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雜文>> 馮小剛的“黔之驢”

      馮小剛的“黔之驢”

      作者:遼寧王忠新發表于:2018-07-17 09:10:29  短篇時評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馮小剛的“黔之驢”

      《十問崔永元》凸顯10個詞

      自崔永元杠上馮小剛、劉震云、范冰冰等影視大腕,牽出“陰陽合同”、“偷稅漏稅”、 “洗錢”等話題,在文藝圈掀起軒然大波,對社會產生強大沖擊力。可一個多月來,馮小剛一直處于沉默狀態, 7月11日,馮小剛終于做出回應,發出《十問崔永元》。可看了這篇蹩腳的文章,令人大跌眼鏡,猛然看到“十問”中凸顯出10個詞;從這十個詞,更能看清這文章如何蹩腳,看清馮小剛如何黔驢技窮!

      第一個詞“答非所問”。崔永元陸續發文直指的核心問題是“陰陽合同”、“偷稅漏稅”、“洗錢”。可在《十問崔永元》中,馮小剛東拉西扯的,就是不回答這些核心問題,就是不回答崔永元的指控。就如崔永元認定馮小剛是一只“大碩鼠”,老從糧倉盜糧!可馮小剛卻不回答自己是不是碩鼠嗎?一句辯白也不說,“打死也不說”,整個浪地來一個“答非所問”說什么糧倉的溫度不穩定,糧倉里還有蟑螂等。若從命題作文來講,這文不對題,那可是一分不值。

      第二個詞“淺薄無味”。文章的深度和高度取決于思想性,大文章必有大思想。而文章的思想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文章中貫穿全文要表達的中心思想;二是思想的正確性和深刻性。沒有思想性的詩文,必然淺薄,而淺薄是文章之大忌!可從馮小剛的《十問崔永元》中,誰能看出貫穿一個什么中心思想?誰又能看出有什么深刻的思想性?你就是耐著性子看了幾遍,也不過是浮光掠影。虛榮的女人可以淺薄,或許,不影響嫁人;但文章若淺薄,那啥也不是!而文章的思想性往往體現在標題的制作,如此重要的“十問”,按理每一問都應有文內題概括。如此沒有文內題,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不知所云,不僅顯現了“十問”的邏輯混亂,層次不清晰,更顯現了馮小剛方寸大亂,已語無倫次,信口開河。

      第三個詞“吐墨自蔽”。馮小剛的《十問崔永元》中,里面東聯西掛地拉扯了很多內容,可若不在文藝圈混的人,很多都弄不明白。馮小剛費了這么多筆墨,寫了這么多與小崔對他“偷稅”、“洗錢”指控,沒直接關系的爛事,給人的感覺像“烏賊魚吐墨以自蔽”。說白了,馮小剛的“十問”,就像烏賊魚在遇到危險時,在吐出墨色汁液來隱藏自己,而這或許成為它招來殺身之禍的原因,玩弄技巧又有什么作用呢?真應了那句“乃為殺身之梯,巧何用哉?”

      第四個詞“混淆是非”。馮小剛在“十問”中大罵崔永元,小崔這個人怎么樣,群眾自有公論,民心如鏡。即使退一萬步,假設小崔就像馮小剛“十問”中所說的那樣一文不名,可崔永元指控馮小剛的“陰陽合同”、“偷稅漏稅”、“影視洗錢”,就能被混淆是非,能被被顛倒黑白,就能被轉移視線?社會主義新聞的定義是“人民群眾關心的,最新發生的事”,這“人民關心的”,就是社會主義新聞的性質。馮小剛作為當前熱點新聞的當事人,用“十問”來咒罵抹黑小崔,豈能混淆是非,豈能混淆“人民群眾關心”馮小剛的那些事?

      第五個詞“此地無銀”。對于崔永元指控馮小剛那么嚴重的事實,又都是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事實,而且,這些犯罪嫌疑要坐實,馮小剛一干人馬,不僅要“破財”,更要遭牢獄之災,還要將毀滅呼風喚雨的前程。這“爾曹身與名俱滅”,絕對非同小可。甭管馮小剛指責崔永元出于什么樣的“一己私利”,哪怕崔永元的目的很卑鄙、很罪惡、很不是人,可現在舉國最需要馮小剛回答,也是馮小剛最需奮起反擊的,應該是有理有據的辨析。可在馮小剛的“十問”,竟然一句未敢涉及崔永元指控的真偽。而對所揭露的這些“黑幕”的真實性,“崔永元信心滿滿”!如此來說,這“十問”不是河里冒泡—多余(魚)?不是自編自導的一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鬧劇?!

