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上善若水

      作者:羅大神發表于:2016-12-24 00:39:39  長篇玄幻小說關注度:統計中..
      玄幻小說:上善若水

      雙腿殘廢卻穩坐一家之主,自己的親生父親為尋找母親丟下一個大家族,眾人卻不服了,你一個殘廢憑什么坐著家主的位置!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處處給她下絆子!很好,栗色的眸子沒有一絲的感情,云淡風輕的氣質好像什么也入不了她的眼,嘴角微勾,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親生伯父又如何,危害到獨孤家族,她照殺不誤!只是那個叫南宮墨的為嘛老是搗亂,雖說預言里說她們以后會是一對兒,只是墨王你也不用這么高冷吧,你高冷?那本家主更高冷!但是說好的高冷呢,怎么一夜之間就成了作呢......看冷酷墨王是如何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又看一個殘廢如何的笑看天下,征服堂堂的墨王!

      四大家族各有各的天賦,獨孤家族所有的天賦是預知未來的本事,而其他的三大家族,賀蘭家族擅長的是結界術,形成的結界固若金湯,上官家族,擅長制造兵器,許多人千金難求,而李家,擅長解毒,天下間沒有毒是李家人解不了的,四大家族世世代代輔佐皇帝守護百姓,四大家族也是一個整體,齊心協力。

      第2章:

      第二章初見

      獨孤若水栗色的眼睛沒有一絲感情直勾勾的望著南宮墨,似乎已經把他看穿一般:“墨王,殺雞儆猴的方法似乎用錯地方了。”

      南宮墨心中微顫,這個女人也不是個善類,面上卻不動聲色:“本王不懂獨孤小姐在說什么。”

      聽了這話,獨孤杰眼睛一冷,他明白就算自己院子里沒有什么經過搜查也會變成有什么的,他冷笑:“家主,這就不必了,賬單上所缺的我補過來就好,咱們……來日方長!哼!”說罷便甩袖而去,其實誣陷獨孤杰的那份賬單才是最真實的,而獨孤杰的那份才是假的,獨孤若水如此做也是想要給他一個教訓,看他下次還敢不敢貪污而已

      “回主子,屬下打聽到那易葉蘇正在墨王的府里,據說是幾年前一個得道高人給的。”

      獨孤若水微微皺眉,是誰不好為何偏偏是他?易葉蘇是江湖中千金難尋的神藥,能夠治療因為靈力損傷留下的后遺癥,也只有易葉蘇,才能治好她的腿,這也是她專門派人去尋藥的緣故。

      “母妃!”南宮墨嘶吼一聲,他后悔自己為什么沒有在母妃的身邊,后悔自己成為母妃的軟肋!

      “噗”獨孤若水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南宮墨的抗拒讓她受到嚴重的內傷,就如正在修煉的人走火入魔一樣,如果不及時治療危在旦夕,獨孤若水默念了一聲咒語,南宮墨也蘇醒過來,滿頭大汗,眼睛布滿血絲。

      “也罷。”寧爍又看向南宮墨:“墨兒可有心上人?”一雙眼睛如同鷹一般的銳利,雖然對南宮墨有愧疚,但是他也怕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會造反,所以他一直都在暗中打壓南宮墨的勢力。

      “回皇上,臣也沒有。”漆黑的眸子如一汪死水的平靜,嘴角微勾的弧度神秘低調。

      寧爍皺眉,這個侄兒子他是越來越看不懂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獨孤若水迎上他的目光,嘴角勾起弧度:“墨王,人還是不要太自戀的好。”“我來此也是為了提醒一下墨王,若是有一天會傷害到我獨孤家之人,我,定不會放過你。”栗色的眸子閃過一絲嗜血,面無表情,但是卻讓人感覺到周圍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分,也僅僅幾秒鐘時間,她又恢復了之前的云淡風輕。

