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1 章

      第一章 廠長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8-05-18 08:13:49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此乃紅樓夢第一回曹雪芹先生所題詩句,借來為本書的開場白。

      那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的一個寒冬,我作為一名天津市老三屆的畢業生到興海縣插隊落戶。

      當我們排著隊走出滄海市火車站后;便在知青辦人員招呼聲中,一個個爬上了在外面等候的解放卡車。卡車行駛了幾十里路后,開上了一條土道;車冒著寒風在顛簸的公路上行駛著。又開了兩個來小時后,有人招呼,縣城到了。

      縣城街道兩旁是紅色的磚瓦房,當我剛看清興海縣革命委員會的大牌子和路邊的大眾飯店,車已經開出了縣城。

      后來我們到縣里來趕集,發現我們的縣城只有三四里長的一條街。縣城通往外界的公路都沒有修通,由縣里到外面去要走幾十里路的土道,下雨天就好長時間通不了車。

      下鄉六年后,我被選調到當時縣里兩三個小型國企中的一個;農機修造廠。說是農機修造,實際只能加工一些農機配件、維修一下農業機械。工廠面積不小,可是人不多,只有五六十人。

      記得從我入廠后 的歷任廠長都是上面派下來的;有部隊回來的轉業干部,有政府部門派來的官員,還有給縣委書記開過車的司機。每任廠長干不了一兩年,便調走升官了。那時是計劃經濟,虧損了有財政給撥款,工廠是從來不愁給工人開工資的。

      后來政策變了,國家開始給企業斷奶了,工廠要自負盈虧了。從那以后,上面就再也派不來廠長了;而且連一些有門路的職工也紛紛調走了。于是廠長只好在內部提拔了,廠里原來有兩名文革前畢業的大學生,一名回原籍了,一名當了廠長。

      多年來企業效益不好,一直虧損,再沒有人愿意來這里鍍金了。這時在廠里當生產調度的我,經過幾次進修培訓,三十幾歲就‘破格’當了主管生產技術的副廠長。

      記得有一次縣人大主任來廠視察工作,見到我后驚訝的說;這么年輕就當廠長了!

      當時農村已經開始把土地承包給個人了。農業機械也就開始沒有了銷路,上面分配來加工農機配件的任務也沒有了,最后連修理也沒人修了。

      縣里的決策人聽說化工產品銷路好,于是決定我們廠轉產建化工廠。

      我當時表示了不同的意見;一是廠址位于縣城,會造成環境污染;二是規模小的化工項目效益不會好。但我是一個小小的副廠長,人微言輕,根本就沒人理會。后來廠里拿出來鑄造和機修兩個車間,搞起了生產氯酸鉀和涂料的化工廠。

      化工項目折騰了兩年,不僅出來的產品不好賣,要命的是散發出的氣味讓附近居民無法忍受。

      有一次生產用的氯氣泄露,把廠房后面的一片莊稼熏死了。農民們告到了縣政府,縣里的頭頭們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下令化工項目暫時停產。這樣原來就不景氣的農機廠 更是雪上加霜,背上了沉重的債務,當時企業已經是很難經營下去了。

      這時候國家開始重視對知識分子的使用了,臭老九頓時變成了‘香餑餑’。上面指定縣里選拔一名女副縣長,要求大學文化,有長期基層工作經驗。我們廠長是位女廠長,條件完全符合,而且是縣里唯一符合條件的人選。

      接下來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我這個副廠長要轉正了。但是當經委領導滿面春風的找我談話時,卻得到了我的回答是;我干不了,不能勝任這一職務。這種給官不要的情況,估計領導還是第一次遇到。滿以為 我會興高采烈的答應,然后再情緒高昂的表表態。我解釋說自己能力太低,當不好這個廠長,希望領導另選高明,我只適合當副手,沒有統帥全局的工作能力。

      其實我不是借故推辭;這兩年我們的女廠長為了上化工廠,她已經將農機廠的工作全權委托給我,實際上我已經在行使廠長的權利。雖說我做了很大努力,工廠不僅沒有 多大的起色,自己還吃盡了苦頭,同時也清楚了再繼續維持這個爛攤子我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接下來經委領導選派過幾次廠長,但沒有人愿意來。當官的就是有辦法;那時正提倡民主選舉廠長,于是上級領導到廠里召開職工大會,投票選舉廠長。選舉是不提候選人,廠里廠外都可以選,還可以公開競選拉選票。 但選舉進行的很平靜,沒有人出來競選,結果是我近乎全票當選。

      這樣又讓我增加了自信,一時間熱血澎湃 。眾望所歸,臨危受命!于是我決心要大干一場。

      我向上級領導提出了;化工廠必須宣布下馬,而且要進行任職前審計的要求。縣領導者們不僅同意了我提的要求,而且實行了當時剛出爐的廠長責任制,賦予了我更大的自主權。

      我當時上北京,去天津,四處奔波,找科研單位引進新項目,找大企業聯系配套加工。開發新產品,購買設備,加強企業管理。總之自己認為該干的,能干的事情全干了。

      雖說自己盡了全力,但工廠只是做到不再虧損,職工收入略有提高,企業還是沒有太大的起色,只可以算作慘淡經營吧!原因當然是我這個廠長不稱職,不是當企業家的材料。現在回想起來,不成功主要原因是自己沒有企業家的膽略和氣魄。不敢投資,更不善于融資。有一次經委主任找我談話,他坦誠的對我說:“張廠長!你的最大弱點就是膽量太小,不敢干。你不要怕賠錢,賠錢是賠共產黨的,又不用你自己掏腰包。”但是一個人的性格,思想意識是很難改變的。

