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1979,我的高考

      1979,我的高考

      作者13950899948发表于2018-09-11 15:56:01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1979我的高考

      周贵义

      一文理分班

      恢复高考以前大学对我来说是既辽远又神秘觉得跟自己一丝关系也没?#23567;?/p>

      1977年恢复高考我的发小张必麟的哥哥一个只有初中毕业每天跟着父亲学裁缝讨生活的后生竟然考上厦门大学这样的奇迹让我惊诧不已好像大学并不是那么的?#36175;?#32780;不可即?#36797;٣?#31163;我家不足两百米的地方?#32479;?#20102;这么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学生不过?#26434;?#19968;个刚上高?#26657;?#27599;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要起床拾粪挣工分傍晚要挑大粪浇甘蔗周末要拔兔草找猪食或上山砍芦苇割芦萁柴的孩子来说大学两个字并没有太大的触动讲起发小的哥哥也是轻轻淡淡像讲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传奇故事除了有一点羡慕妒忌和恨是根本不存在的

      一上高二却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起来一是那时的学制很短幼儿园一年小学春季招生改为秋季招生五年半初中两年高中两年上了高二意味着我们马上就要毕业就要参加高考了或许将永远离开校园二是曲溪赖源的高二学生?#24049;?#24182;过来上一个年级许多学习不错高考落榜的学生也回来复读了班上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虽然三几天就熟了但总感到像是要抢我们的饭碗一般三是听说要重新编班分文科班理科班和中专班总之有点人心惶惶很多同学都觉得原班级挺好的不要再分了我也有同?#26657;?#20294;愿分班之说只是谣言

      校长沈君奇是建国初年姑田区的区长那时姑田区管辖着姑田曲溪赖源三个地方沈区长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文革时被打成走资派头像被丑丑的画?#35762;?#25152;里四人帮倒台后平反昭雪后来回到姑田中学任校长他豪爽豁达自称农民大老粗却极有领导力有确切的消息分班是沈校长的主意既然是沈校长的决断那一定是铁板钉钉的事

      那几天上课前或课间同学?#20146;?#22312;议论分班之事有人咬笔头有人敲笔?#26657;?#26377;人交?#26041;?#32819;几个要好的同学问我怎么报我?#23478;?#22836;年段四个班我的成绩排在前面一些报理科吧物理的这个力那个力常常把我搞得晕头转向化学的方程式的价也总是配不平报文科吧史地生?#24674;?#36947;要学些?#35009;?#20917;且成绩较好的同学都报理科的多说是不考大专可考中专文科只有考大专一条路父母没?#35009;?#25991;化不可能提供参考亲?#24656;?#36824;没有人读过高?#26657;?#27809;有人帮助指路正是左?#20063;?#26159;犹疑难决

      一日张必麟神秘的向我?#25925;?#19968;个物件是一本横版的工作笔记翻开笔记细小而娟秀的笔迹记录的是高考的考纲和重点知识语数英政史地齐全必麟告诉我是从吴功和同学处借的功和的哥哥吴功民77年参加高考曽辅导过他哥哥我心跳加速爱不释手赖着?#31216;?#20063;要转借过来必麟实在拗不过我只好偷?#21040;?#32473;我并强调再三明天必须归还我如获至宝晚饭一吃完就躲入?#32771;?#24320;始抄抄到鸡叫二遍手指僵麻才匆?#30097;?#24202;第二天上午推说忘记在家上课又偷着抄废了两本科作业纸总算抄完下午完?#20498;?#36213;报?#35009;?#25105;心中终于有底了

      我被编在文科一班蒋先华吴志昆罗文明等高手一一在?#26657;?#19978;一届的徐金华余大光李秀华邱小晶高许多届的华伦仪也回校复读编入该班徐金华余大光上年高考离上大学仅咫尺之遥激烈的竞争在班上?#37027;?#23637;开