      “你,原來你就是獨孤家的家主。”鬧事的男子從她的絕世容顏中回過神來:“不過就是個殘廢罷了,你們獨孤家是當真沒人了嗎,哈哈......”男子嘲笑道。

      獨孤若水眼神微瞇,一道黑色的影子劃過,原本正在嘲笑的男子此時卻倒在地上不能動彈,滿頭大汗,臉色蒼白雙手捂著丹田,那道黑影又劃到獨孤若水身后,細細一看原來是一個暗衛,暗衛面無表情。

      “畢竟是我獨孤家的人,不如就把他們逐出家門,永遠不得回獨孤家。”獨孤烈的心中還是有親情的,不似獨孤杰那般被權利蒙蔽雙眼。

      “我也是這個意思,畢竟有著我們獨孤家的血統,就依照大伯父的建議做吧。”獨孤若水淡淡一笑。“聽白虎說蓉城有個生意得由我親自去一趟,到時候就要麻煩大伯父打理一下獨孤家了。”

      獨孤若水享用著蓉城特有的花茶,白虎坐在一旁謫仙一般的氣質不落世俗,素衣在獨孤若水的身旁侍候著,屋子里還多了兩人,一人是那日給獨孤若水報信的阿威,換下了當日的黑衣,此時他一身玉色衣袍,偏偏公子的形象,只是不變的是他那張撲克臉,旁邊還有一青衫女子,年齡約三十左右,但是卻流露出雍容華貴的氣質,,此人便是柳葉門門主君莫。

      君若塵面無表情,因為他坐有輪椅不方便所以便不用在梅花樁上,指尖捻著一片竹葉放在唇邊流出緩緩地旋律,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忽然,曲子的音律變得急促混成一道風卷向柳樹的樹葉,一片白色印記的柳葉被卷下來,但是音律卷著風還未停下,繼續卷向另一顆柳樹,白色印記的樹葉再次卷落,大家一時間也被他的音律所折服。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捻葉成音。”

      “太子不必擔心,山人自有妙計。”寧鑫耀眼中寫滿了自信,在寧洛耳邊低語了幾句。

      寧洛略微思索:“那此事就如此定了吧,現在我們兄弟倆可是一根線上的螞蚱,二哥可別懷著其他的心思。”他的眼中劃過一絲精光。

      “這是自然。”兄弟倆各懷鬼胎,想著怎么把南宮墨除掉的同時把對方也拉下水,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他們心中的小九九南宮墨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

      千黎鶴也見招拆招,一時間也分不出勝負,只是千黎鶴的劍法如神,根本就看不到他出劍的手法,葉婉心也逐漸處于下風,眼看要輸了,葉婉心冷笑,指尖注入毒液,隨著靈力一同傳給千黎鶴,千黎鶴頓時覺得力不從心,不能使用靈力,趁他分心的空檔,葉婉心再次聚集靈力一掌把千黎鶴打下擂臺。

      羽門的弟子趕緊把千黎鶴扶起來。

      “該死的女人,你耍詐!”一個羽門的弟子忿忿不平。

      “看來我來晚了,錯過了什么呢。”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來的人是一襲紅衣似火妖嬈,紅的張揚,墨色長發被紅色發帶束起隨風飄揚,漆黑的雙眼如同太陽一般的閃耀,和南宮墨一樣的妖孽長相再次引起現場的騷動。

      宮玄知道君若塵的真實身份,站在這里半天倒也看出個名堂,他冷笑一聲:“墨王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南宮墨不過是想利用獨孤若水去和皇帝搶那極品晶石從而讓獨孤家和皇族有隔閡,極品晶石的珍貴是普通晶石不能相比的,它擁有讓人晉升修為,甚至浴火重生的能力,所以即使是皇帝他本人也是舍不得用的,更別提送人。

