讓我對當年的人和事的記憶漸漸模糊。終于,在三十歲以后我過上了向往已久的體面生活。

      惡作劇

      (風十九原創)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所謂的“四十不惑”說的就是人到了四十歲,經歷了許多,已經有自己的判斷力了,應該業有所成,不會因為無業而困惑,并對人生或者事業有一定的把握和理解。

      步入中年以后,我的生活越來越趨于正軌。家庭和睦工作穩定,收入也令我很滿意,雖然身體有些許發福,但各項零件還都基本正常,我并沒有遇到網上所說的“中年危機”,可謂是事事順心。唯一的一點美中不足,就是我感覺我的肩膀似乎有點問題,總是沒來由的隱隱作痛。我懷疑是肩周炎,看了醫生,醫生的態度讓我很驚訝。他先是問我是不是年輕時干過什么重活,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他又問我是不是經常挑擔子或者扛重物。簡直是莫名其妙,我又不是民工。醫生很疑惑我也很疑惑,我把這歸結于缺乏運動和上網時間太久導致的,便胡亂開了些藥。好在雖然疼但并不嚴重,隔三差五的去按摩一下也有所緩解,就全當是放松身心了,我并沒有把這當回事。直到,我又一次遇到了他、、、、、、

      那一次,我是去一個北方的城市出差,那個城市有些偏遠,沒有直飛的航班,需要坐一段火車。由于是臨近年底,候車室里非常擁擠嘈雜。整個候車室充斥著背著大包小包的各色人等,亂哄哄的像個菜市場。沒有座位我只能站著,百無聊賴的翻看著手機。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轉過頭去,看到面前站著一個留著小胡子的小個子民工。

      這家伙是個標準的民工,大概三十多歲年紀,又瘦又小,滿頭稻草一樣的亂發,一身半舊的迷彩服,背著一個大大的編織袋,估計里面裝著被子之類的東西。他顯然很興奮,小眼睛里閃爍著驚喜的賊光“我認識你!”他瞪著我咧嘴笑,小胡子下露出一口嬌嫩的黃牙“哥,我認識你!”

      “你是、、、、、、”我有些疑惑,眼前這家伙分明有點眼熟,可我又實在想不起來什么時候認識這么一號人物,我平時基本上不和他們這個群體打交道的。難道是前些年裝修房子雇傭過的工人?

      “你不記得了?哥!是我呀!”他見我一臉茫然也不生氣,神氣活現連說帶比劃“我是、、、、、、咳!你好好想想,哥,那年,十六、十七、、、、、、十八年前,對!就是十八年前,在河南,卷煙廠!你!我!想起來了嗎?”

      “卷煙廠?、、、、、、”我疑惑的看著他糊著眼屎的小眼睛使勁地回憶。往事如煙,一幕幕掠過腦海。煙廠,沒錯,我生活奮斗過的地方。當年我就是帶著不甘和對未來自由的向往而離開了那里。那些幽暗的歲月,天馬行空的生涯啊!“十八年前、、、、、、”應該是我剛剛進廠子的時候,年少輕狂的蹉跎歲月、、、、、、機器轟鳴的車間,胡子,胡子死了、、、、嗯?我靠!我終于想起來了,這家伙分明就是當年被我嚇個半死的那小赤佬!沒錯,就是他!我認得這張神經質的小白臉!還他媽居然留了一撇魯迅一樣的小胡子!

      “哦、、、、、、是你啊”我不禁大為尷尬,有些手足無措。

      這小赤佬似乎對我的慌亂絲毫不以為意,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掏出了一包劣質卷煙抽出一根遞給我“沒想到這么多年還能遇到你!哥,咱倆真有緣分!”

      “我和你妹有緣分!”我咬牙心道,同時推讓著他遞過來的煙“候車室不讓抽!”

      “沒事,那邊有吸煙室,走,哥,咱倆好好聊聊,這些年你咋過的?”小赤佬熱情的扯著我的衣袖往吸煙室走,我無奈只好跟了過去。吸煙室不大,里面擠滿了人,煙霧繚繞。小赤佬叼著煙蹲在吸煙室門口,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竟然又擺出了當年的那個銷魂的姿勢,看的我心里說不出來的別扭。

      “十八年了啊,時間過的真快!”小赤佬嘬著牙花子感慨著“哥,你還在廠里嗎?”

      “哦,我很早以前就離開那里了”我漫不經心的敷衍著,心里想著怎么盡快結束這會談,實在是不舒服。

      “離開好、離開好”小赤佬點著頭“我也很早就離開了”

      我心說我他媽知道你很早就離開了!你比我還早,你是被我嚇跑的!

      “哥,你結婚了吧?”