      二尖子生福利

      沈君奇校长屡有妙?#23567;?8年就通过搞好几轮次的总复习取得不俗的成绩79年他?#34987;?#30528;姑田中学高考要来一个重大的飞跃于是分好班后他当机立断把所有尖子生都集中住宿集中晚自习

      我虽然在尖?#21448;校?#20294;家离学校不过两里地而?#20063;?#20037;前父?#29238;?#21018;给我开了一个单间有了这个自我做主的小天地我根本就不想离开父母则还希望我这个大儿子?#24656;?#33021;给120穴甘蔗轮着浇一遍于是我拒绝住校的理由便很是充分

      一天傍晚我浇完甘蔗回来正吃着晚饭隔壁阿婆过来说有人找我我忙迎出去还没到门口就看见班主任吴迺庆老师进来了是来动员我住校的父母急忙离开饭桌搬了一张条凳给吴老师坐吴老师没有落座站着对我父母说话先是介绍我基础如何如何的好学习怎样怎样的用功褒扬了一番之后便提醒我父母孩子的前途要紧一辈子的事关键就看这一年学校的举措就是要给孩子创造最好的条件让孩子充分利用时间学习希望他们辛苦一些浇甘蔗?#35009;?#30340;就别指望孩子孩子有了前途不单好他自己给家庭的回报也是不可估量的老师语气柔和句句在理父母唯唯诺诺母亲说学校都是为孩子好她不会再让孩子做这做那了父亲毕竟见过一些世面表示感谢学校老师的关爱一定全力配合于是抱出家里最新的一条棉被给我吴老师连茶水也没有喝上一口就抱着我的被子先走了吃了夜饭母亲找了一个?#21363;?#37327;了几?#35009;ף?#25343;了家里唯一一个刷牙用的口杯连同七八团豆酱干让我带上临?#26657;?#29238;亲给了我一块钱菜钱问我够不够实际上他已掏不出更多的钱而我暑假做瓦片除了上交外还攒着三四块私房钱我说够了学校的菜才三分五分钱一份一块钱可?#26434;?#24456;久父亲说想吃时也可以买几片肉吃吃就这样我第一次离开家住进了学校

      我的宿舍住8个人?#25991;?#20570;成的架子床分上下铺我和罗文明搭铺徐金华也住同一宿舍隔壁宿舍住着来自赖源的男生两个宿舍间用薄板隔开上半部分是空的吴东升曾崇?#31449;?#24120;翻越到我们宿舍用赖源方言讲半荤不素的简短笑话边说边翻译惹得我们前仰后合小腹抽着筋的?#30784;?/p>

      尖子生复习的地点就在校长室边上的学校会议?#36965;?#25991;理科尖子全集中在一块没有固定的桌位连续几天后每人的?#24674;?#20063;就?#32423;?#20439;成理科班的尖子?#23395;?#23545;多数复读的罗梓和华丕长蒋文智等应届的俞运煌江丕煌华生炎等一坐下来就埋头?#35789;?#20316;业多数时候鸦雀无声几乎只能听见翻书翻科作业纸的响动那氛围就像伏击?#27975;?#35201;打响前的一刻

      那时的电力供应很不理想经常?#31995;?#30005;压还极端不稳定因此其他同学不硬性要求晚自习学校给我们备用一盏汽灯每天都加满油先到的同学?#35785;诉?#32473;打足气供电一出现问题就立刻点上汽?#21697;?#20986;的光白?#36797;?#30340;比电灯明亮得多我们倒希望电灯经常没电但那电灯总是坚韧不拔的像鬼火一般的亮着还好的是那时我们的视力几乎都能赶上猫头鹰了

      尖子生还有一项巨大的福利就是每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学校会给我们每个人提供一大碗的面疙瘩清水煮?#31119;?#27809;有?#35009;从?#26143;表面撒了一些葱末对农村的孩子来说这已经算大餐我们常常吃得连一滴汤都不剩这碗面疙瘩入肚我们又浑身是劲尤其是寒冷的冬日其热量足以支撑我们后半场两个钟头的复习

