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雜文>> 日本對華態度的歷史軌跡

      日本對華態度的歷史軌跡

      作者:xaddlm發表于:2018-06-06 15:21:43  短篇時評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中國領導人換屆在即,日本卻不顧中方一再嚴正交涉,于2012年9月11日宣布“國有化”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日本窺伺在側,暴出冷拳的時機有著驚人的相似點:趁慈禧六十大壽,后起的小國日本挑戰亞洲第一清朝海軍一擊即中;趁袁世凱與革命黨鏖戰正酣,逼迫精熟對日外交的老練政治家簽下亡國的“二十一條”;趁國共合作即將成功,日本發動全面戰爭以圖擴大在華利益;趁大陸與臺灣爭奪聯合國代表權,日本趁機竊占釣魚島……回顧近代史,日本屢屢發難又屢屢“得手”,其時機把握不可謂不精準,短期斬獲不可謂不豐厚,但是長遠來看,國際舞臺上的日本真的贏了嗎?

      中日兩國間經濟貿易、文化交流日益發展。然而,兩國政治、外交關系卻起伏不定、麻煩不斷,國民之間信任度、好感度也在下滑。不但日本右翼勢力不時興風作浪,而且日本政府高官們也常常掀起危害中國主權利益的逆流。樹欲靜而風不止,日本的對華心態與其對華政策有著密切的關系。歷史是一面鏡子,我們不妨打開這面鏡子,照一照歷史上日本的對華心態。

      一、 小島國:懷有島國心態和神國心態,對華既仰慕,又嫉妒

      古代日本人懷有島國心態和神國心態,兼有自卑與自大交錯的雙重心理。日本統治者一方面仰慕、仿效中華文化,一方面又不甘心邊緣地位,企圖與中國平起平坐以至分庭抗禮。例如7世紀初圣德太子努力吸收中華文化、仿行中華制度,在日本推行改革,同時又在給隋煬帝的國書上做小動作,書寫“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東天皇敬白西皇帝”,正是這種心態的流露。

      19世紀初,日本受到西方列強沖擊,幕府末期一些思想家既懷有強烈的危機意識,又鼓吹對外擴張。如佐藤信淵在1823年寫成《宇內混同秘策》,宣稱“皇國為天地間最初形成之國,為世界萬國之根本,故全世界悉應為其郡縣,萬國之君主皆應為其臣仆”。他傲慢地斷言日本:“混同世界,統一萬國,何難之有?”幕末著名維新志士吉田松陰在提倡尊王攘夷、倒幕維新的同時也鼓吹對外擴張的“海外雄飛論”。他提出失之英俄者,應以朝鮮和滿洲的土地求得補償。吉田松陰在一封信中建議要“收琉球,取朝鮮,摧滿洲,壓支那(中國),臨印度,以張進取之勢,以固退守之基”,妄想實現豐臣秀吉未竟之業。這種“海外雄飛論”成為近代日本侵華政策的思想源流。

      日本民治療維新以后,國力日盛,他們便開始了有了擴張的愿望,清政府的腐敗,給日本人機會,后起的小國日本挑戰亞洲第一清朝海軍一擊即中,開始了他們掘取在華利益的開始。《馬關條約》還使日本成了亞洲暴發戶,依仗從中國掠奪的巨額賠款,日本擴軍備戰,發展重工業、軍事工業,實行金本位貨幣制度,實現向帝國主義過渡。不久又發動日俄戰爭,打敗俄國,奪取了東亞霸權。日本嘗到了侵略戰爭甜頭,軍國主義侵略擴張野心不斷膨脹。 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失敗,日本開始了對華利益的掘取,中國內混,日本人通過種種手段掘取了中國東北三省之后,日本開始了全面的侵華戰爭,又進一步開始了他們侵略亞洲諸國的野心。

      二、 矛盾心態:史上日本人的對華心態——從畏懼到仇視

      唐代,中國國力強盛,日本人多次派遣唐使來中國學習,實際上,明治初年日本對中國尚有畏懼之心,但經過1874年侵臺事件,1879年吞并琉球等試探,已摸到清政府妥協軟弱之底細,滋長了輕華、侵華之野心。中國北洋艦隊訪日時,定遠、鎮遠等巨型鐵甲艦曾嚇日本一跳,刺激日本朝野勒緊褲帶發展海軍,幾年后海軍實力已趕上中國。

      1887年日本參謀本部小川又次局長已暗地里制訂了《清國征討策》,主張日本宜乘中國“兵力尚弱,折其四肢,傷其身,使其不得動彈”。并建議“將中國分裂為數國,始得確保日本之獨立”。果然,在1894年日本終于發動了甲午戰爭。甲午戰爭是中日關系史上的一個拐點,從此中日完全處于不平等地位。日本以戰勝者、征服者自居,蔑視中國。

      馬關談判時,李鴻章苦苦哀求,伊藤博文卻步步進逼,以至李鴻章說“臺灣已是日本口中之物,何必著急?”伊藤博文兇相畢露答道:“尚未下咽,饑甚。”《馬關條約》還使日本成了亞洲暴發戶,依仗從中國掠奪的巨額賠款,日本擴軍備戰,發展重工業、軍事工業,實行金本位貨幣制度,實現向帝國主義過渡。不久又發動日俄戰爭,打敗俄國,奪取了東亞霸權。

      日本嘗到了侵略戰爭甜頭,軍國主義侵略擴張野心不斷膨脹。1889年首相山縣有朋已把“經略大陸”定為國策,然后又提出“保衛利益線”侵略理論只要哪里成為日本侵略的目標,所謂利益線就可以推進到那里。1910年果然吞并了朝鮮為其殖民地。

