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一只死不了的狗(狗怨)

      一只死不了的狗(狗怨)

      作者:聽不見的風發表于:2017-12-16 16:42:54  短篇恐怖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如果可以的話能否把名字改成《狗怨》

      上接第5段

      6

      那一天不知是怎么度過的,時間仿佛在這一天凝固 了,好像時間是從刀尖上緩緩的流過,痛苦,悲傷,恐怖,絕望。深深的籠罩在夫妻二人的心頭。接下來的日子該怎么度過,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感到茫然失措,仿佛從陽光明媚的白晝一下子變成了黑暗可怕的地獄。

      當情緒隨著時間淅淅冷卻下來以后,他的腦海里只剩下兩個字“報仇”。

      這兩個字苦苦的折磨了他一夜,又是一夜沒合眼,他整個人變得有些虛脫。連精神都變的有些恍惚,但是只要一想起,那只對他怒目而視的狗,全身就熱血沸騰,就是仇恨兩個字讓他兩天沒合眼,依然屹立不倒。

      7

      下午時分,傷心欲絕的妻子睡著了。也許是她太累了吧,也許是她想在夢中見到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吧,兩個孩子都是父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掉了的掌上明珠。只是令人感到惋惜而又驚訝的是,兩個可愛的孩子盡然變成了兩具冰冷的尸體。這個現實讓她無法接受,所以她想逃避,他想在夢里見到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只有躲在夢里那個虛幻的世界,她才不會那么的痛苦。

      (既然如此就讓她在夢中多呆一會兒吧,我們就不要再的擾她了。畢竟在夢中她是幸福的。)

      此刻的丈夫也感覺有些累了,畢竟這么久沒合眼了。

      此時的夜陷入了深處,

      月亮血紅血紅的。

      像是一只憤怒的眼睛。

      他躺在床上,看著黑黢黢的窗外,窗外那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像他的命運一樣漆黑而又深邃。

      他好不容易在輾轉難眠中睡著了。

      他做夢了,夢中的畫面是一座黃土坡。

      他一個人走在路上,寂寞的腳步聲,踩在秋天干枯的落葉上,發出“嚓,嚓,嚓的聲音。

      除此以為一片寂靜。仿佛在黑暗中潛伏著幽靈。

      就在這時他又看到了那群狗,遠遠的,露著白森森的牙齒。

      他的腦海里時常浮現出,那只對他怒目而視的狗,這只狗此刻就混跡在這個狗群里,他總覺得這只狗,是一個陰險狡詐的小人,他能看穿自己的靈魂,甚至連他一家人的命運也能運籌帷幄。仿佛這一切的主事者就是這只看似簡單的狗帶頭做的,是的,這只狗就是最有心機的那只狗。

      它甚至鉆到了自己的夢中,導演了他的這場夢。

      他走著,走著,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他迷路了,寂寞的連個鬼都看不到。那群狗也不見了。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個聲音,很清晰也很熟悉。爸爸!爸爸!

      是他們,那兩個不幸死去的孩子,他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還活著。一下子感到欣喜若狂。他大步流星的走向前去拉兩個孩子的手,走到跟前把兩個孩子攬入懷中,就在這時他感覺有些不對勁,他摸了摸兩個孩子的手,又干又硬,像枯死的樹枝,再一看原來是狗爪。再一看

      原來兩個孩子竟然是兩只狗。

      他一下子,醒來了!

      原來是一個夢。就在這時,門外真的響起了一個聲音,是個幼稚的童音:”爸爸!爸爸!“他心里陡然一驚,感到毛骨悚然,剛做完這個可怕的夢,在現實中盡然聽到了這個聲音。

      這兩個聲音是多么的熟悉啊,在死一般安靜的夜里是如此的清晰。可他聯想到了那個可怕的夢,自己又沒有勇氣去開門了。

      爸爸!爸爸!兩個聲音叫的更高了,并且微帶著哭腔,只是聲音叫到最后,都沙啞了。聲聲爸爸,爸爸,真切的呼喚中帶著絕望。后來他實在受不了,不過他還是被剛才的那個夢給嚇得著事不輕,他怕打開門,看到的是兩只虎視眈眈的狗。