      吃面疙瘩的当口沈校长也?#32423;?#38706;面用他那带浓重连城地瓜味的普通话鼓励我们说我们都是经过老师推荐学校精挑细选出来每个人都有责任为学校争光都极有希望考上大学一番话弄得我们像打了鸡血似的最突出的就是徐金华和罗文明仅有两个早上我天还没亮?#25512;?#24202;想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的勤勉可水渠边老梧桐树?#38405;钦?#36335;灯一天被徐金华占了一天被罗文明占了弄得我嫉妒得半死以后在没有信心起那么早

      那一年尖子生不负众望大多考上大专中专没有上的后来经过复读或考干?#35009;?#30340;走出乡村走上工作岗位

      三老师的招数

      文科班的科任老师?#26657;?#35821;文蔡冰心数学吴金鸿政治周香琴历史谢济?#26657;?#22320;理吴迺庆等

      之所以报文科相信有不少同学也是因为理化确实学不来学政史地听一个一知半解总还有个一知半解骗不了老师骗骗自己总还是可以的班主任吴迺庆一?#31995;?#29702;课就强调地图地?#36857;?#20182;说只有把地?#21152;?#22312;脑海里才会有兴趣学地理他教我们一个方法比赛?#19994;?#22270;中的最边边角角的地名地图册中标注的字迹可真小你随便说一个要很快?#19994;?#23427;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一着实实在在激发了我的兴趣课件我便邀几个同学抱着地图册你说一个地名我说一个地名大家比赛谁找得快一个时期下来哪一条海沟哪一道海峡哪一座山峰居然了然于胸学起地理来也相对得心应手

      政治老师周香琴清瘦利落快言快语一?#39318;?#24320;合得当劲道不差有男士风采开始?#27605;?#22635;鸭子一样噼里啪啦把好多好多知识点一股?#36828;?#22622;给你让你有一种快要爆炸的绝望感觉接着她再条分缕析一点一点给我们讲解得清清楚楚原来的一头雾水渐渐地清晰起来原来的不堪负重变得轻松自如起来我们也逐步明白了?#30830;?#21518;简的好处这可不就是现在常讲的崩溃?#21697;?/p>

      语文老师蔡冰心那时三十出头就像一个知性的大姐姐她扎着两根垂肩短辫穿一件合体的碎花翻领小西装音色圆润吐字清晰悦耳动听讲课文不疾不徐?#21578;?#36947;来展现出实足的画面?#26657;?#25226;我们引入一个个人间盛景没有苦口婆心的劝?#36857;?#27809;有慷慨激昂的鼓动一如春雨润物无声我们如沐春风自然就跟着她的节奏在文字语法篇章的通道上行进

      数学老师吴金鸿口音里带着浓重的莆田腔数学水平跟他的高度近视眼镜成正?#21462;?#20182;的眼镜镜片很厚侧面看去一圈圈十分明显课堂上他?#32423;?#25688;下眼镜只见他眼窝深陷被镜片遮挡的地方颜色明?#21592;?#20854;它地方白许多让人看了瘆得慌他的古板跟数学本身的古板一般无二但他上课?#26412;?#28982;能加入许多滑稽的动作来产生浪漫的色?#21097;?#20174;而在一片欢笑声中阐释各?#25351;?#24565;有?#22797;危?#20182;玩偶般?#28982;?#30528;走下讲台继续往边上走差一点就吻着墙壁了正当我心儿高悬快要惊叫出声时他却恰到好处的停止某些公式定理确实是通过他的形象?#27966;?#28145;的烙在我的脑子里