      南宮墨知道寧洛沒死的消息之后并不驚訝,他也知道那個女人會出手阻止的,只是他還有后招,嘴角勾起危險的弧度,他復仇路上有那個女人應該會很有趣的吧,無垠在他的身邊一肚子的疑惑,那個獨孤若水壞了自家王爺的事,怎么王爺卻沒有一點惱怒的樣子,而且從種種跡象看來自家王爺對那獨孤家主的確是不一樣的。

      寧鑫耀說的話聽著都是為了太子的安危著想,而暗中卻含了太子得到盟主之位最先想的不是給他寧爍稟報,而是想先登上盟主的位置,在寧爍看來這就是先斬后奏,這樣倒是讓寧爍多了一份猜忌,而這恰好是寧鑫耀想要的結果。

      “朕知道了。”寧爍漫不經心的說道,右手輕敲著桌面,眼睛里劃過一絲精光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當今皇上最寵愛的皇子也就是太子寧洛,二皇子寧鑫耀,五皇子寧熙,五皇子無心朝政,二皇子和太子都有著一股狠勁,論計謀二皇子要略勝一籌,雖然太子近日奪得盟主的位置,但是高處不勝寒,太子他被人利用了恐怕還不自知。”

      “小姐。”素衣擔心道:“我們這樣真的好嗎,李家畢竟也是四大家族的人......”

      “這次他只所以來到獨孤家定是有人煽風點火,若是在平時也就罷了,只是現在民間流傳的謠言你們也都知道,我若真的照做了,豈不是坐實了我善妒,把獨孤杰一家人趕出去是怕了他們搶這個家主的位置了。”

      南宮墨挑眉,輕抿一口茶,腦中出現了那個一身白衣勝雪的女人,云淡風輕的面容好似什么也入不了她的眼,她栗色的眼睛總是平靜的不起波瀾,忽的一朵梅花飄進茶杯里攪壞了一杯茶水,也打斷了他的思緒,微微皺眉,飄落的小雪不知打亂了何人的心扉。

      謠言四起,獨孤若水也成了寧風國眾人的關注對象,茶余飯后的談論對象,最怕不過以訛傳訛,獨孤若水就這樣被傳的大逆不道,善妒的人,已經入冬寧風國也被披上了白色的披風,大雪紛飛如同飄落的羽毛,寧風國的冬天是極冷的,幾乎一個冬季都是下著雪的,不管外界如何的談論,獨孤若水始終是獨孤若水,她淡然的性格就像是湖里的水,平靜的不起波瀾。

      看到獨孤若水不說話,南宮墨加了一劑猛料:“你以為你的母親當真是被她族人找到的嗎,如果沒有人通風報信,她的族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找到她?”

      栗色的眸子猛地一縮,眼睛微瞇藏著一絲懷疑:“墨王知道的可真多。”

      “你若不信本王大可放手去查。”丟下這句話,南宮墨便走了,其實南宮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他心里只想著不和獨孤若水做對頭,他不想傷害她。

      遠處一隊部落服飾的人馬浩浩蕩蕩的行駛而來,蒙古包一樣的馬車外隨行的侍衛披著獸皮制作的上衣和短褲,露出精壯的肌肉,頭發在腦后編成一個長長的辮子,臉上帶著部落人的粗獷,腰間別著大刀和一塊象牙制作的腰牌。

      獨孤若水面無表情言語之中有幾分諷刺的意味:“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墨王把這一招用的倒是淋漓盡致。”

      “獨孤家主身為家主不以身作則反而知法犯法,該當何罪?”南宮墨漆黑的眼睛仿佛射線一樣直直的照到她的心房,讓她無處可逃。

      “墨王大可以去皇上面前參我一本。”獨孤若水眉毛微挑,一點也不在乎的語氣。

      “那極品晶石你也不在乎了?”

      深夜時分,本已經入夢的獨孤若水突然感覺到肚子一陣痛隨即而來的是腿痛,徹骨的痛,如同千萬根針插進去一樣一直到骨髓深處也停不下來,此時的她根本沒了睡意,豆大的冷汗從她的臉頰滑下,緊緊的咬著嘴唇,臉色發白,她也知道為什么白虎會讓她有個心理準備了,吃下這藥,不過是脫胎換骨,相當于重新塑造了一雙腿,所以才會如此的切膚之痛......