      第六個詞“潑婦罵街”。有理說理,有事說事;由事入理,由理入事,這本來是闡述問題的基本寫作常識。可馮小剛在“十問”中,雜亂無章的破事說了很多,缺乏內在邏輯聯系的事羅列了許多,可哪個事也沒說明白,只看到還“潑婦罵街”的聲音很大,什么病人、流氓、小人,“被嚼三遍的甘蔗渣”等等。這些用詞,根本不負載任何信息,全都是空話、廢話、大話。馮小剛若能具體質證自己的無辜,這些罵人的概念讀者就會噴向小崔。這都火燒眉毛了,牢獄之災都不遠了,馮小剛還靠如此“潑婦罵街”來“應急”,這除了表明心虛,表明氣急敗壞,表明下作下流,表明眾叛親離,表明已是孤家寡人,又能說明什么,只能“徒增笑耳”!

      第七個詞“味同嚼蠟”。作為馮小剛,也算個“大文人”,若講要罵人,咋也要顯現點文采和風度,既能罵的酣暢淋漓,又一個臟字不漏,不說讓“十問”成傳世之名作,至少也能名噪一時。可現在這個“十問”,寫的真太失水準,至多就是個普通高中生的水平:一方面文字粗鄙不堪,讀起來味同嚼蠟,絕對像個“小癟三”;一方面邏輯混亂,不僅通篇邏輯混亂,就是每一問都語焉不詳。或許,這是馮小剛找的“槍手”所寫,不足以代表馮小剛的水平,可忠告一聲馮小剛:若下次再找“槍手”,千萬、千萬、千萬,別再弄這么個下流蹩足的“槍手”來應景,這丟人現眼不說,更如抱薪救火,又如火上澆油!

      第八個詞“惡意栽贓”。馮小剛的“十問”中,說什么“制造股市恐慌,致使股市傳媒行業的眾多公司股票下跌,眾多股民蒙受重大損失”,這不是惡意栽贓?這些年中國股市像絞肉機的掠奪散戶,誰是罪魁禍首,誰是金融大鱷,老百姓不清楚?老百姓不恨的咬牙?“十問”還說崔永元“抹殺了電影人十幾年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你以一己私利去喪心病狂地詆毀中國的電影行業”等,這簡直是上綱上線的栽贓!對中國電影業該如何評價,可不能由馮小剛自拉自唱。傳媒行業眾多公司股票的騙局,中國影視業的墮落,到底誰之罪?馮小剛作為始作俑者應心知肚明,裝什么糊涂?在此,奉勸一句馮小剛,先別忙著栽贓,當前最重要的是先把自己的骯臟講清,然后,歡迎揭發立功!

      第九個詞 “自作聰明”。馮小剛的“十問”中,無論怎么轉移視線,無論怎么給小崔抹黑,無論怎么栽贓,這都顯現馮小剛太自作聰明,太會耍“小聰明”了。會不會“機關算計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文學創作有一條規律,叫“欣賞水平大于創作水平”,俗話說:說話聽聲,鑼鼓聽音,會說不如會聽,會演不如會看。馮小剛如此的“十問”,真是太低估了百姓的智商,真是太小瞧了百姓的判斷能力。老百姓雖然沒有馮小剛那么大的“鋼炮”話語權,但老百姓也不會像阿斗那樣容易受愚弄!“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這一點,就不能得到起碼的知識。”老人家這句名言,馮小剛讀懂了嗎?或許,像馮小剛之流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永遠都不會讀懂!

      第十個詞“黔驢之技”。馮小剛這門“小鋼炮”憋了一個多月,這猛然射出一炮,應該是很多人的期待,“兼聽則明”嗎?就是為了對得起這個期待,馮小剛射出的一炮,咋說也得弄出點動靜,不能說一鳴驚人,語驚四座,至少也非同凡響。可結果是馮小剛雖鉚足了勁,卻弄出這么一篇不男不女、不東不西、不三不四、不驢不馬、不倫不類的東西,真是令人貽笑大方:黔之驢不過“技止此耳!”

      總之,馮小剛的《十問崔永元》若不射出,觀眾對馮小剛的應對,似乎還心存懸念,對小崔的揭露還心存懷疑。如今這《十問崔永元》的炮制出籠,足以標志馮小剛之流,大勢已去,氣數已盡,“流水落花春去也”!

      本文標簽:

      審核:OK龐廣龍一家之辭:OK龐廣龍
      關于短篇時評雜文《馮小剛的“黔之驢”》的編輯點評:

      第十個詞“黔驢之技”。馮小剛這門“小鋼炮”憋了一個多月,這猛然射出一炮,應該是很多人的期待,“兼聽則明”嗎?就是為了對得起這個期待,馮小剛射出的一炮,咋說也得弄出點動靜,不能說一鳴驚人,語驚四座,至少也非同凡響。可結果是馮小剛雖鉚足了勁,卻弄出這么一篇不男不女、不東不西、不三不四、不驢不馬、不倫不類的東西,真是令人貽笑大方:黔之驢不過“技止此耳!”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