      历史老师谢济?#26657;?#27700;平高资历深走路步不加快说?#21543;?#19981;加高永远温文尔雅最具儒者风范每个历史朝代的知识点他?#24524;?#35745;成题目把题目标注在一指宽约20厘米长的竹签上数支或数十支竹签装在一个竹?#24598;P?#27599;节课他都点上几位同学上台抽签按签答题这一着很是厉害?#24674;裁词?#20505;会被点上?#24674;?#20250;抽中?#35009;?#39064;目要想不出丑唯有上课专心听讲课后认真复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面对各科老师的无穷招数猪往前拱鸡往后刨我们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见招拆?#23567;?#36825;么的你来我往我们贫瘠的头脑?#26657;?#30693;识的储备终于丰裕起来

      四进城赶考

      高考考场设在连城一?#23567;?#36825;次进城赶考是我第二次进城多年前父亲到县里开春耕生产三级扩干会带我进城玩了一次住在县招待所县城给我的印象是街道宽敞了一些路灯明亮了一些还有就是有几栋34层的高楼招待所的缽子饭很好吃这次进城让我兴奋得像出国旅游似的大半夜睡不着

      早饭母亲给我下了一碗面煮了两个鸡蛋蛋壳染成红色这?#38047;?#21402;的待遇让我受宠若惊表明这次出门非同小可后来听同学说他吃的是葱面葱代表?#21414;?#34507;特别是?#23241;?#26159;不能吃的利市不好好在那时母亲不懂这些?#36182;溃?#21542;则要后悔一辈子

      我们搭乘的是姑田到连城的班车上车乱挤我好不容易抢了一个靠近?#24471;?#30340;座位刚坐下有个妇人上车要我将座位让给她我好不容易进一趟城坐车对我来说是个稀罕的事而?#19968;?#26159;去参加高考我说?#35009;?#37117;不?#24076;?#20877;说车上那么多人凭?#35009;?#20559;偏要我让座妇人没有再坚持我以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没想到留下后话高考完回到家我却落得个有眼不认人的罪名原来我根本?#24674;来?#22919;人是我叔母的妹妹算起来该叫姨妈更让我吃惊的是他是同学江某某的母亲?#24674;?#24403;时江某某同学是否有座位我又不服气又委屈了好一阵子幸亏这罪名是考后才得知如果早些天知道还?#24674;?#21518;果会怎样

      我?#20146;?#22312;东门桥头的莲花?#33945;?#29087;悉考场时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操着各种口音的同龄人第一次看?#27975;?#23460;外拉上警戒线第一次发现有挎着?#35282;?#30340;基干民兵巡逻第一次看到并听?#30340;?#20010;牵着?#26538;P?#20329;戴着短枪的黑脸包公是公安局的?#26538;?#35757;练员外号叫?#39277;٣?#31532;一次遇见这样如临大敌的阵仗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考前的晚上我们在莲花小学温习当然许多同学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成群结队上街去了我?#24674;?#22797;习?#35009;?#22909;只是翻开语文书盲无目的的看文言文理科班的俞运煌江丕煌他们则在研究一张科技报报纸的第?#38476;?#26377;高考数学复习题巧的是数学?#36291;?#20013;有一题大题跟报纸上的极为相似十好几分的分值

      第二天上午考语文我沿袭着头天下午的紧张整场考?#35029;?#25105;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更不用说左顾右盼了一直到出场除了觉得脖子僵硬我连监考官长?#35009;?#26679;都?#24674;?#36947;这样的状态自然发挥得一塌糊涂作文是改?#26149;?#20026;的第二次考试两千多字的原文看得我?#28304;?#21457;?#20572;?#21448;没练习过改写只好东一点西一点的?#21019;գ?#23558;原文按字数的要求压缩成篇

      回?#33945;?#30340;路上听说有人吓得尿?#19997;?#23376;还有个女生吓得昏了过去有了这样的故事做注脚此后的考?#35029;?#25105;的心情松弛了下来只是答题时?#36291;?#19968;路?#30446;?#30896;碰有一道数学开平方的4分题第一步就把原题中的系数2给漏了这也许就是我命运的分水岭假设加上那个分数我就可能上师大

