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漫漫維權路

      漫漫維權路

      作者:夜雨不朦朧發表于:2018-08-16 18:57:33  短篇抒情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父親沒摔倒之前的半個月,給琪兒在長沙買的房子也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這是我做夢都沒想到的。

      堂堂一個央企,居然也會出現霸王條款:名校不兌現以及人車不分流。說實話,我有一種從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山崖底部不見天日的感覺。

      買這套房子的初衷,我可是沖著它的牌子是央企才買的。在我的心中,央企的牌子,可以讓人住得放心、睡得安心。沒想到,這么大的一個品牌,成為了一個諷刺,需要老百姓來維權。

      微信群里的各路精英,正義的呼聲一浪更比一浪高。隨著維權的需要,總舵主一聲令下,五百人的微信總群每戶只能留一人。每天都在關注群動態的琪兒給踢了個措手不及,而我這個不怎么看微信的迷糊卻留在了群里。

      我曾有過被踢的經歷,那滋味,對于我這種年齡來說:好酸爽。

      也許是我不再投稿了的緣故,其中一個文友毫無征兆的把我給踢出了群。當時我心里送了她兩個字:呵呵。我只當她是文字碼多了,文人的那種自命不凡使然。

      我的琪兒是個女孩子,肯定會有那么一丟丟的小傷心。老公與琪兒都不同意我與他們換過來,讓我繼續留在總群。

      一直都在默默關注小群的琪兒,知道我是一個超級路癡,某天很委婉地告訴我,總舵群會組織大家在長沙央企的總部進行維權。

      “娘去!”我底氣十足的只差沒拍胸脯了。嘚瑟了沒多久,很快我就像泄了氣的皮球。

      坐高鐵?一個人沒坐過,也就去年跟著老公坐了一次,壓根就分不清哪跟哪,即便是到了長沙高鐵站,我也找不到目的地。汽車火車就更不用說了,整個一路盲。

      最開始,我的琪兒很耐心地告訴我如何坐高鐵、火車、汽車甚至公交車、打的等,在她說了無數次、發現我還是沒弄不明白時,琪兒一臉無奈的表情:“媽媽,你一個人出門我不放心!我做好了被踢出小群的準備。”

      臥槽,我的琪兒怎么就攤上了一個像我這么愚笨的娘呢?!不行,我得想辦法。在總舵群里,我發出了一個路癡求帶的信號。

      世界那么大,緣分卻很神奇,我還真遇上了兩位熱心的鄰居。一位告訴我拼車,另一位也是告訴我拼車。

      我與另一位私底下聊著、問著,得知她不但是婁底的,而且還是同一個地方、同一個性別、年齡也差不多之后,那興奮勁,不亞于中了個頭彩。

      她曾經是我老公的同事,她告訴我漣鋼有個拼車群,很便宜也很劃算,也就五十元每人。錢不是問題,不要我想問題就行。

      正當我沾沾自喜,做好了跟著她“混”的準備時,她卻告訴我,她待會就走。對我這種路癡來說,一切都等于零,白高興了。因為拼車不是把你送到目的地,你得選擇在他們經過的那幾個點下車,然后打的還是坐公交車才能到達目的地。

      我又回到了之前的抑郁狀態,有想去的心,卻沒有去得了的能耐。也只有到了這個時候,我才愈發的崇拜那些個獨自走天下的同事們,她們的自立能力咋就這么強呢?!她們才是真正的女漢子。

      正當我愁眉不展萬念俱灰時,參加完同學聚會的大忙人老公終于回家了,很爽快地答應我一起去長沙參加維權。我的肌肉在那一瞬間,一下子就給“拉抻了”,琪兒的任務終于可以完成了。

      心情一直不是很好的琪兒,在聽到這個好消息之后立馬笑開了花。我能明顯的感覺得到沉悶了多天的她,不但笑聲多了,連話也多了不少,纏著我說這說那的。非常開心地叮囑我去的時候告訴她一聲,回來的時候也要告訴她一聲。

      我感恩塵來塵往里,一寸微弱的陽光,一個細小的片斷,一點淺薄的記憶。因為拼車,我認識了熱心大氣的“丟丟”,她把我拉進了拼車群,就連下午趕回來的拼車信息也是她給我們找的,感恩所有的遇見。

      站在長沙央企中部的正中央,我很興奮地張開了手臂,擺出了一副‘采天地之靈氣,積日月之精華’的姿態,開心地轉了好幾圈。正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我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正能量的團體。一個理性維權,有序維權、高素質維權的團體。

      人到中年的我與小年輕一樣,激情澎湃、熱情高漲,維權的吶喊聲響徹云霄。

      時間一會兒從汗流浹背中流走,一會兒又從冷氣中飄過。冰火兩重天加上舟車勞頓,我感覺自己開始走路“帶飄”,頭部帶晃,立馬就要倒下了的感覺,這種狀態一直到吃完盒飯才有所緩解。

      人不服老還真是不行,與年輕人還真的是沒法比,坐在回婁底的拼車上,我再次出現了“飄晃”模式,一句話也不想說,全程一張嚴肅臉。拼車司機以為我心疼錢,特意給老公解釋了一下拼車的規矩,不會多收錢。

      從長沙回來之后,我正式開啟了熱感冒模式。在我狠狠地打了十幾個噴嚏之后,那種“爽”,無以言表。

      右邊的眼淚水、鼻涕水也緊跟著爭先恐后地流了下來,不解風情地抹殺了我打噴嚏時的所有快感。

      在看父親的路上,一位看上去比我大好幾歲的女同志,急促地問我漣鋼醫院往哪兒走。說是兒子疏忽,四歲的孫子不懂事亂摸開關、把自家的三輪車給弄翻了,被三輪車給壓了一下,不知道骨折了沒有。

      一個外地來的農村婦人,能找得到醫院么?看著她那火急火燎一頓亂竄、摸不清方向匆忙往醫院趕的模樣,幾天前的自己不也如她一樣的心急與擔憂么?!

      我立馬追了上去,她說今天遇到了好人,讓我很是汗顏。我多次告訴她,我只是順路而已,在掛號的地方看到了她的兒子,受傷的孫子在急救室。

      我在醫院只待了幾分鐘,人還沒站穩,父親就催促我回家。我也怕把感冒傳染給了父親,立馬乖乖地走了。

      不到兩天的時間,我的喉嚨也緊跟著湊起了熱鬧,癢癢的、干干的、不受控制的咳起嗽來。

      熱感冒很難受,很不被人理解,大熱的天,沒人喜歡看到一個眼淚鼻涕水一起流,還三不三咳嗽的人。

      為了消除尷尬,接下來的日子,我得狠狠地把它們給消滅掉!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精華:陳士彬
      關于短篇抒情散文《漫漫維權路》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