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失群的南歸雁

      失群的南歸雁

      作者:召稼樓人發表于:2018-04-08 10:34:30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在務農的日子里。每當坐在田埂上休息,望著北方深秋的藍天上飛過南歸的雁群時,總讓人想起鴻雁傳書,或是蘇武牧羊或是孟姜女。因為,那一刻自己的心似乎也拴上了大雁的翅膀,不停地往南飛。

      往南,就有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故鄉。

      幾十年后,猶如南歸的一群群大雁,上海知青們趕前趕后地回到了家。然而,每個雁群里總有一、二只孤雁,沒有或無法趕上南歸的雁群。

      我認識的上海女知青承玉芳就是其中的一位。

      記得3年前,我應邀去延邊撰寫反映邊疆開發開放的《邊城盛放金達萊》。有人告訴我:單是琿春,現在還留下近50名上海知青。臨離開時,我們請這些“老鄉”聚餐。最后來了近30名。有些路遠的沒有來,后來才知道是因為來回需要花幾十元的車費。我們懊悔事先沒有考慮到。

      老鄉見老鄉,真的是兩眼淚汪汪。大家聚一起,你爭我奪地說著40多年前的往事:剛來時不認識保暖的兀拉草,從鞋子里掏出來扔掉了,凍得雙腳麻木,這才曉得塞北嚴寒遠不是江南和風細雨;第一次大雪天上山砍柴,爬上去挺歡,下來接二連三摔跟頭,只能坐在雪堆里哭,這才曉得,走雪天山路并不像溜達南京路那般舒服!

      席間,我見瘦小的承玉芳始終不笑,便向身旁的永根打聽,永根告訴說:“承玉芳生活很困難。”

      我想知道詳情,永根拉我到窗口前,細細地告訴我:承玉芳在鄉糧庫下崗,好長時間沒有收入,現在退休了,有千把塊錢。但她嫁了個丈夫是農民。那時大道理是提倡“破除資產階級傳統觀念”、“與貧下中農結合一輩子”,其實倆人還是很有感情的。但好景不長,十年前丈夫騎自行車摔倒骨折,換了假的股骨頭;后來又得了腦血栓、中風,完全喪失了勞動能力。東拼西湊了幾萬元醫藥費,都是借的債。

      我問:她有孩子嗎?

      永根說:大兒子20年前去了上海;小兒子在身邊。可小兒子老實,沒文化沒技能,只能打零工干苦力。兒媳婦熬不了這種苦日子,扔下孩子走了。她是家里的頂梁柱。五十好幾的她,一個人要干幾個人的活。丈夫癱瘓臥床,又得了老年癡呆癥,大小便失禁,晚上數次翻身,都由她負責,他離不開她。前幾年聽說上海對知青有很多的優惠政策,她幾次對丈夫說,要回上海去辦理戶口問題,最多半個月就能夠回來,可是丈夫根本不聽,以為是不要他了,哭著鬧著不吃不喝、拒絕打針吃藥。

      于是,她也就一直沒機會把戶口遷到上海去。

      她每天早上3點鐘就得起來,做飯燒水,養豬喂雞;然后開始給丈夫穿衣吃藥;孫子起床了,開始伺候孫子吃飯,然后送他去上學。白天給老鄉割豆子,扒苞米,打場;冬天與男人們一起上山拉爬犁,清林,割帶,啥活沒干過?就這樣辛苦了幾年,3萬元的醫療費也沒有還清。由于長期超負荷的勞作,她是一身的病,腰腿疼,低血壓,干活時昏倒過好幾次。

      自己每月的退休金,供老兩口的醫藥費都不夠!

      飯畢。我把承玉芳拉到一邊,問她生活狀況。她低頭、搖頭,始終不語。不知是想表示自己的生活是好還是不好?我說:你生活得很苦,我們都是知青,心里也不好受。我會向市里有關領導反映的----

      我話還沒說完,她突然轉過身子,面朝墻壁背對著我,雙手撫住自己的臉。看她上下抽動著的肩膀,知道她在啜泣。

      沒有更多的話好說。

      當天我就向市里有關領導反映,最終給了承玉芳三年的生活補助。金額雖然不多,但她數次感謝我,說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說得我心里更加難受。

      去年,承玉芳的丈夫去世了。已經17年沒有回過上海的承玉芳,滿懷信心地踏上歸程:她想把戶口先落進上海,然后再把小兒子、小孫子一個個地接回生養她的故鄉。

      可是,到了上海,看到上海家中的實際情況,頓時,回上海的打算被徹底動搖,回歸的夢想也完全破滅!承玉芳的親弟弟因生活困難終身未娶,獨自住在狹小的石庫門的亭子間里;一個6平方米的小閣樓,讓給了她大兒子住。大兒子娶了個外來妹,還有一個孩子,只能放下一張床,就轉不開身子了,若自己還要來住,自己的小兒子加上小孫子再住進來,調漿貼壁都無法落腳啊!

      依然回到農村的承玉芳在電話中戲謔道:現在都在搞城鎮化,原是城里人的我怎么就回歸不到城鎮化的隊伍里去呢?想想還是算了,我還是繼續過我的鄉村生活吧,雖然沒有“作為”,但“廣闊天地”習慣了;只要不回上海、不見到城市,沒有了比較,就以為生活原本就是這樣過的哩!

      是啊,昨天的陽光,曬不干今天的衣裳。失群的南歸雁,并不是沒有跟上雁群,而是多年后再俯瞰著鋪天蓋地的高樓大廈、燈紅酒綠,她們已經無法收翅、立足;盡管故鄉繁華依舊,然而故鄉已經不屬于千里萬里之外的她們!

      普普通通的一位承玉芳,在她身上,不僅讓我看到了留在農村的上海女知青城市鄉村的蛻變歷程,更觸動我內心的是對生活的坦然,勇于面對,不隨波逐流。一個人,對生命的安排能做到從容坦然,不容易;而在生命的晚年還能如此的堅定豁達,更不容易!

      本文標簽: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失群的南歸雁》的編輯點評:

      一個人,對生命的安排能做到從容坦然,不容易;而在生命的晚年還能如此的堅定豁達,更不容易!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丁云華〗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失群的南歸雁》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8-05-10 15:42:44

      該文的開頭——切入點很好,很巧妙,值得我學習。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