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苦笑

      作者:少年發表于:2018-08-07 16:22:21  短篇隨感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莫西是個執著、倔強的女孩。

      大學畢業回到曾經讀高中的小城,開始一個人生活,每天重復上班、回家、睡覺。某個時間莫西是孤單的,但是孤單的那么充實,那么美好。莫西允許偶爾看肥皂劇;允許偶爾披頭散發;允許偶爾罵臟話。但只是限在老友前面或者獨自一個人時。偶爾找朋友聊聊天、唱唱歌、逛逛街、在沒有電影院的小城看一張碟。平淡而幸福。

      莫西哭的那晚。是她初戀男友去入伍的前一天。人們常說初戀是甜的,可惜只是用來緬懷的。莫西為那個從未牽過手的男人流淚,不曉得為什么。只是想哭。想起那些酸甜的味道。莫名的傷心!凌晨3點接到分開5年久柏的電話。聽到他的聲音,莫西開始說,久柏說:你覺得一個男人會想聽自己喜歡的女人在自己耳邊說另一個男人嗎?所以,接近一個小時的對話就成了這些年的經歷回憶。莫西說:你給我唱首歌吧?久柏唱了“十年”。2017年的冬天,莫西透過不清晰的聽筒聽到了愛情的味道。暖暖的。

      久柏來到莫西生活的小城,找了工作,租了房子。久柏說:我想和你在一起。無論生活多困難也不在乎。周末莫西都會去久柏那。看著久柏。她踏實、幸福。那是莫西最快樂的日子。 她在朋友旁邊大聲的說:這是疼愛我的男人:久柏。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久柏開始不回家,不讓動他的電話,不回她簡訊,不接她電話。莫西慌了,她知道久柏一定是在外面有別人了。他們開始爭吵。久柏說:不是不愛你,是家里一直逼著我結婚。我很煩你知不知道,你說你今年不想結婚。可是家里要我必須今年結婚,安排我相親。莫西相信了。她是那么愛久柏,久柏說想要空間靜靜。她給他。不打電話。不傳簡訊。不找他。

      進入夏天,莫西給自己燙了頭發。穿高跟鞋,開始化妝。不為別的,只想不讓自己總是素面朝天。想做一個精致的女人。

      盛夏的變天。讓小城的人都措手不及。人們翻出了冬天的衣服,猶如抵制寒冷的冬天一般。那晚久柏說:莫西你陪我吃飯吧。莫西拿著傘就出門了。他們一直走,一直走。吃了東西。久柏說:莫西逛逛吧。莫西笑了,這樣的日子。她多久沒有和久柏這樣在一起了?那時莫西想要是一直這樣該多好呀。久柏說買本雜志回家看看吧。莫西拿了一本《愛人》。就這么走著,想著回家。久柏電話響了。說:朋友要找我,我去去就來。然后坐車走了。黑漆漆的路,莫西一個人走回去的,她甚至都沒感覺害怕。她想久柏心里是真沒她了,否則他一定先送她回家然后再走。昏黃的路燈倒影著莫西孤單、悲傷。

      莫西沒哭。她想久柏會回家的,她躺床上看完了“愛人”。里面有這樣一句話:如果男人以他忙為由,不來探你的病情;不回你的簡訊;不關心你的現狀;不能和你承擔生活的重擔;無法給你勇氣。勇敢一點,自動離開。一個不愛你的,你付出的再多,他再好,那也不過是浪費時間和精力。看完莫西笑了。

      十點莫西給久柏打電話:你會回來嗎?久柏說:會,是不是想我了?莫西說:是。然后兩人就笑了。

      一點。兩點。三點。

      三點,莫西睡的模模糊糊。大門敲門聲響了,莫西笑了,是久柏回來了。開窗。是兩個女孩。給我們開下門。穿白色外套的女孩如是說。莫西蹦下樓開門。轉身上樓。女孩跟了上來。她想隔壁什么時候租給別人了?她轉身關門。咚咚。開門。是那兩個女孩。

      久柏在嗎?

      莫西一驚:沒。

      他今天有說什么嗎?

      沒。莫西如是答。

      那你知道他在哪嘛?

      不是和他朋友在一起嗎?

      沒有,他跟我打電話說今晚去找我,但是剛剛打電話他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哦。你是他女友?莫西淡淡的問。

      對呀。

      呵呵,他別相信他了,我和他交往很久了。

      是嗎?他還帶我到這張床上做過。那個白色外套指指莫西坐的床。然后給久柏打電話。

      是暫時無法接通吧?莫西問。不用打了,電話不會通的。

      三個女人沉默。

      然后離開。

      莫西,睡下。摸摸眼角,沒有濕。有哭的必要嗎?再摸摸床單。這是他和她的房間;他和她的床。久柏帶著別的女人在她的房間、她的床上做愛。

      凌晨四點。莫西看著窗外昏黃的路燈。想起《前度》里陳均平為周怡買衛生棉和止痛藥的情景。笑了。任何時候,不要為一個負心的男人傷心,女子要懂得,傷心,最傷的是自己的心。如果那個男人是無情的,你更是傷不到他的心,所以,收拾悲傷,好好生活。

      久柏。2018年3月16日凌晨3點。你徹底割破了莫西為你跳動的心。你的愛很慷慨,誰都能分享。莫西苦笑著釋懷你給的傷害;苦笑著等待已沒有未來.....

      本文標簽:

      審核:OK龐廣龍
      關于短篇隨感雜文《苦笑》的編輯點評:

      真實感受,記憶心思,生活現象……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