      考?#36234;?#26463;那天我们是各自回家的不像现在的孩子一定要交到?#39029;?#30340;手?#26657;?#32769;师的?#22993;?#25165;算完成大哥谢?#26159;前?#20010;连城通他约我和华丕长到石门湖游玩那时的石门湖还没开发只是一个水库而已我们?#27704;?#36710;站?#21483;校?#39034;着莲塘路出发不久拐进一条机耕道路面?#37096;?#19981;平到处是积水路边恣意生长的芦苇和金樱花的枝条时常伸到路面挡着我们的去路我们只得每人抓了一截随手捡的枯枝拍拍打打着前进到了所谓的码头只有一?#20063;?#27833;机做动力的小木船主要?#21069;?#28193;塘前小朱地姑田大样地到?#25250;|羡装?#36135;的行人恰巧要送人我们便问是否可以乘船船老大说可以每人要收一角钱我们交了钱坐了上去船上没有救生衣甚至连一个充气的轮胎也没?#23567;?#26612;油机发着沉闷的嘭嘭声排气管吐着浓黑浓黑的烟船儿犁着水面前进水波层层?#31185;w?#25293;打着船帮清凉的风和着水汽一阵一阵从脸上拂过十分惬意船儿过了一个水窝又转入另一个水窝似乎永远没有尽头?#23545;?#36817;近的黛绿色的青山夹杂着一团团的红叶和红?#21866;?#26684;外的?#27704;?#37266;目

      坐了一个来回我们意犹未尽虽?#24187;?#26377;路我们还是想爬一爬山于是凭着一股无知无畏的勇气我们拨草穿林攀?#20197;?#23725;想从石门湖硬闯到冠豸山去不多时我们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前面是一堵几乎直立的悬崖回望?#20384;?#30340;路石壁嶙峋十?#20013;?#38505;想原路返回绝不可能我们忽然感到危险的?#24179;?#19981;由得身上发冷三个人休息了片刻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横着向前摸索小心翼翼的走了?#29976;?#31859;透过树叶我们看见不远处的灌木丛?#26657;?#26377;一条隐隐约约的小路向外延展要是能接上小路就能顺着小路走出去

      脚底下有个水潭不大潭边是细细地沙子白净净的几棵松树直挺挺的长?#20384;?#38738;翠葱茏超过我们的头顶离我?#20146;?#36817;的只有?#24187;?#22810;谢?#26159;?#25578;了一根藤蔓试了?#35029;?#36824;没等我说小心就见他身子往外一斜腿儿一蹬敏捷的抱住松树很快就溜到树底华丕长依样画葫芦也顺利的到达他们两个一下去我一下觉得无依无靠那松树好像?#24598;?#25105;?#35835;?#19981;少我战战兢兢地一手纠着青藤一手往松树探身体很快失去平衡只得弃了藤条往树上扑也许是手?#25490;?#21512;不够协调也许是用力过?#20572;?#25215;载过他们两个重量的松树尾?#20572;?#23621;然叭的一声断裂了我被松枝挂了好几下掉到只有一些水的沙面上他们两个不但不同情还贼贼的嬉笑起来?#20197;?#30340;是除?#19997;?#23376;弄湿手臂上划了几道轻微的小口子毫发无损

      这个半天我们玩得无比开心好像高考早已离我们?#24230;?#32771;上与考不上都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五发榜前后

      考完回家我就跟着母亲?#24230;?#30000;间地头的生产劳动生产?#27704;?#26377;许多?#32423;?#20439;成的分工老队员一般是割禾最身强力壮的后生?#33267;^却͘然九?#21644;我这样的新劳力就是抱?#20599;?#23376;实际上这是工分最少又最苦逼的事割禾的可以直直腰讲一通笑话或是卷一支喇叭筒慢慢的吸着消磨时间?#21364;͘然?#30340;可大大方方停下来休息一阵抱?#20599;?#23376;的?#20061;?#20063;还可以走到?#23545;?#30340;?#27975;?#19979;避开众人小解我这个新劳力只能不停的来来回回把割成堆的?#31455;?#25265;到打?#28982;?#26049;保障供应老农们还常常吆喝着你掐断你?#36947;?#30340;念头