      1911年中國爆發了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日本統治集團當然不愿自己侵略掠奪的對象通過革命成為獨立富強之國,也害怕中國的共和革命危及日本的天皇制和殖民統治。前首相山縣有朋一語道破他們此時的心態:“日本不希望中國有一個強有力的皇帝,日本更不希望那里有一個成功的共和國。日本所希望的是一個軟弱無能的中國,一個受日本影響的弱皇帝統治下的弱中國,才是理想的中國。”因此日本政府一開始就對中國辛亥革命抱仇視和敵對的態度,可見日本當權者的對華心態與其對華政策有著多么密切的關系。

      三、尚武的民族:日本服硬,不服輸

      日本和中國友好往來時,都是被中國打服、冊封時,比如: 依、唐朝高宗時期,日本入侵朝鮮,被唐軍擊敗后日本開始向中國稱臣,并派遣唐使來中國。 貳、明朝萬歷年間,日本再次入侵朝鮮,斷斷續續打了七年,日軍再次敗北,然后德川家康開始和中國來往。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他們開始與中國有了經濟與文化的往來。

      80年代,在中國播放過一部叫做《姿三四郎》的日劇,那里面的柔道家“姿三四郎”代表著日本的正義一方,然而,不論姿三四郎如何忍讓和規勸“邪惡的對手”,對手,最后,還是因為敗了在了姿三四郎的武功下而“頓然醒悟”,姿三四郎的對手無一不是先被姿三四郎用武力征服的,而且是心服口服,服服帖帖。

      顯然,和日本這樣的民族講道理和講斯文是沒用的,對于這樣尚武的民族,只有用武力征服了它,它才服你,不然它總是狼子野心不死,總想伺機挑釁。

      8月15日這個非同尋常的日子,日本理應好好規劃一下如何改善同鄰國的關系,為亞洲和平穩定做點有益之事。然而,這個無力走出侵略戰爭陰影、心浮氣躁的國家,同時在歷史問題和現實問題上,制造了新的麻煩。

      戰后美國單獨占領日本,由于冷戰的需要,美國對日政策由壓制打擊轉為扶植支持。美國占領軍既不追究天皇戰爭責任,又包庇袒護戰爭罪犯,還削減戰爭賠償。美國還給日本美元貸款,并與日本訂立軍事同盟,提供安全保護傘,把日本作為美國和西方陣營在亞洲的反共反華前哨基地。

      在得到美國庇護又沒有對天皇和軍國主義戰爭責任進行清算的情況下,盡管有一批正義人士和戰俘、老兵懷有負罪感和贖罪心理,但相當一部分日本政治家和各界人士形成了對戰爭罪責不認賬、不謝罪、不反省的態度。他們一方面用所謂“一億人總懺悔”來掩蓋天皇和政府的戰爭責任,同時大肆宣傳原子彈對日本的破壞,強化日本人戰爭受害者心理,淡化甚至抹殺日本人戰爭加害者心理;另一方面右翼勢力和一些政客、學者、媒體還在制造各種理論為日本侵略戰爭辯護甚至評功擺好。如散布大東亞戰爭是“從白種人手中解放亞洲”,日本侵略戰爭是“自衛自存的戰爭”,東京審判“不公正”,南京大屠殺是“虛構”,等等。這些謬論和謊言成了不認罪心態的所謂理論支撐。

      隨著戰后日本經濟的復蘇和重新崛起,特別是經過20世紀60~70年代的經濟高速發展,日本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有些日本人開始得意忘形,自高自大心理膨脹。石原慎太郎就與人合作拋出三部《日本可以說不》的系列著作,不僅否認侵略戰爭罪行,而且鄙視和攻擊中國及其他國家。

      上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出現十多年經濟不景氣,導致日本政治右傾化,國民心態普遍感到失望、迷茫和焦躁不安。特別是中國通過改革開放與和平崛起,2010年國內生產總值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長期以來日本稱霸亞洲,經濟唯我獨尊的局面被打破,這種反差使不少日本人產生強烈的失落感和心理不平衡。右翼勢力和某些政客、媒體乘機大肆宣揚“中國威脅論”、“中國危機論”等,竭力鼓吹依靠美國,抑制中國,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早在2002年就在《文藝春秋》雜志上發表《戰勝中國重建日本的道路》的文章。2012年他又跳出來導演“東京都購買釣魚島”的鬧劇,激化中日之間釣魚島爭端的矛盾沖突,并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日本人害怕中國強大,在日本年輕人的印象里,普遍的看法是中國正在迅速發展,不論是經濟或是軍事上已經成為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大國。這樣的狀況相比起二十多年前的中國幾乎是前所未有的。從二十多年前的日本去看中國,當時的中國是需要幫助的,日本人認為在亞洲地區他們有責任幫助像中國和韓國這樣的國家,為了世界和平做出貢獻。只是現在,中國強大了,他們可以自己解決問題,日本則會將中國當成是競爭對手。

      日本人對一個強大的中國感到恐懼。這里的恐懼帶有焦慮的情緒。中國人不會忘記日本侵華的恥辱,而日本則對中國的崛起感到恐慌和害怕。中國在日本眼中從來就不是一個弱國,中國一直有一些日本所尊重的偉大,并且日本一直想與中國有一個健康的競爭關系。

      本文標簽:

      日本歷史心態

      審核:長相思
      關于短篇時評雜文《日本對華態度的歷史軌跡》的編輯點評:

      思路很清晰,文筆很有風格,講述的觀點很有條理。

      ——長相思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