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軍閥與詩

      作者:andrew1970發表于:2018-05-14 15:45:01  短篇隨感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在一般人看來,軍閥多是丘八出身,大字不識一筐,仗著武力,耀武揚威,揮金如土,妻妾成群。如山東軍閥張宗昌號稱“三多將軍”,即槍多、錢多、女人多。

      若照此看來,軍閥若能寫詩,簡直是笑談。即便是能寫幾首,也不過是打油詩而已。如張宗昌寫泰山的詩:

      遠看泰山黑糊糊,

      上頭細來下頭粗。

      如把泰山倒過來,

      下頭細來上頭粗。

      還有一首寫大明湖的詩,也很逗樂子。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蛤蟆,

      一戳一蹦達。

      相比較而言,基督將軍馮玉祥的打油詩還有些看頭。

      老馮駐徐州,

      大樹綠油油。

      誰砍我的樹,

      我砍誰的頭。

      有人據此說,馮大將軍是早期的環保主義者。不過,詩的確寫的一般。

      民間關于張作霖的笑話也很多,流傳很廣的是說張作霖給日本人題字,落款本應該是張作霖手墨,可張大帥沒上過幾天學,便寫成張作霖手黑,秘書提醒一下,可張大帥卻說,這土能給日本人嗎?

      有一首據說是張作霖寫的詩:

      本帥有原則,

      墨字寫作黑。

      不是我寫錯,

      寸土不能失。

      雖然直白一點,可必竟展示了作者的志向。

      其實,并非所有的軍閥都沒有文化。有不少讀書人因為無法通過科舉之路實現人生志向,遂棄文從武。如吳佩孚入伍前是秀才,熟讀《易經》、《春秋》,上馬能詩,下馬能畫,在軍閥中很特別,他的詩很有功底。

      “九·一八”事變后,他寫詩一首:“國恥傳來空有恨,百戰愧無國際功。無淚落時人落淚,歌聲高處哭聲高。”他以詩批評張學良:“棋枰未定輸全局,宇宙猶存待罪身。醇酒婦人終短氣,千秋誰諒信陵君。”詩中的“醇酒婦人”,是指當時傳言“九·一八”前夜,張學良正與電影明星胡蝶翩翩起舞。

      “七七事變”后,日本人曾想請吳佩孚主政華北,吳堅決不干,日寇惱羞成怒,借治病之際,日本醫生將吳氏謀殺,人們對吳氏的民族氣節很是敬佩。

      被時人描繪為“新軍閥”的蔣介石送來一幅挽聯:

      落日黯孤城,

      百折不回完壯志;

      大風思猛士,

      萬方多難惜斯人。

      可見蔣氏并非一介武夫,其國學功底也是相當的深厚。

      而被稱為“不倒翁”的山西軍閥閻錫山不僅僅長袖善舞,其詩詞水平也非常人可及,閻錫山有一首詞,填的大氣磅礴:

      裘帶偶登臨,

      看黃流澎湃,

      直下龍門。

      走石揚波,

      淘不盡千古風流人物。

      風云莽遼闊,

      正胡馬縱橫,

      欲窺壺口。

      抽刀斷水,

      暫收復萬里破碎山河。

      曹錕是販布出生,時人譏笑為“曹三傻子”。他有一首詩,題《冷梅一樹》:

      萬樹梅花一草廬,

      隨緣寫作方翁圖。

      大千世界同春色,

      到此方知德不孤。

      讀罷此詩,完全顛覆了我對曹錕傻大黑粗的印象。

      而在辛亥革命中被起義士兵強逼著為都督的黎元洪,給人的印象是墻頭草,毫無主見,一介政客而已。他有一首無題詩,寫的也很有韻味:

      笑爾何知色即空,

      弄芳不計路西東。

      此花看罷過墻去,

      七八鄰家花更紅。

      如果黎氏專注詩詞,也定會有一番作為。

      被稱為“一代奸雄”的袁世凱,十五歲時游雨花臺,寫了一首詩:

      我今獨上雨花臺,

      萬古英雄付劫灰。

      謂是孫策破劉處,

      相傳梅頤屯兵來。

      大江滾滾向東去,

      存心郁郁何時開。

      只等毛羽一豐滿,

      飛下九天拯鴻哀。

      可見袁氏少年壯志凌云,可惜為了一己私利,走上了獨夫民賊的道路,可謂悲乎。

      能為軍閥者,必有其過人之處,通過其詩,可以看出他們的志向,對于破除軍閥只是一介武夫的傳統印象還是大有益處的。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推薦:bigyao
      關于短篇隨感雜文《軍閥與詩》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