      只几天功夫我整个人被晒得乌黑右手手腕处被禾叶割扯的地方红肿发脓疼痛难忍有一天我见一拨人去插秧也主动并入他们的?#36763;小?#25554;秧有一个大活叫破直就是在田间直直的插出一?#26657;?#25226;大丘的分割成小丘有经验的老农可以插得像绳索拉直一般

      我插过几回秧虽没有破过直但还是信心满满的试一?#35029;?#25105;想平行线?#35009;?#30340;道理我总?#24674;?#20110;?#20154;?#20204;差吧我在一处田埂下田横着插了八?#35029;?#20877;?#26469;我?#25490;排往下插开?#36857;?#25105;眯着眼睛瞄?#24187;?#36824;觉得挺直的秧列一长就歪了又不好拔了重来只好修正往右歪了就往左修往左歪了就往右修还没到田中央便参差不齐不成样子

      生产队长是个壮?#28023;?#35828;?#25300;?#22768;?#25512;瓦?#36924;人经常可以听到他的责骂声队员们都怵他也服他他提着一把秧苗过来直呼我的名字作田三天半?#24674;聪?#33050;筒弯你考上大学?#27605;?#29983;这样插还差不多不然好好学个三年两年的破直破直你以为一破就直吗

      我羞愧难当刚下地干活那会收工洗脚确实膝?#24708;?#20391;的脚筒弯还有大块的泥巴没洗干净这秧又插得?#25151;?#19968;般我真不理解课堂上学的平行线到了田头怎么就不管用呢这时我才真真切切的有考上的强?#20197;?#26395;

      那天下午正要收工堂?#21046;?#30528;单车到田边扯着嗓子告诉我考上大学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相信堂兄他初中都还没毕业我考上没考上他怎么知道他说真的红榜在新街贴出来了我顾不得?#35789;?#27927;脚冲到路边跳上他的单车就走一路狂?#36857;?#21040;了新街供销社门前那里已围了一大圈人我和堂?#32959;?#36827;人?#28023;?#25260;头?#26149;?#27036;确确实实是高考上线学生名单大中专合起来有二十多号人堂兄指着红榜说第三排第一个我定睛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名字身上像被电击一样?#35835;?#19968;下有种似?#30031;敲?#30340;感觉过了好一会我才定下神来好好的看了那一串名字尖?#21448;校?#26377;一多半上榜围观的群众对上面的名字逐一深挖互通信息某某是哪个大队的谁谁的孩子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所有考上的都是吃谷子农业户的孩子们好像为他们争了气他们个个脸上都洋溢着自豪与幸福

      接下?#35789;?#26597;分数报志愿总分在200分以上的都有列出来我考了300多分文科应届第一比我高的是徐金华报志愿的手册才两本上线的同学你争我夺的翻看我分数不高?#24674;?#36947;能报?#35009;?#23398;校不过我很小就有当兵和做法官的情结因此我的第一志愿是华东政法大学我的地理分数835算是高分但师大地理系?#35789;?#29702;科文科类没有多少可报的学校于是我填上福建师范大学历史系和龙岩师专中文系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分钟搞定后来才知道文科330分以上可上厦门大学310分以上可上师大理科310分以上可上福州大学300分以上可上师大师专最后的分数线是理科268文科273徐金华超过厦大分数?#24674;?#24590;么却被福师大?#26082;?#21435;了

      再接下?#35789;?#20307;检我们大多是第一次到县医?#28023;?#21040;了集?#31995;?#28857;都规规矩矩的跟着县教育科的老师走从这个科室转到那个科?#36965;?#27599;读到一个名字就进去念到罗梓和时老师念成了罗辛和连叫了三遍罗梓和才反应过来我们吃吃的笑不敢大声怕老师觉察到?#35009;础?/p>