      而此時的太子府正如獨孤若水說的那樣,熱鬧得很,皇上寧爍,皇后南宮婷,玉妃李玉,寧溪公主,二皇子寧鑫耀,還有部落使者的幾個侍衛,個個一臉憤怒,手中拿著大刀,而地上躺著一具尸體,仔細一看原來是部落使者阿古達,本是生機勃勃的他,此時卻安靜的躺在地上蒙著白布,臉色發紫,全身僵硬。

      獨孤若水表情淡淡,沒有一絲起伏:“當日的事情已經還原,至于其中的隱情,天機不可泄露。”

      話已經說到這里,依照獨孤若水所言,此事倒真的另有隱情了,不過部落的人卻不肯了:“什么另有隱情,你們寧風國就是喜歡裝神弄鬼,皇帝若是在下不了決定,我們就只有報告我們的首領了!”

      “這一次,多謝獨孤家主了。”寧鑫耀有點心虛,畢竟他曾經還聯合獨孤杰對付獨孤若水,但是心里也是懷疑,這個獨孤若水來的不早不晚,他有危險的時候她就出現了,難道這些人跟了他一路只為了看他有多落魄從而報復他不成?想到這里他的眼 中劃過一絲冷意。

      “是是是,奴才遵旨。”桂公公答應著,連滾帶爬的跑出去,生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寧鑫耀低著頭假裝什么也沒看到的樣子,獨孤若水面不改色的和寧爍對視,有點眼見力的人都心知肚明,寧爍是在殺雞儆猴,讓桂公公小心腦袋說白了是讓獨孤若水小心自己的腦袋,看樣子皇帝是不滿意獨孤家與南宮家走的太近,栗色的眼睛微瞇。

      宮玄心中冷哼,眼里的殺意頓顯,右手聚集靈力打入獨孤杰的胸口處心臟的位置,獨孤杰頓時覺得胸口難受,喘不上氣,臉色便成青紫色,守門的兩個侍衛看到有點不對勁想走近他們,宮玄冷笑著吐出四個字:“不自量力!”左手衣袖一掃,那兩個侍衛便如同沒了線的風箏一般拋出去了,此時的獨孤杰想要反抗卻用不上力,宮玄也不再做多停留,再次聚集靈力劈向獨孤杰,獨孤杰口吐鮮血頓時沒了氣,瞪大著眼睛,

      獨孤若水的眼睛里充滿戾氣,好你個寧爍,為了自己的私利讓他們一家人不能團圓,現在自己的父親又不知下落,枉獨孤家一直守護著皇族,結果卻換來這樣的結果!她一直知道自己的母親離開與寧爍有關,卻不知道竟是因為這個原因!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她淡淡道:“你告訴了我事情的真相,我自會兌現我的承諾,你且安心住下吧。”

      獨孤若水并沒有一絲愧疚的表情,淡淡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獨孤杰想要謀害我在前,我念他是我伯父的份上只將他們一家人趕出家門,沒想到他非但不悔改。反而狼狽為奸想要置我于死地,這才將他殺了,李家主認為謀害家主之罪罪不至死么?李靜作為他的小妾非但不勸阻反而助紂為虐,我不處置她已經是看在你李家的份上了,李家主還想要怎樣!”一番說辭不卑不亢,聲音不大但卻如同石頭重重擊在眾人的心中。

      獨孤若水踱步在積雪上一步一個腳印,享受著走路的快樂,此時已經是午夜。大家都已經入夢,她也就不怕有人看到了,心中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許久之前的那個夢至今記憶猶新并且那么真實,南宮墨會殺了寧爍,這是注定的,并且還會殺了自己的大伯父,想到這里不禁皺眉,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該怎么做,