      “嗯!結了,有個女兒”

      “我也結了,家里三娃娃了,一男兩女”小赤佬有點顧左右而言他,轉頭掃了掃吸煙室里吞云吐霧的煙客們,又抬頭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氣氛陷入沉默和尷尬中。

      過了一會,小赤佬又道“這個、、、、、、咳!哥,這些年、、、、、、你沒事吧?”

      “嗯,沒事”我說。心想這小赤佬什么意思?我當然沒事了。

      小赤佬鬼頭鬼腦的看了看四周,忽然湊近了我,壓低聲音道“不是哥,我的意思是,這些年你真的沒事吧?”

      他這神態讓我很討厭,我稍稍把身體向后靠了靠“真沒事!”

      “哦,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小赤佬臉上的表情明顯的不相信,眼神飄忽。我不知道這小赤佬是什么意思,很顯然,這家伙對當年的事還耿耿于懷。“哥,我是說,當年胡哥、、、、、、”小赤佬忽然又壓低了聲音,有點吞吞吐吐,但一雙糊滿眼屎的小眼睛卻炯炯有神的盯著我。

      我心說來了!就知道你小子記著我的仇呢,都過去這么多年了,要不是今天遇到,你能把我怎么樣?既然遇到了,我就給你賠個不是唄,畢竟當年也算是我不對。

      一咬牙我打斷他道“兄弟,當年的事是我不對,對不起了,那時候年輕,其實這么多年來我心里、、、、、、”

      “不是,哥!我不是這意思”小赤佬忽然著急了起來,搖著手臂“哥,對不起,當年我年紀小膽子也小,所以我就走了,其實我應該告訴你的,跟你說了再走、、、、、、”小赤佬忽然有點唯唯諾諾了起來,語無倫次的說著“我要是跟你說了我也就安心了,不過今天看到你沒事,我也放心、、、、、、”

      我聽著小赤佬的胡言亂語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家伙不會是當年被我嚇傻了吧?這么多年了還沒有恢復?這要真是這樣,那我的罪過可大了。“對不起兄弟”我憐憫的看著小赤佬,語氣也真誠了起來“當年是我錯了,我不該嚇你”

      “不是,哥,我說的不是這個,你真不知道?這些年真沒事?”小赤佬疑惑的看著我。

      又是這句話!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幾次三番問我有沒有事,他的神經明顯不正常。內疚感浮上我的心頭,嘆了一口氣,我也拿出煙來給了他一支“對不起,當年我沒有想到你的膽子那么小、、、、、、”

      “其實我膽子不小啊哥”小赤佬的眼神清澈又明亮,確實不像是個神經病人“你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也有點疑惑,

      “唉!”小赤佬嘆著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忽然他從口袋里拿出了車票看了看“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快該上車了,哥,再見!”小赤佬掐滅了煙頭站起身來。

      “你、、、、、、”我被他弄的一頭霧水。

      他快步走出幾步又猶豫的站住了,然后又好像做出了什么決定似的突然轉身走向我“哥,我還是和你說了吧,要不我心里不得勁!”

      “你想說什么?”

      小赤佬定定的看著我“哥,俺家是農村的,我從小不說謊,我跟你說的都是真的!”他眼神里忽然透漏出來一絲恐懼,語氣急促“哥,你知道嗎?我從小就和別人不一樣,我能看見一些東西,別人都看不見,就我能看見!真的,我們老鄉們都知道我能看見那東西,所以當年那天就推舉我去給胡哥守夜,他們都害怕,不敢去。結果那天晚上你也去了,我看見、我看見、、、、、、”

      “什么?!”我心里的震驚簡直無以復加“你看見了什么?!”

      “我看見、我看見胡哥就趴在你的背上,你背著他沖了出去,他的兩手死死的抓著你的肩膀、、、、、、哥,我都跟你說了,我該上車了,我走了。”小赤佬飛快的說完轉身逃也似的跑向進站口,留下了呆若木雞的我。

      好像有一桶冰水突然從頭澆下,我整個人似乎都被凍住了,心里無限的恐懼和寒意升騰起來,在這個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候車室里,我渾身汗毛倒豎,冷汗琳琳。肩膀忽然疼了起來,似有千斤的重量壓了下來,我咬著牙拼盡了力氣也挪不動雙腿。足足過了五分鐘,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氣沉丹田艱難地抬起手臂指著人頭攢動的進站口歇斯底里的大吼“小赤佬!我操你媽!”候車室里一片嘩然,人們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我、、、、、、

      (完)

      ——————————————————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凈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 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盡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陲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心無 礙 無  故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究竟涅盤 三世諸佛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無上咒 是無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 即說咒曰 揭諦 諦 波羅揭諦 波羅僧揭諦 菩提娑婆訶

      本文標簽:

      審核:玉面郎君
      關于短篇恐怖小說《惡作劇》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