      企業能否得到發展,是要受到自身狀況、地理位置、交通等大環境的限制。俗話說沒有梧桐樹,難引的鳳凰來。企業想要發展,關鍵要有人才。廠里不僅很難引進人才,就是連分配來廠的一名大學生和兩名中專生,不到一年,大學生去了科委,中專生去了銀行和工商局。其實他們學的是機械專業,而且是屬于農村出來沒有關系的。

      我這個廠長一天到晚忙的不可開交,鬧得自己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其實我真的天生不是當官的材料;不僅不會和銀行,稅務,工商部門去搞好關系,更不會討好上級領導,而且還和領導們對著干,就連縣長也去敢頂撞。

      縣里要搞一個工程,需要占用農機廠一塊不大的地方。可是財政局答應的補贘款遲遲沒有到位,按常規我應該找財政局長去‘疏通’。其實農機廠是國企,只是給了幾萬塊錢的搬遷費用。可是我不按常規去辦事,而是下令不給錢就不騰地方,事情就這樣僵持在那了。

      于是縣長召開辦公會時就把我‘請’了去,“你們農機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點全局觀念也沒有!那塊地方怎么還沒有給騰出來?”縣長態度威嚴的開口向我興師問罪了。我答道:“因為財政局的補贘款沒給撥過來,我為此還召開了職代會,他們的意見必須等款到后才可以。”這時財政局長說話了:“張廠長你知道這些年來財政上給了你們廠撥了多少錢嗎?這么幾萬塊錢還能黃了你們!”我答道:“財政是給過我們廠不少錢,可我在任期間一分錢也沒有得到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省里去年有一筆撥給農機廠的專用資金至今沒有給我們。”

      這時候縣長大人聽得不耐煩了,滿臉嚴肅的大聲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們可是國營企業,按政策我是可以無贘征用你們的地方!”我聽了后也語調強硬的回答道:“縣長說的很對,既然這樣,你們根本沒有必要找我來,告辭!”我的話讓在座的大小官員瞠目結舌;居然有人敢和縣長這樣講話。

      縣長的工作作風是有名的強勢,據說縣委書記都懼他三分。我心中說,這次我一定會就地免職了。我剛站起身來,主管工業的副縣長喊道:“張廠長你先坐下!”然后他到縣長身旁耳語了幾聲后,對我說:“你們的事散會后再說。”第二天,財政局就把錢給廠里撥了過來。

      事后經委主任對我說,張廠長你怎么這樣死心眼啊!你給縣長和財政局長一個面子,再和他們搞搞關系,就是不止給你這點錢了,這回可好,還把縣長和財神爺都給得罪了。

      當席卷全國的改革開放大潮涌來時,我們的縣領導者也開始對為數不多的幾個小企業進行改革了。當時在他們的意識里,企業改革就是把國營和集體企業承包給私人經營。縣領導者們天真的認為;只要把企業交給個人經營,就可以改變原來的落后面貌。

      接下來開始搞個人承包企業了。先是集體企業,接著是國營企業。國企承包是要征求原負責人和職工代表大會的意見,我當時的態度是舉雙手歡迎。自己是這樣想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干不好就應該主動讓賢。

      經委領導誤以為我要承包,于是決定農機廠公開招標承包。我這個人對當頭不是太感興趣,但也不排除過把官癮,可是這個廠長有些干夠了。原因不只是我沒有干出什么名堂來,而且被廠里的一些雜七雜八的亂事,搞的焦頭爛額。

      縣里工廠的工人和城市里的工人不同;來當工人的不是當官的皇親國戚,就是在農村說說道道的人物,當工人是為了吃皇糧,享清閑來的。有些人即無技術,又不肯出力;可是一個個講起話來頭頭是道,屁大的事也可以和你掰扯半天,而且都是些老師傅了,還急不得。

      最讓我頭痛的是調工資;事前找你說事,事后找你鬧事,一天到晚弄得你心煩意亂,還得耐心做工作。一次我為了說服一個沒調工資的工人,就說你現在的工資比我這個廠長還高嘛,我還是你們選出來的啊!他回答了我一句;我能和你比嗎?你還當官呢!

      我當時聽了沒在意,后來和一個在法院工作的熟人聊天時的一句話,讓我心里涼了半截;他居然說,你們這些當頭的哪個全都是自己摟足了!

      我當廠長這些年,深深的體會到;企業如果不實施改革是沒有出路的。不實行競爭、優勝劣汰的機制,不消除大鍋飯,行政干預等弊端,企業是沒有希望的。

      但是再好的經也怕下面的歪嘴和尚來念;他們對國有、集體企業不是實施改革,而是千方百計的摧毀和消滅它。似乎不是這些弊端給公有企業帶來危害,而是認為公有制是產生這些弊端的元兇。

      當時我也認為招標承包這個辦法也許能找來能人,讓工廠得到快速的發展。對我來說,只要將工廠搞好了,我當不當廠長無所謂。

      公開招標的啟示公布后,一時間還真有人登門咨詢考察。  凡是來的人我都親自接待;主動熱情的介紹情況,態度真誠的表示歡迎。結果讓我很失望,看上去有些本事的人全退縮了,反而讓我覺的不靠譜的人倒是積極性十足。

      其中有一個鄉鎮企業的業務員想要來承包,可是條件不太具備,經委主管領導也不看好他。不過他倒是很會投門子,拉關系。他通過給縣委書記當秘書的老鄉,直接找到縣委書記;也就是當初我頂撞過的縣長,現在是縣委書記了。當時還流行一種說法,就是號召農民進城承包工廠。這樣在最高領導的支持下,這位農村業務員獲得了參加競標承包農機廠的資格。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1章 第一章 廠長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