      是夜,雪已經停下了,但是積雪依舊還在,從獨孤家的后門中出現三個人影,黑色,紅色,白色,悄無聲息的在路面上留下腳印,獨孤若水為了防止有人認出來戴上了銀色面具,一副男兒裝扮, 周身環繞的若即若離的氣息,云淡風輕,宮玄是標志性的紅衣如火,妖孽一般的面容為之傾倒,宿影面無表情,永遠的面癱臉,一身黑衣隱匿雪夜之中。

      深夜,四個黑色的影子從客棧窗戶跳出來隱匿在了雪夜之中,今夜倒是沒有下雪,只是落滿了積雪的地面上走起路來很容易暴露,不過對于獨孤若水等人來說是小菜一碟。

      獨孤若水一身夜行衣只露出兩個眼睛,朝另外三個人打了手勢之后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宮玄宿影三人則繼續往前行走。

      外邊無人吭聲,屋內的人右手將匕首藏于背后,左手慢慢的將門打開,門外卻空無一人,只見地上躺著一個人,那人又將地上躺著的人翻過面來,赫然就是剛剛去救火的那其中一人!眼睛瞪大,嘴角殘留著鮮血,死不瞑目,男人眼中頓時充滿怒氣,大吼道:“來人!”

      “放肆!”南宮婷也急了:“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你身為王爺,更不可能只娶一個人!”

      南宮墨冷笑:“是不是,不是由你說了算,姑姑以后還是不要做些讓本王不喜歡的事了!”扔下這句話,揚長而去。

      寧鑫耀穿著一身紫色便裝,腰間帶著一枚莽形玉佩,臉上掛著陰謀的笑容,而獨孤琳則是一身水藍色長裙,眼眸之中盡是得意之色:“大伯父,放心吧,只要你按照我們說的辦,表姐和表哥不會有事的。”

      獨孤烈對上獨孤琳,眼中寫滿了失望之色,聲音也帶著些許的顫抖:“獨孤琳,你還有沒有人性,他們可是你的血脈相連的兄弟姐妹啊!”

      “什么?您會念術,況且還是栗色的瞳孔,怎么可能不是君家的人?”樵夫的顯然不相信。

      “無論你信與不信,我的確不是君家的人。”獨孤若水眼睛里閃過一絲光芒:“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哦,是這樣的大人,因為每個月都會給君家送一些米糧,現在這大雪天,想要點干柴不容易,所以就只有在這山上的山洞或者隱秘的地方找些干柴,本來是大家伙結伴的,而我是中途走散的。”

      在蒲云鎮外靈獸常出沒的森林深處有著一棟大戶人家的住宅,遠看霧氣沼沼,瓦窯四潲,不過是因為設下了結界的緣故,大門上的牌匾“君府”兩字寫的龍飛鳳舞,透露出幾分霸氣,上好的木質牌匾和千年墨卻又顯得有幾分低調,內部的布局遠看與八卦陣有些類似,倒是十分講究

      密室里一片漆黑,只有天窗處隔著幾根鐵柵欄照進幾束光亮,獨孤靖墨藍色的衣袍已經破舊不堪,還有著幾道鞭痕,露出幾絲血跡,頭發也凌亂無比,看著十分狼狽,但即使如此,眉間依舊有家主的威嚴,即使是在冰冷的地板,惡劣的環境,他依舊鎮定,在地上打坐,眼睛閉著,遠遠地看,竟會讓人忽略掉他的狼狽,讓人心生敬畏,此時的他仿佛睡著了一般。

      連載狀態:連載中..
      審核:bigyao推薦:bigyao
      關于長篇連載玄幻小說《上善若水》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羅大神〗對原創文學長篇連載玄幻小說《上善若水》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7-01-23 20:35:02

      希望大家喜歡,多多支持。

      回復評論
      楊柳依依〗對原創文學長篇連載玄幻小說《上善若水》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6-12-28 13:05:57

      作者加油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