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白狐

      作者:殷宏章發表于:2018-06-12 17:26:12  短篇懸疑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山南省南州市南林縣,地處南山縣南山東部。南林位于大山南腹地,屬于溫熱帶季風氣候。全縣面積五千多公里,轄六鎮一鄉七十個村。南林是個典型的資源大縣,又是農業大縣和生態名縣。素有“煤礦基地和煤電基地”,“東部糧倉和天府之縣”的美譽。南林經濟繁榮,發展勢頭強勁。南山東部重要的商貿重鎮,全省重要區域的交通樞紐。南林市場體系健全,金融機構覆蓋城鄉。通訊基礎設施發達,電力供水配備充足。南林境內交通便捷,全縣路網縱橫交錯。區位優勢明顯,彰顯富甲四方。

      村里人說:“時縣長,你,你怎么來南林縣做官呀?”

      時縣長說:“老大爺,這是說的什么話了,我怎么就不能在南林做官?”

      村里人說:“時縣長,你來到了南林縣做官,那沒聽到民間的傳說嗎?”

      時縣長說:“老大爺,那民間是什么傳說?這地方剛來沒聽過呦!”

      村里人說:“時縣長,這南林縣出現了個怪事,誰知道都不愿到這做官了?”

      時縣長說:“哦,老大爺,那真沒想到了,還有這回事兒!”

      時縣長剛來到南林做官,并不知道民間里的故事。老大爺瞧見縣長在村里調研,他激動的握著了時縣長的手,兩個人高興的說了番話,時縣長心里面有些疑惑。這新縣長上任不長的時間,那就會出現了離奇的死亡。不但是出現跳樓的自殺,而且有出了車禍的死亡。沒想到話說起來蹊蹺,真讓人們是難以置信。南林縣民間流傳出一句話:“百貨大廈鐘一響,南林就要死縣長。”雖然百貨大廈的鐘響停了,但是新來縣長卻難逃厄運。這讓南林人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時縣長來才解開了謎團。

      媳婦說:“老時,這收拾自己的衣服,你準備是出遠門呀?”

      時縣長說:“媳婦,這出門總的帶點衣服,我要到鄰縣去考察。”

      媳婦說:“老時,這趟出去學習調研,你啥時才能回來啊?”

      時縣長說:“媳婦,我估計的要半個月,你在家里不用擔心。”

      媳婦說:“老時,你來南林不是去調研,那就是要外出的考察?”

      時縣長說:“媳婦,這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就要多多的理解。”

      這一天,時縣長只身去鄰縣調研了,他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大雨。洪水像猛獸般淹沒了路面,時縣長只好推開門下了車。心里想找個避雨的地方,哪知道路邊上有個破屋。一邊兒走是一邊兒說,這破屋里不會有人吧!大雨一直在下,狂風呼呼的刮。雨打在窗戶上滴滴答答,風吹的門窗是噼里啪啦。沒想到時縣長走進了小破屋,發現有兩個年輕美貌的女子。那大雨下的十分兇猛,這看樣是在屋中避雨。這女子倆是一高一矮,兩個瞧見是衣著華麗,看著就像是有錢人家的女子,多遠聞到了香水刺鼻的味道。

      時縣長說:“美女,你們是哪個地方人?也在這破屋里避雨呀!”

      美女說:“大哥,我們是南林縣的人,這走親戚剛回來家了。”

      時縣長說:“美女,你們真是趕巧,這會碰到大雨了。”

      美女說:“大哥,誰說不是碰巧呢?這點子真夠背了。”

      時縣長說:“美女,這天都出了什么鬼,那剛才還是晴天啊!”

      美女說:“大哥,你,你是言之有理,那誰說不是呢!”

      大雨沒有停下的意思,看見天是漸漸的黑了。他起身準備想冒雨趕路了,這還沒有走出破屋大門。那兩個嫵媚動人的女子,都上前說話攔住去路了。“大哥,雨還沒有停,天色也晚了。你怎么還要冒雨走?這天黑路滑太危險了。”時縣長沖著女子拱了拱手,瞧見是羞澀的說了一番話。因為天黑男女是共處一室,所以過夜恐怕要惹人閑話。如果污損了美女的聲譽,那么說起來真就不好了。女子聽完時縣長說的話,心里想到不禁的一顫了。這大哥真是個正人君子,你我是面臨著心中坦然。我們不用擔心兒,你也就不用走了。

      美女說:“大哥,這雨還在下了,你就別在走了。”

      時縣長說:“美女,那大雨在下是不假,我在這里不太好吧?”

