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又聞麥子飄香

      又聞麥子飄香

      作者:ytfvkypm發表于:2018-06-05 21:53:18  短篇抒情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到了六月吃過粽子,就到了麥收季節,這是一年中最忙碌的季節,因為收了麥子還要插秧,那是讓農村人最感頭疼勞累的事情。

      麥子開鐮前,你要是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就會看到兩旁遠處的麥田一片金黃,如無邊的金色海洋在微風的吹動下漾起層層麥浪,空氣中彌漫一股陳釀般醇濃的麥香,沁人心脾。

      分田到戶那年,我們家8個人口共分得12畝農田,母親去世早,沒趕上播種自已農田的好時代,父親帶著哥哥姐姐在自家的承包地里起早貪黑,勤耕細作,雖然收獲不豐,但總算擺脫了饑不裹腹的日子。

      播種時并不復雜,父親請來村里養牛的人用老牛拉著犁耕上一遍,講究的人家會耕兩次田,那樣土壤公更加疏松,有利于種子發芽。農田耕翻后要曬上幾個太陽,再用木制的犁耙把田耙細整平,麥地像是蓬亂不堪的頭發被梳理得順順溜溜,地面還繪著一道道五線譜似的紋路,那是耙齒留下的劃痕。經過犁耙的麥田,泥塊變疏松了,土地變平整了,但仍有凸出地面的土塊,父親就跟在耙后面用小鋤頭一塊塊敲碎。

      開始播種了,父親挎著裝潢麥種的笆斗開始撒種,父親一般不讓別人撒種,說播種是種好麥子的關鍵環節,撒不好麥種長不均勻影響產量。父親撒種很均很細,播過后又在田里逐塊逐地的查看,看看種子是否均勻,要是哪個地方看不到種,會立即抓些麥種再細細的補上。

      種子播下后,父親在田頭插上一個個標志,然后叫已經能下地勞動的哥哥姐姐帶著鐵鍬一條條的開挖墑溝,父親自己一個人帶著鐵鍬平整田頭的邊角地,那是犁和耙靠不到的地方,父親舍不得一寸土地,就用鐵鍬翻挖,然后種上麥子。

      麥子種好后,除了清墑施肥,農忙就告一段落了,這時任由麥子發芽生長,直到芊芊細苗長成一片綠茵,這期間基本上是放手不管的。如果遇到干旱,就要到河里引水灌溉,要是連天下雨,冒雨清溝理墑是必須的事。施肥時,父親會叫我們一起下地,一人用鐵鍬挖口子,一人丟施化肥,我們家人口多,每天要追施四、五畝麥田,一般兩三天就完成了任務。后來用尿素施肥,父親趕在下雨前,就和撒麥種一樣把尿素撒在地里,往往一個人就完成了任務。

      有幾年父親舍不得花錢買肥料,就動員家里人一起到河里去撈淤泥水草回來,與灰糞垃圾堆在一起發哮,叫做“草泥塘”,兩個“草泥塘”可以施一畝地,父親說“草泥塘”肥力比化肥好,產量高,后來證明父親是錯誤的,“草泥塘”雖然能有效改善土壤結構,產量根本趕不上尿素。

      到開春萬物蘇醒時,麥子突然精神矍爍起來,麥桿挺起了腰,麥葉昂起了頭,麥田碧波蕩漾,一片綠色,這時才真正感覺春天來了。三四月,麥子在春雨陽光的滋潤下,開始打苞、抽穗、揚花、灌漿,這個過程父親天天在田埂上轉,有蟲了要趕快噴施農藥,長草了要立即鋤草,父親像是服侍一個小寶寶一樣服侍著麥子,可麥田卻成了孩子們快樂的家園。

