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k6gu"></small>

    <small id="ek6gu"></small>
      <code id="ek6gu"></code> <blockquote id="ek6gu"><sup id="ek6gu"></sup></blockquote>
      <thead id="ek6gu"></thead>

    1. <optgroup id="ek6gu"></optgroup>
      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青磚》>> 第3章:第五回

      《青磚》

      第 3 章

      第五回

      作者:燕新社發表于:2018-06-24 10:53:26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第 五 回

      辦米廠 于老板顯露頭角 

      謀字畫 南主任暗設圈套

       

      早晨五點,劉增孝準時醒來。他和管賬的張玉樹先生住奉天東寧制米廠內宅東廂房里間的同一張炕上。房間里一個日式帶有玻璃門的大立柜、一個放滿賬本的大書櫥、一對深棕色大漆箱子、一張兩屜桌,兩把靠背椅子分放在桌子兩側。地中間一只燒水取暖的火爐,爐口連著的鐵皮爐筒伸到窗外。

      兩人起床后,一人點起爐火,屋里立刻暖和起來。

      院子里水泥地面,東、西兩排青磚瓦房,東側是東寧制米廠的會客廳及幾間客房;西側是工廠的辦公室和賬房。拐角一間水房里放置一座燒水的大茶爐,茶爐房平日里為工廠的員工提供熱水。緊鄰是一間配有抽水便池的洋廁所,墻壁上粘貼白色瓷磚,地面鋪滿蘭白相間的馬賽克,既使是冬季廁所里洗刷的干干凈凈。南面是職工食堂,從后門穿過食堂,南院便是東寧制米廠寬大的廠區了。

      內宅院子正北面一幢日本人留下的洋房莊重而不奢華。彩色遮光玻璃窗戶鑲嵌在厚厚的墻壁里,高高的房頂鋪著灰色的洋瓦,沿十幾級的臺階上去,頭上一頂碩大的玻璃遮雨蓬,兩扇厚重的橡木門四角包篏黃銅固件,門中央一對黃銅把手擦磨的閃亮。進門是大客廳,一塊腥紅色、厚厚的新西蘭羊毛地毯鋪蓋在冷杉木的地板上。一潭室內噴泉將客廳東、西分開,透過髙高的玻璃屋頂,陽光照在水池中聳立的壽山石上,池中荷葉下三、五成群巴掌大的金魚悠然游戲。

      客廳西側澳大利亞牛皮沙發圍成一圈,雪茄、櫥柜、壁爐、油畫、毛瑟槍、燒紅茶的電爐、煮咖啡的白鋼爐、各種玻璃器皿及銀制的用具;墻壁上的木格里挿滿洋酒;墻角一座一人多高的自鳴鐘,垂吊著的銅擺,一來一去,不緊不慢的記錄流逝的光陰,置身在這里人們仿佛又回到了歐洲中世紀,樂享封建貴族紙醉金迷的奢華。

      東客廳一扇紅木鏤空雕刻的廬山四季風景屏,透過噴泉與西客廳隱約隔開。正面墻上裝裱一幅清末皇室宗親溥儒【1】真筆畫作《南山秋水叟釣圖》。

      側墻一塊五米長玻璃鏡框鑲嵌一幅超大橫幅字畫,作品系明代書法家董其昌臨摹宋朝大書法家米芾《蜀素帖》【2】五字、七字詩八首,字畫中多處留有明、清兩代幾位皇帝、多名文人騷客的題字及章印。靜觀其字——提按轉折挑,曲盡變化;動如行云流水、靜如泰山之重,正是輕重相宜,濃墨淡抹的好一幅大家巨作,此字畫堪當稀世國寶。

      客廳兩側擺放明末兩廣精雕匠人,手工制作的雕花鑲石紫檀座椅和茶幾;正面條案上排列文房四寶、香爐、折扇等用品;旁邊書架里古籍善本、玉器古玩,其余花甁、水盂及喝茶用具多為明、清時期的青花、五彩細瓷器皿,此中式客廳,古樸典雅,墨寶書香,足以見主人之情趣高雅,非同尋常。