      美女說:“大哥,這眼瞅是打雷下雨,你就不問我們怕不怕!”

      時縣長說:“美女,我們在這破屋里過夜,那在一起怕人說閑話。”

      美女說:“一般男人見到俺們都起歹意,沒想到你還真是個君子。”

      時縣長說:“美女,我是國家基層的干部,怎敢公然違背的犯法!”

      今晚我們就一起在這里避雨,有你這種正人君子在不怕了。不然在這荒山野草的破屋,我倆這過夜還真有些怕呢!時縣長聽到了兩女子的一番話,總覺得她們留在荒郊是不安全。這樣就留了下來,且三人點起篝火。你一言是我一語,這就都聊了起來。李雪兒自稱某企業總裁的女兒,她和妹妹開車到南山縣走親戚。沒想到回家路上遇見大雨,哪知道洪水就淹沒了路面。只好下車來找個地方避雨,誰想到破屋三人就相遇了。看到美女豐滿誘惑的身體,一般人瞧見將無法自拔。時縣長也說明了自己的身份,歡迎李雪兒有空到家里做客。

      時縣長說:“美女,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美女說:“大哥,你,你是不是看上了我?那就是李雪兒福分了。”

      時縣長說:“美女,這都能當你叔叔了,你在胡說些什么呀!

      美女說:“大哥,你難道是看不上我嗎?我可是某企業總裁的女兒。”

      時縣長說:“美女,你這人長得漂亮,怎么還沒有對象?”

      美女說:“大哥,那不是啥男人都能嫁,我想找像你這樣的人。”

      第三天,時縣長正在縣長辦公室,單位門衛打電話來報信。說有個五六十歲的老婦人,前來有事想求見時縣長。門衛把老婦人請進了辦公室,時縣長沒想到她是提親來了。這個提親說出來的對象,那正是三日前的李雪兒。時縣長用心聽完后很自責,后悔當初沒有告訴李雪兒。自己很早就已經成親了,現在李家派媒婆來提親。如果當眾來拒絕了媒婆,那么李雪兒肯定是沒面子。十分客氣的告訴了媒婆,說自己都已經結婚了。可是媒婆兒一點都不意外了,李雪兒囑托能做情人也行。時縣長找個借口拒絕了媒婆,李雪兒得知后就再也沒來了。

      媒婆說:“時縣長,你在忙著工作兒,我來找你有點事。”

      時縣長說:“大姐,你找我是有啥事情,那就說不用客氣了!”

      媒婆說:“時縣長,你還記得三天前避雨的地方,那李雪兒是讓我來向你提親。”

      時縣長說:“大姐,這李雪兒想起來了,可是我已經結婚了!”

      媒婆說:“時縣長,你結婚了這沒有關系,李雪兒說也可以做情人。”

      時縣長說:“大姐,這,這怎么可以呢!簡直是胡說八道了。”

      這時間很快就過了一個月,時縣長陪媳婦去寺廟上香。因為十五的日子寺廟上香人太多,所以他和媳婦就讓人群給擠散了。沒想到時縣長找到媳婦的時候,看見她暈倒在寺門口的大樹下。時縣長把暈倒的媳婦,急忙的送到了縣醫院。請了醫院里幾名專家,都沒有診斷出來病因。一連三天都是不吃不喝,卻默默守在媳婦的床邊。本以為她不久后就會死去,可她就在第四天早上神奇的醒了。醒后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況,都跟以前是沒有什么兩樣了。只是說話聲音有些變味,還有很多記憶也喪失了。那發現妻子的生活習慣,也跟她以前是不太一樣。

      時縣長說:“媳婦,你醒一醒睜開眼睛,這剛才還是好好的啊!,”

      醫生說:“時縣長,你現在喊她沒有用了,這必須要做仔細的檢查。”

      時縣長說:“醫生,這檢查結果出來了,我媳婦患的是什么病?”

      醫生說:“時縣長,從檢查目前看來吧!她沒有發現得了病。”

      時縣長說:“醫生,這沒檢查出患啥毛病,那她怎么會睡著不醒?”

      醫生說:“時縣長,那真就不知道了,也許是她太困了吧!”