      视力检测室极为简陋?#24187;?#22681;上挂着一张长条形检测表?#22771;接?#21069;方是一张五成新的藤椅和一张简易办公桌左前方放着一张方凳藤椅上坐着一个穿白大?#27185;?#24494;胖的中年?#20061;?#25163;里握着一截手?#22797;?#32422;1米长的?#31455;?#26377;点凶神恶煞她嘴角向方凳一努坐下我乖乖坐下对面是?#24187;?#38271;条形镜子?#20061;?#35821;气短促模糊不清的说向左向右我不解她又说了一遍我还是不解侧身看着她她挥着?#31455;?#19981;?#22836;?#30340;说看我干?#35009;?#30475;镜子我认真的看着镜子才发?#24535;?#23376;深处映着视力检测?#36857;九?#25163;中的棍子尾巴正在上面游走是左是右用手比方向笨蛋她大声的呵斥我似乎懂了检测表上那些仰天俯地颠颠倒倒大小不一的M是做?#35009;从?#30340;了心中很是不爽忧忧疑疑的举起手按M肚皮的朝向?#28982;?#36830;最小的一排都看得清清楚楚最后?#20061;?#22312;体检表上填了个15我心里?#33267;ˣ?#25226;她的恶?#29369;?#21644;自己的不快冲得一干二净

      这次体检终生难忘是我送别开裆裤后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赤身裸体第一次让一个陌生的男人摸了下体第一次被人扒了肛门第一次有人用塑?#27927;?#25970;我的膝?#29301;?#25970;得我的小腿弹起来差点踢掉那人的眼镜第一次被人呵斥骂笨蛋第一次在?#29976;?#23631;幕上看到其他同学的心跳除了有一个医生看了我手腕上还没有退去的脓肿写了个急性皮肤?#20303;?#22806;一切正常

      六踏入大学校门

      ?#21364;既?#36890;知书的日子是极?#22235;?#29100;的其他同学的通知书都陆?#21483;?#32493;的到了唯有我的杳无消息兴奋早已过去剩下的只有忐忑

      一天碰着一个老师他把本来就暴突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盯着我不会有?#35009;?#38382;题吧我心里咯噔一下问题有问题吗他说你成绩上去了成份又是贫农父亲还是大队书记政审没问题一定是体检不过关我说体检?#24049;ã?#23601;是手腕被禾叶割化脓了医生写了个急性皮肤?#20303;薄?#36825;就对了急性皮肤炎会传染可能问题?#32479;?#22312;这那个老师好像很坚定

      回家一说父母都紧张起来可那是禾叶割的不再下地就会好

      的自己这么解释行得通怎么补救却毫无办法只有干着急

      眼看八月就要过去收到通知书的户口?#20013;?#37117;办好了正当我焦虑无比的时候78届扩招到龙岩师专外语系的表姐托人口信她在师专新生名单上看到了我的名字这下一家人悬着的心才算落地

      没两日?#26082;?#36890;知书收到往?#21018;?#20132;了半年的口?#31119;?#25143;口迁移很快办妥我终于从吃谷子变成吃米了

      父亲为我定制了一个805040厘米的大木箱子棉被书本?#36335;?#21644;日?#33945;?#21697;全部往箱子里塞竟然还没有把箱子塞满买了一翻12米的草席和箱子捆在一起报到那天我搭乘表姐夫沈在平开的两吨半卡车到连城站在车斗里一路开心?#32423;?#36824;吹上?#24178;?#21475;哨相?#23478;?#22359;到龙岩的江维才同学已经在车站等候他帮助我把箱子抬到?#27427;?#25176;运处办理托运