      那時我還很小,每當麥子即將抽穗揚花時,麥田成了我們孩子的戰場,同齡的孩子大約有十多人,放學還沒到家,就全部鉆進綠油油的麥地里,撥幾棵麥子扎成草帽戴在頭上,往往分成兩個小組,把麥子當成青紗帳,利用墑溝、麥棵、田埂相互“干”上一仗,結束后撥根還沒成熟的麥桿做成號子,一路吹回家。

      麥子成熟后,父親拿著鐮刀站在地頭上,看著隨微風涌動的麥浪,撫著黃澄澄的麥穗,總是揚著笑臉說又是一個好收成。父親怕到手的麥子會有閃失,叫幾個哥姐一起下地搶收,說是搶睛天鉆雨隙,把麥子收到場上就不怕了。

      由于要搶收,父親和哥姐天不亮就下地了。我看到父親割麥時弓腰的背影,戴一頂漂浮在金色麥浪中的草帽,時不時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下臉上的汗水。

      天要中時,盡管天氣炎熱,太陽如一個巨大的火盆懸在頭頂,但也不能收工回家。這時人在密不透風的麥棵里,仿佛置身于火籠中間,在太陽的炙烤下,口干舌燥,頭暈眼花,整個身子像要被陽光蒸發。我感覺到父親和哥姐們萬般疲憊的同時,豐收的喜悅始終籠罩著他們。

      收麥時我也不會閑著,我會幫助大哥大姐運麥把,以前運麥把都是用擔子挑到麥場上的,后來父親感到挑麥把太累,就用木材打了一輛獨輪車,一次能運兩擔麥子,既省勁運的也多,大哥在后邊推,我和大姐用繩子在前面拉。我家屋后有一座木橋,麥把要通過木橋才能到家,一次我們推著麥把上橋時,車輪一滑,一車子麥把全部倒進河里。父親看到后,用鐮刀敲著木橋說,哪天建成水泥橋咱家就發財了。后來水泥橋真的建成了,但是村里人再也沒運過麥把,因為收割機已經下地取代了農活。

      打場也不省事,有時還會遇到危險,起先生產隊里還沒有拖拉機,各家各戶把麥子輔到場上,養牛的牽著老牛拉著磙子一圈圈的輾,輾一遍要翻一次麥子,往往要輾上好幾次才能把麥子打下來,輾好后再把麥草叉走,留下的都是黃燦燦的麥子。后來拖拉機取代了老牛,拖著石磙子輾麥,拖拉機沒有老牛耐性子,駕得不好還會出事故。村里老王幫我家輾麥子,轉得圈子太小了,拖拉機頭一歪撞到地面上,老王連滾帶爬躲了幾丈遠,要不然就被趕上來的石磙子輾著了。父親嚇得腿肚直發軟。

      麥子打下來后,父親會拿出一小袋麥子曬干揚凈,送到鄰村做馓子的作坊換馓子回來,讓我們嘗嘗馓子的油香味,那馓子的味道饞得我們直淌口水,讓人總是難忘。接下來的日子,過幾天就會做一頓刀切面,飽水餃,或是攤幾鍋小麥餅,煮一鍋面疙瘩,生活水平隨著麥收而得到改善提高。

      我從學校畢業回家后,已經不用石磙輾麥子了,生產隊里有不少脫粒機,麥子上場后直接喂到脫粒機里,立馬就麥草分離,可是污染太重,一場麥子打下來,要派上六七個不說,每個人都是渾身灰,特別是喂麥子的人,即使深身上下包得嚴嚴實實的,灰塵也會像水一樣滲透到衣服里。

      前幾天回老家時,專門到地里走走,麥田金黃一片,再也看不到人們手握鐮刀揮汗如雨的場景,空氣里依然彌漫著陳釀般醇濃的麥香,我沉靜在當年麥收時節那難忘的如夢歲月。這時幾輛大型收割機“啃麥”的隆隆聲把我從久遠的記憶中喚醒,我想時代在飛速發展,但麥子經久彌香,永恒不變。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今日關注:陳士彬
      關于短篇抒情散文《又聞麥子飄香》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