      讓時縣長覺得有些困惑,也給他生活中帶來郁悶。一個人就算記憶是丟了,她的習慣是很難改變了。現在的媳婦和以前像判若兩人,唯有不變就是對自己一直很好。三千繁華,彈指剎那。因為時縣長在南林縣政績卓著,所以提拔升遷為南州市副市長。瞧見全家人都搬到了南州,時副市長又趕上了雙休日,剛來南州想了解百姓的生活,起早就一個人穿便衣出了門。看見南州比南林城大多了,有人說光復寺附近很熱鬧。時副市長想到那里去瞅一瞅,誰知光復寺附近乞丐到不少。這一來就被乞丐圍住了,買了些水果都給了乞丐。其中看見人群里有個乞丐,沒有反應卻始終跪在路邊。時副市長心里面感覺很奇怪,想過去問問那個特殊的乞丐。

      “喂,大家都在搶水果,你怎么不搶?”

      “女乞丐只是肯著頭,她卻沒有說話。”

      “這是留給你的水果,你就拿著吃吧!”

      “她抬頭瞟了眼,接過水果又低了頭。”

      “這,這世間,真有像媳婦模樣的人?”

      “瞧見女乞丐吃著水果,還是不說話。”

      時副市長話剛說完了,那乞丐慢慢抬起了頭。這看到乞丐的模樣吃了一驚,她竟然和媳婦長得一模一樣。女乞丐只是抬頭看了看,然后沒說話又低下了頭。時副市長心中是充滿了疑問,這世間上真有一模一樣的人?無論時副市長怎么詢問,女乞丐都沒開口的回話。站在旁邊老乞丐說了話,這女乞丐三年前就來了。好像她啥都不記得失憶了,卻一直就這樣的呆呆傻傻。想起媳婦也是三年前有了變化,時副市長抓住了這乞丐的胳膊,擼開了女乞丐的袖子瞧了瞧,這手臂上竟然有媳婦的黑痣。心想女乞丐就是自己的媳婦,可是家中那個女人又是誰呢?

      時副市長說:“道士,我向您請教個問題,這世上真有一樣的人?”

      道士說:“先生,世界之大是無奇不有,世間啥事都有可能發生。”

      時副市長說:“道士,我覺得女乞丐是自己的媳婦,可是家中的媳婦是誰呢?”

      道士說:“先生,你現在家里的媳婦,她有啥異常表現嗎?”

      時副市長說:“道士,總感覺現在的媳婦不對勁,她和三年前媳婦如同兩人。”

      道士說:“先生,你是否遇到不干凈的東西,這只有去你家瞧瞧才知道了。”

      當時副市長郁悶的疑惑之際,他抬頭看見了“光復寺”三個字。“對啊,找這個道士一樣會法術的師傅,讓他辯一下真與假不就行了嗎?”于是,一個白胡子道士來家里了,沒等時副市長開口的說話,這道士就說他家中有妖氣,聽到了嚇得頓時冒出一身冷汗。生活三年里的媳婦,竟然真的是個妖怪。那晚,光復寺白胡子道士在家中施法,家里的媳婦頓時現出白狐原形。困住的白狐傷心地眼含淚水說了話,它就是當初在小破屋遇見的李雪兒。那日它私自逃離了狐貍洞,化身女子想嘗試世間的真愛。

      白狐說:“大哥,這不少心存歹意的男人,都在我石榴裙下的斃命。”

      時副市長說:“你來世間上尋找真愛,那也不能隨意的害人!”

      白狐說:“大哥,那好色之徒和干了壞事的人,難道不應該受到了懲罰嗎?”

      時副市長說:“這世間上是非曲直的事,那是自有老天爺來公斷。”

      白狐說:“大哥,你是世間上真正的君子,我本以為是找到了真愛!”

      時副市長說:“哎!這沒想到你是為了真愛,那是因我讓你惹出禍了。”

      沒想到碰見時副市長的君子,它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個男人。本來只想做個情人是陪在身邊,但時副市長是個正派人拒絕了。它無奈只好施法讓媳婦失憶離開了,自己化身變成了現在媳婦的模樣。真相知道的副市長心情是比較沉重,這狐貍為愛自己才成了現在的樣子。這些年來以夫妻相處,白狐對自己真的很好。時副市長想到這里流淚了,忍不住替白狐向道士求了情。道士也是個明事理的人,告誡了白狐人妖的殊途,不可再留在人間,然后就放它走了。時副市長接回了女乞丐,沒多長時間記憶恢復了,那夫妻像初戀般的恩愛,又過上了這幸福的日子!

      審核:若凱推薦:若凱
      關于短篇懸疑小說《白狐》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