      后來叫聲越來越低,好像真的是絕望了,好奇心促使著一股腦兒的溜下床。他爬在貓眼的跟前,向外望了望,什么都沒有,只是隱隱約約有一股血腥味。他又打開了門,外面是一個黑黢黢的夜,只是下雪了,薄薄的一層。上面有兩雙腳印,是小孩子的腳印。在慘淡的月光下顯得有些孤獨。

      是的,腳印是小冰和小夢留下的。

      那一晚,小冰和小夢的靈魂在寒冷的冬夜徘徊了一個晚上。

      8

      這一天傍晚時分,他滿臉橫肉的坐在院子里,磨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刀。他用的力氣非常大,仿佛他和這把刀有仇一樣,嚯嚯的磨刀聲,清晰的回蕩在這個寂靜的院子里。

      他已經下了決定,今天晚上就去給兩個孩子報仇。他想與這群狗做個了斷,這是一場人與狗的恩怨。孰是孰非,筆墨難盡。

      在天黑下來的時候,刀磨好了,非常的鋒利。

      時間馬不停蹄的向前走著,到了夜半的時分,全世界都睡著了,只有夢醒著。

      他拎著那把鋒利的刀,刀在慘白的月光的照耀下,顯得寒氣逼人。

      他上路了,帶著埋著心底的那個深深的仇恨。

      這條路在今夜顯得很漫長,因為這條路間隔著生與死的距離。

      不知道走了有多久,腳下的路越來越熟悉,越熟悉越緊張,后來他確定自己所踩的這片土地,正是三天前,碾死那只大狗的地方。他在心里想,終于到了。他握緊了手里的那把透著寒意的刀。手心里已經攥出了細密的冷汗。

      他心想終于可以手刃仇敵,有一些緊張,也有一些激動。

      山林間闕靜無聲,夜像是死了一般。突然有幾只烏鴉劃破了寂靜的山林,烏鴉的叫聲喚醒了沉睡的夜,醒來的夜,看了一眼這個罪惡的人間,看了一眼這個寂寞的山林。然后又事不關己的沉沉睡去。

      他借著月色,仔細的尋找著那群狗的狗窩。

      費了一番周折,他終于找到了那群狗的狗窩。

      這是它們的家, 這里曾經很幸福。

      它們的母親,死在了一個騎摩托人的車輪下。

      那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里。

      從此,它們從此變成了一群孤兒。

      就在那天有一只狗,默默的記下了仇人的面孔,并且將一個深深的仇恨埋在了心里。

      是的,他找到了狗窩。

      只是狗窩里一只狗也沒有,只是有一股濃濃的狗味道,那是狗膳味。

      他一下子心里變得空落落的,這么多只狗,現在連個狗毛也沒見到。

      但他轉念又一想,你躲的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想到這里心頭坦然了。

      于是就拿著刀,回家去了。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9

      走到家的候,天色已近半夜。

      遠遠的看到,自家的房屋。屋子里燈亮著。

      他還想妻子深更半夜不睡覺,開著燈干嗎?

      他總覺得今天晚上總會有點事要發生。

      他用了只有女人才有的第六感。

      但到底發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走著走著,突然從屋子里傳出了一陣狗叫聲

      他聽到以后,心里咯噔一下,隨之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他說不清到底是害怕還是憤怒。他心想害怕的事終于還是來了。

      就在這時,他這才想起,原來那群狗不在狗窩,是深更半夜跑到他家里來了,這一切,原來都是那個頗有心機的狗,利用他的憤怒,玩了一場,調虎離山計。計策的主要目的,就是消耗他的體力,因為他家的距離,離它們狗窩的距離非常的遙遠。然而這樣來回的走一場,是非常累人的,不過連他的摩托車也不能騎了。只要他的體力消耗了,沒力氣了,自然就好對付了。

      就在這時,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來了那只狗,只是之前的憤怒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報仇后一臉快慰的笑容。