      班车一路颠簸整整过了半天才到龙?#25671;?#25105;们各叫了一辆三轮车踩三轮的师傅慢慢的蹬我们悠悠的看第一次到了比连城大的城?#26657;?#30475;到更宽的马路更多的人和更高的楼房我们的三轮车相距不过10米当我?#23545;?#30475;到一栋高楼默默数着它的层数将要到楼前时回头一看江维才的三轮车早已不见了踪影问了师傅才知道他读的农校往南走我读的师专往北走就这样我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境地

      在一处很长的台阶前师傅把我的箱?#26377;读?#19979;来他说就在那上头看看台阶不算?#31119;?#20294;足有百级我一个人是无论如何抬不动箱子的等了一会有个长了一抹小胡子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要上台阶我连忙央求道老师能帮我把箱子抬上去吗?#32943;?#23376;两边装了金属耳他热情的向前一只手抓住一边的耳他问我哪里的我回答连城的他说他?#24598;?#25253;到的学生我吃惊不小他少说也有三十岁了吧而我才十七岁我们相隔一代那

      报了名才知道同学中三十多岁的有好几个他们都工作了好几年有的当过生产队长他们也抽烟还发烟给老师抽跟老师说话就像老朋友似的让我好生羡慕

      龙岩特别的?#21462;?#25105;?#20146;?#22823;宿舍一个宿舍16个人两人合用一张办公桌床位自己挑我住下铺草席和蚊帐都太大上铺的同学分了几个?#32423;?#32473;我我把蚊?#35782;?#38025;在上铺同学的床板上松松垮垮的草席只能折掉一些同学们都互相打了招呼看得出他们中有不少是老相熟有说有笑的在他们的说笑声?#26657;?#25105;却特别的?#38706;?/p>

      晚饭八个人一桌一盆饭中间抠了一块刚好?#19997;?#27599;桌一大瓷盆菜表面是红烧猪肉小伙子们看到肉自然是?#20204;?#30340;没两分钟就一扫而光我却没有一点胃口装在饭?#27427;?#30340;一块饭只吃了三分之一?#32479;?#19981;下了

      吃过晚饭本连城的一位同学邀我到外面走走下了长长的台阶才知道面前就是龙岩唯一的公园中山公园公园里有假山亭台宝塔还有一棵树冠很大很古老的榕树公园里小?#38431;模?#27987;郁的夜来香熏得我有点头晕花灯初上站在公?#23736;?#37096;的?#24917;?#20141;往下看晕黄的路灯?#20999;?#28857;点与天上的?#20999;?#36830;接在一块远处矮山的轮廓消融在夜色里

      回到宿舍冲了个澡我就上床早上父?#24863;值?#20204;陪我吃饭送我出门的情景往我?#28304;?#25380;来眼泪禁不住?#21152;?#32780;出这个晚上根本就没睡挑柴拾粪插秧做瓦片浇甘蔗父母?#20540;ܡ?#20146;戚同学一幕幕一组组在脑中放?#24120;?#27882;水打湿了枕巾

      十天半月就适应了那儿的生活

      一天早上传来消息隔壁宿舍的一位同学昨天夜里从上铺滚落?#28304;?#30933;着办公桌角伤势不轻正住院午饭后我们成群结队到医院看望同学头缠绷带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好?#25671;?#31096;不单行的是一个更坏的消息在?#37027;?#30340;传开那时考试的分数都是手工抄写该同学的数学55分被误计为55按?#23637;?#23450;必须退回原籍可目前的情况再把他退回农村恐怕他受不了打击

      他的遭遇得到了同情折中的方案出来了该同学退回公社保留居民户口安排民办教师工作该同学住完院就再没有回学校后来听说他干了几年民办招干到了乡政府函授得了本科文凭当上了某市的组织部长可谓因祸得福

      很快三个月过去了据说这是每个学生的复查考察期除了那位所有同学都过关

      那时起我才真正成为当年被称作天之骄子的大学生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1979,我的高考的编辑点?#28291;?/div>

      暂无编辑点评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38469;?#25903;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ѡ5س3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