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2 章

      第二章 改革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8-05-18 08:15:28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為了宣傳企業改革的力度,承包競爭大會舉辦的很有聲勢。會議在縣禮堂召開,那天臺上坐著以縣長為首的評委會,臺下不僅有農機廠的職工,縣直各單位也來了不少人。

      參加投標承包競爭的只有兩個人,就是那個農民業務員和我。這個場面讓我想起舊小說里描寫的比武打擂;幾個回合下來,一定是是攻擂的英雄豪杰大獲全勝,但必須還要有些來路;然后便封個先鋒元帥之類。

      承包指標主要是兩條;承包人保證完成的產值和利潤指標、繳納承包風險抵押金的多少。我當時抵押金一文沒交,而那個業務員據說是用挎斗摩托車帶了一袋子人民幣交到縣經委;當年還沒有百元大鈔。按要求不交承包風險抵押金是沒有資格參加投標,但是又規定原廠長必須要參加承包投標。

      先是我登上臺去宣讀了承包方案后,又即興講了幾句,我說,我的方案上的利潤指標是承包要求的最低線,但坦率的講,方案上的這個指標我也很難完成。我更無法按要求交納風險抵押金,按說是沒有資格參加競爭承包的。我雖說當廠長,但工資比工人并不高,我沒有地方去弄到這樣一筆錢,現實是我也無法承擔這樣的風險。我當廠長是受命于黨和國家,是農機廠工人對我的信任,我一直認為我的工作是光榮而神圣的。我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我一直在努力拼搏著,我對自己的工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我沒有讓企業發生‘奇跡’,說明我的能力有限,對我來說承包和不成包沒有什么區別。我希望能選出真正有本事的人來承包企業,率領農機廠走向輝煌!

      其實這次承包競爭投標本來就沒有什么懸念,最后的結果當然是顯而易見了。

      承包投標結果是哪個農村來的業務員中標。最后縣長作了總結講話;我只記得他講了原廠長還是為了企業做過大量工作,功勞還是要肯定的,對原任廠長的今后工作也要做妥善安置。

      剛散會,作為評委之一的經委黨委書記氣沖沖的找到我:“你這是鬧得哪一出!本來我們幾個評委還是傾向于你的;你這樣一弄,讓我們真的沒法辦了。你這個人還真呆,利潤指標完成多少,以后還不知道是什么章程了,誰會來追究你啊!他能翻兩番,你就翻三番。這倒好了,廠子包給人家了!”我只是笑著點點頭。

      這樣作為原廠長的我成了一名‘下崗廠長’。但要比后來的下崗工人幸運多了,因為縣領導指示過的要‘妥善安置’。不過我的安置工作也讓領導們頭痛,因為這種情況還是史無前例;我這個廠長即不是自動辭職,也不是出問題被免職。領導找我征求安置意見,我說等審計完了,交接后我觀察一下再說。

      可是不久我發現,工廠的承包人不僅不懂企業管理,而且能力和素質很低。來承包農機廠的人是姓胡;這位胡廠長一天到晚只會和工人們耍橫,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騎著摩托,突然出現在車間里,然后就對著工人亂罵一通。胡廠長除了膽子大,真還看不出有什么長處。關鍵的是他不懂得只是來承包經營企業,但國營企業的性質是無法改變的。

      胡廠長原來在一家生產起重滑車的鄉鎮企業當業務員,掙了幾個錢后想出來承包企業發大財。鄉鎮企業的經銷政策是給業務員高額提成,來用于請客送禮,支付對方的回扣。可現在是在國營企業了,又身為廠長,這樣做就是違法了。他的一些做法受到了會計的抵制,要求罷免會計又辦不到,于是每天和會計吵的不可開交。逼得會計沒有辦法了,只好背著賬本跑到經委財務科辦公。沒有多長時間,工廠就陷入一片混亂。

      胡廠長上任時見我沒有離開農機廠,便委任我擔任副廠長,主管生產和技術工作。這時候不僅本廠的職工找我告狀;連他帶來的同伙,主管經營的副廠長也找到我,說要帶領職工到縣里要求罷免胡廠長。我一看情況不妙,趕緊找到經委領導要求調離工作。領導當時可能考慮我繼續呆下去會影響改革成果,于是馬上同意我到經委待命。

      這時最先現實行承包的集體企業布鞋廠,沒有半年的時間承包人就跑路了,工廠癱瘓,職工跑到縣政府靜坐。為了平息事態,經委開始組織工作組進廠,我這個‘下崗廠長’就成了組長的最佳人選。

      工作組進廠后,在恢復生產的同時,也開始清理外欠款。因為工廠當時太需要錢了,工人發工資,購買原材料,處處離不開錢。

      我召開業務員會議,安排他們出去要賬,可是沒有成效,一分錢也沒有要回來。我于是想出一個辦法,讓業務員馬上出去討債,并通知對方不給錢馬上起訴。我還把法院的一個熟人請過來咨詢,擺出一副馬上起訴的架勢;這一招還真靈,每個業務員都能多少要回錢來。

      主管銷售的劉科長找到我說:“張廠長!真的準備起訴拖欠款的客戶嗎?”我答道:“長期拖欠不給錢的只好這樣辦,你有別的辦法嗎?”他聽了神情有些緊張的對我說:“那我先交待一件事,我手里還有要回來的幾百塊錢貨款沒有上交,而且據我所知,其他業務員的手中也有。因為以上的承包人沈廠長取消我們的工資,改為基本定額加提成,但是我們連定額也完不成,從他來后就沒有發過工資。沒有工資家里老婆孩子也不能沒飯吃啊!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挪用要回來的貨款,我們這也是被逼出來的。”要知道在那個每月工資幾十元的年代,幾百塊錢也是不小的數字。