      他的思緒剛一落下來,就在這時一群狗,突然從屋子里撲了出來,將他重重的圍住,露著森白的牙齒。

      就在那一刻,他鎮定下來了。他將生死直至于度外,他握緊了手中的刀。

      那群狗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刀,好像也有一絲害怕。

      他手里拿著明晃晃的刀,狗露著森白的牙齒, 一群狗和一個人在漆黑的夜里對峙著。

      說起來可笑,這是人和狗的恩怨,在今夜必須得做出個了結,狹路相逢勇者勝,到底是人還是狗。

      就這樣,誰也不先攻擊誰。好像都在等待著機會。

      就在這時,有兩只狗一前一后,向他撲了上來,它們的動作很迅速,不過他的反應也不慢,手起刀路,兩只狗都被他砍傷了。

      這時剩下了七只狗,不過它們沒有因此而退縮。只是縮小了包圍圈。

      接著又有兩只狗,向他撲去,他看到來勢洶洶的兩只狗,揮刀就砍。

      不過沒有砍中,兩只狗從他的刀刃上逃走了。

      幾個回合下來,他淅淅的感到有些累了,因為他畢竟趕了很遠的路了,而且還是徒步走的。

      這好像在那個頗有心機的狗的預料之內。

      這時站在中間的那只狗,也是那只最有心機的狗,好像看出了端疑,瞅準了機會,帶領另外幾只狗,一涌而上。

      只是沒想到的是,并沒有將他撲倒,而且讓他找了個機會逃出了包圍圈。

      這時他也發現了,在這群狗里,有一只狗很聰明,這只狗就是曾經對他怒目而視的那只狗。

      他心想把這只狗砍死,別的狗也就好對付了。

      想到這里他直奔那只狗而去,那只狗看到有刀向它砍來,一時躲避不及,慘死在刀下。

      別的狗看到這幕場景,也害怕了,它們的包圍圈也亂了陣角。 一只只狗開始退縮。

      他瞅準機會,見狗揮刀就砍。

      不一會,就尸野遍地。

      狗一只不剩的全都死了,

      月亮血紅血紅的,夜顯得有些猙獰。

      這場恩怨也應該結束了。

      而這個夜依然漫長、、、、、、

      10

      他走進屋里的時候,發現妻子縮在墻角,身體在瑟瑟的發抖。并且眼睛睜的大若銅玲,嘴里念念有詞:狗!狗!狗,你看狗,滿屋子的狗,我看到我們的孩子變也變成了兩只狗。

      他上前去安慰妻子,說:”沒事了,沒事了,狗都死了。“妻子神情緊張的說”它們沒有死,它們 變成了我們的孩子,他就站在你的身后!你看他就站在你的身后!“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后,什么也沒有,他知道妻子是當時受到了刺激,慢慢會好的。可是沒想到,她一直在瘋言瘋語。整個晚上都沒停下來過,就是那幾句話。直到天亮她的嘴里還念念有詞,她披頭散發,眼神喚散。并且一驚一乍的,是的妻子她瘋了。徹徹底底的瘋了。

      曾經溫馨的家,現在變的面目全非。他想起了死去的兩個可愛的孩子,再看看身邊瘋言瘋語的妻子,他的感到心如刀絞。

      這難道就是命嗎?他不敢往下想了,所幸一切都結束了。

      11    尾聲

      一個月以后, 他帶著病中的妻子,到了一個遙遠的地方,他遠離那個令他傷心的地方。他希望夠忘掉一切。這是一個安靜的小鎮,在這里他和妻子過上了平淡的生活。在夜里,他又做夢了,不過夢中再沒有那些陰魂不散的狗,而是兩個孩子天真的笑容。

      他們在夢中問爸爸,那個下雪天,為什么不給我們開門呢?他這才想起那個下雪的夜晚

      和那聲聲絕望的呼喚。

      聽不見的風作于2017年12月15日深夜

      本文標簽:

      審核:似婷推薦:似婷
      關于短篇恐怖小說《一只死不了的狗(狗怨)》的編輯點評:

      是虛幻還是心魔,他真的明白嗎?(如果想做修改,可以自己登陸申請修改!)

      ——似婷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