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父親老了

      作者:夜雨不朦朧發表于:2018-08-16 18:56:18  短篇抒情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頭晚做的夢,難道是老天在暗示我,父親會有這么一劫?

      父親摔跤的那一天,難得老公空閑,他主動提出來陪我去超市買菜。我告訴他,頭天晚上做了一個夢,醒來只記得大哥跟父親在聊與我有關的話題。

      也許是心情好,我聊到了曾經在奶奶家看到過父親以前的照片。

      小時候的父親,長得很有靈氣,穿著那個年代最貴氣的衣服,一看就像有錢人家的少爺。長大后的顏值更是爆棚,特別是那幾張當文藝兵的照片。

      這些彌足珍貴的照片,如今不知它們都身在何處?是否還安好?!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應和著。

      超市里沒有我需要的蔬菜,不想空手而歸,順便買了一個西瓜。

      剛到十字路口,母親打來了電話。電話那頭的母親小心翼翼地問我在哪里?可不可以馬上到醫院去一趟?

      她告訴我,父親心腦血管發作,在家里狠狠地摔了一跤。“額頭撞到了鞋柜門的邊緣,劃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流了很多的血”,他們用盡了所有的辦法,血還是止不住。

      父親擔心同樣年邁、身體不是很好的母親會受到更多的驚嚇,選擇獨自一人去醫院縫針,堅決不準母親陪同前往。

      老公送西瓜回家,我去醫院看父親。

      我不知道額頭上、衣褲上渾身是血的父親是如何去的醫院。

      坐公交車?還是打的?

      如果坐的是公交車,車上的人會不會與我一樣的發揮想象?大清早的,老人為什么會流這么多的血?他的家人呢?膽小的人會不會與母親一樣,看到這么多的血會嚇得全身發軟、緩不過氣來?

      如果是打的,的士司機會不會擔心惹禍上身而拒絕?

      母親認為我是女的,應該細心些,所以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告訴了我。她忘了,我是一個連內科外科都分不清的人。

      傻人有傻福,我很順利的在急診科看到了父親。

      看到父親的那一刻,我的心砰砰砰地跳,兩腿微微發抖。

      眼前的父親,頭上很隨意地纏了一層白紗布。血水在慢慢地往外滲,白色的綢緞衣褲上血跡斑斑。

      長這么大,我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看人身上的血,而且還是父親的血。此時流血的,如果不是一個老人,一定會讓人浮想聯翩。

      我很安靜地走到了父親身旁,很小聲地喊了一聲爸爸。醫生抬頭望了我一眼,繼續給其他患者慢悠悠地看病。

      看著醫生那要死不斷氣的神態,我的內心早已炸開了鍋:

      難道他不知道?醫生看病也該分一個輕重緩急!這位患者都拆線好幾天了,到最后,不就給他開了一點外用藥么?!用得著裝模作樣地問來問去、摸來摸去、耗這么長的時間嗎?!怪不得媒體經常報道某某病人由于搶救不及時……

      醫患關系緊張,就是這少部分冷血的醫生造成的。

      我忘了,他可是看慣了死人,摸過了無數死人的人,冷血很正常。我就想知道,如果是他的老父親,他還會不會如此的冷靜。

      父親額頭上的血,還在肆無忌憚地往外滲。而我的心,也越來越焦慮。我擔心,這樣耗下去,快八十歲的老父親,會不會真的出狀況?

      呸呸呸,像父親這么善良的人,肯定會沒事的,我不停地安慰著自己。

      時間一點一點的從指縫中流走,過了一個“世紀”,終于輪到了父親。

      我深深地長嘆了一口氣:天地是如此的廣大,我卻是如此的渺小。

      我像白癡似地緊跟在父親的后頭,看著他自己辦理住院手續。

      突然耳旁傳來了一陣嘈雜聲,回過頭一看,只見大廳里的人都快速地閃開了,很自覺地讓出了一條道。推車上躺著一位老人,一群醫護人員推著它急速地往前走,后頭緊跟著一大群病人的家屬,應該是往急救室搶救。

      望著老人遠去的方向,我又胡思亂想:“他怎么啦?哪兒不好?”

      那一刻,我很茫然,我該如何面對將來老去的自己?!

      不管是你家財萬貫國色天香也好,還是你布衣百姓形容槁木也罷。在死亡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死神可以在任何時候,不打招呼就終止你一世人生,看淡就好。

      剛到住院部,老公來了。感覺他與我一樣,只是湊了個人氣。在小護士抽了八管子的血后,開始了新一輪的等待。

      血,還在不停地往外滲出,從眼皮處流了出來。主治醫生是個年輕人,不敢隨便給上了年紀的老人縫針,她只是簡單地用棉簽把血擦干凈,堅持等專業的手術醫生來處理。

      又過了半小時,在父親的提醒下,她才把父親帶到了手術室。父親剛進去,小哥來了,母親給他打的電話。

      一個半小時的焦急等待,我那懸著的心,在看到父親走出來的那一刻,才真正地放了下來。醫生告訴我們,縫了九針。

      幽默風趣的父親,說了幾句笑話讓在場的我們心情放松了不少。

      大哥趕來不久,父親一臉堅決地給我們下了命令:“生死有命,富貴由天!你們都給我回家,不要耽擱了你們的事情。管好你們自己,管好你們的兒女就是給我最大的福報。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你們不要操心。”

      也是,父母健康是對兒女最大的恩賜!兒女健康是對父母最大的孝順!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生在溫室長在溫室里的我們,只是因為一直有父親在為我們遮風擋雨而已!如今,為我們負重前行的父親也老了。

      父親還是那個疼愛兒女們的父親,很想護兒女們一世周全的他,一如從前般的頂天立地。樂觀的他不知道,其實他已經老了,不再如從前般的高大、英俊瀟灑了,如今的他,只是一個面容慈祥的老人。

      感恩老天,今生讓我遇到了如此優秀的父母,我得向他們學習!不給父母增憂愁,不給兒女添負擔。

      人生是一場不斷的修行,最大的修行就是:不吃藥、不打針、永遠都不要進醫院。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精華:江翀d
      關于短篇抒情散文《父親老了》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