      我略微沉思了一下,說:“那你們將手中的貨款交上,我可以把工資給你們補上。”劉科長聽了接著說:“我們所以這樣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原來承包的沈廠長卷走了廠里在滄海市新華商場一萬多貨款!我們比起他來就是小菜一碟了!張廠長如果有膽量拿他開刀,兄弟我算是服你了。”我聽后吃了一驚,說道:“可是財務顯示那筆欠款還存在啊!欠條還在會計那里,你這么說有根據嗎?”劉科長嘿嘿一笑說:“新華商場是咱們老業務戶了,去一趟不就知道了嗎!”

      當時這筆業務是承包人沈廠長辦理的,如果真像他說的那樣,還是件大事,應該去弄清楚。再說,這樣一筆欠款,也該去討要了。我對劉科長說,明天咱倆就去要賬。

      當我和劉科長趕到滄海市新華商場;向商場王經理說明來意后,對方聽了詫異的說:“咱們兩家的帳不是早清了嗎!你們不是把鞋拉回去了嗎!”我把收貨單遞給他說:“可是我們廠沒有見到鞋,收條還在這里,我們財務帳上也顯示存在這筆款。”他看了說:“鞋是沈廠長放在我們這里代銷,可是沒幾天他又來電話說要拉回去。”我說:“那好吧,你們把來提貨人的手續給我們就可以了。”王經理說應該在倉庫保管哪里,于是領我們去倉庫。

      倉庫保管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師傅,他知道情況后,急得的瞪大了眼睛,說話也不利索了。老保管告訴我們,來拉貨的是個小伙子,送貨也是他和沈廠長一起來的,他說收條在沈廠長手里,沈廠長去辦別的事去了,先裝完車后等沈廠長來辦理手續。裝完車后,沈廠長也沒有來,等了一會,來人乘他沒有注意就把車開走了。后來沈廠長也沒來,當時以為都是公家的事,再說也是領導通知我讓他把鞋拉回去,心想不會出什么差錯,也沒太在意;說著急的老爺子頭上冒出汗來。

      王經理批評了老保管幾句后對我說:“貨肯定是你們的人拉回去了,我可以給你們出個證明,你們回去找他們。”我忙說:“這可不行,你們說的這兩個人現在已經不在廠了,而且也不是本廠的正式職工。事情看來不是那么簡單,是已經預謀好了,肯定沒人承認。我看你們還是馬上報案,解鈴還須系鈴人。”王經理聽了說:“還需要搞這么復雜嗎?”我答道“沒有別的好辦法,這么一大筆集體財產,可不能鬧著玩。如果你們無法追回,那我們也只好到法院起訴你們了。”王經理聽后氣呼呼的說:“你們這就是不說理了,明明你們自己把貨拉回去了,還回過頭來告我們,是不是有些耍無賴了!”我笑了,答道:“對不起了!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法院不受理或者我們敗訴,那事情也算有個了結。”

      離開后,劉科長告訴我來拉貨的是小李,沈廠長的親戚,現在市政公司上班。又問我真的要打官司嗎?我答道,看來要經過法院了,只有我們告他們,他們肯定去公安局報案,到時候就會水落石出了。你通知業務員馬上出去清賬,要不回來的全部起訴。

      回來后不長時間,劉科長和廠里業務員們把外欠款差不多都要回來了。我去和經委領導匯報工作,提到只剩下一兩家要不回來的欠款準備馬上起訴。經委領導對我的做法大加贊賞;說干工作就要這樣,不能婆婆媽媽的,要敢于大刀闊斧,動真格的,該起訴就起訴。我心里話,到時候恐怕你們就不是這個態度了。

      于是我對新華商場提起訴訟。和我預料的一樣;幾天后王經理帶著滄海市公安局的人過來了。

      老保管圍著全廠辨認了一圈后,失望的找到我說,沒有這個人。我告訴他們,沒有找到我就斷定是誰了,你們等一會,我派人去叫他。

      小李剛進門,老保管就上前一把抓住他,大聲說,就是他!小李見到這個場面,一下子就嚇傻了,馬上和公安人員交待了整個過程。他說,他是按沈廠長的安排干的,鞋全部拉倒沈廠長家里了。市里來的人取完證后,便匆匆回去了。

      我馬上趕到經委向領導報告情況,主任聽了先是吃了一驚,忙問我:“事情會有怎樣結果呢?”其實我心里很清楚,沈廠長是縣里某縣長的親戚,領導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大家當然不希望事情鬧大了。我于是說:“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有兩條道,一是繼續和新華商場打官司,我們倒是有可能勝訴;這樣沈廠長就可能會被抓起來。另一個就是我們撤訴,事情回來自己解決。”主任聽了,連忙說:“撤訴,撤訴,張廠長你馬上去辦!”

      這樣我在鞋廠維持了一年多時間,在我的建議下,縣里讓另一家效益好的企業兼并了鞋廠。

      工作組結束了歷史使命,我又被臨時安排在經委生產科。我這個人對于每天看報紙,喝茶水坐辦公室還不太習慣。于是找到領導要求去企業,這樣我又被臨時安排在經委工業供銷公司.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2章 第二章 改革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