      通過客廳,一條走廊穿過臥室、歺廳、浴室、衛生間、小客廳和保姆房等大小七、八個房間,走廊墻壁上幾盞紗罩壁燈散放出柔和的光亮。

      后院一臺小型鍋爐為整座建筑各個房間日夜不停的輸送暖氣。

      宅子里是那樣的靜,那樣的溫暖,那樣的祥和;在這里聽不到槍炮聲,聽不到嘈雜聲,看不到貧窮,感受不到饑餓和寒冷。

      這套闊綽的宅子里居住著奉天東寧制米廠老板于東初、夫人劉素蘭及他們未滿兩周歲的兒子于學毅一家三口人。

      于東初熱河撫寧縣太和寨人。原名于田,自從與劉素蘭相識,結為夫妻。其岳丈劉炳章對于田說:“于田這名字太過小農之氣。古人云 ,‘日于東初,氣象萬千’如不嫌棄,可改名于東初,日后終成大業。”

      于田仰慕泰山學識,欣然領受,此后稱謂新名——于東初。

      于東初少年時期離家獨闖奉天,在城里商號當學徒。學徒伊始,他每天第一個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摘店鋪的柵板,然后打水掃地、上街買菜、裝車卸貨、為老板娘抱孩子等,反正是扔下耙子就是掃帚,從早忙到晚沒有片刻的清閑。即便到了晚上,伙計、老板都睡了,他也是最后一個上炕。于東初起早貪黑的為東家干活,卻從來沒有怨言,不但心悅誠服而且唯恐干的比別人少。

      于東初十三歲進商號當學徒事事做在前頭卻從來不曾計較個人得失,他忠厚的外表、謙和的品格竟蘊藏著日漸成熟的睿智,他誠實的為人和勤奮的工作深得客人和伙計們的喜歡,也倍受商號老板的欣賞和器重。學徒尚未期滿,眾伙計中于東初率先破例,隨同商號掌柜走南闖北提前浪跡商界。

      初入商道,于東初善于人際交往、恰到好處的抓住商品買賣時機,為商號贏得了利益,也為自己創業樹立起信心。他一元錢,一元錢的積蓄資本,也在一點一滴的用心積累經驗,他廣交朋友,為獨闖商海聚集人脈。幾年后,于東初在朋友們的幫助下獨自創辦實業,開始走上經商之路。生意場上,這位僅讀過幾年書的青年人以他獨有的天分,很快讓沈城商賈為之驚贊。他是天生的英才。

      于東初跨入商界,經歷了許多磨難、挫折和失敗。風云變幻中于東初處變不驚,百折不撓地克服掉一個又一個困難,生意反倒由小到大,越做越好。

      自古以來,兵亂之年百業蕭條,惟有兩樣生意越是國難深重、兵荒馬亂卻越發的火暴:一、是搞軍火;二、是倒糧食。 

      “八一五”光復,時年二十幾歲的于東初看準時機,以較低的價格買下日本投降后留下的先進糧米加工設備,選址奉天北站附近,成立奉天東寧制米廠,快步搶占東北重鎮沈陽糧米加工市場,迅速成為這座百萬人口城市中制米行業的領頭人。于東初初創奉天東寧制米廠地利人和,一路順風順水,日盛一日。

      于東初選址北站附近建糧米加工廠基于四點考慮:其一、糧米加工運輸費用是生產經營成本最重要的一項,工廠與北站相距幾百米,極大的降低了運輸成本;其二、便于快進快出,減少貯存時間和費用;其三、外地客商上下火車,來去便利;其四、工廠地處城里中街附近,更是各界商賈、富人集中之地,每日里身著長袍馬褂、西服革履的各地客商出出進進、大小車輛絡繹不絕,天長日久奉天東寧制米廠便在沈陽乃至全省同業家喻戶曉,聲名顯赫。由此可見年輕的于東初除了精明睿智,更有超人的遠見卓識。

      一年后,隨著產業的發展壯大,于東初從德國購進了更先進的面粉加工和凈米加工的生產線,生產能力翻番增長,出面率、出米率大幅提升,面粉、糧米質量在奉天同業中首屈一指。東寧生產的“刀頭”牌砂子面粉像結晶的細砂糖,有史以來第一次創造性改變了白面的物理形態,盡而響譽東北三省。奉天東寧制米廠的生意蒸蒸日上,如日中天。

      吃過早飯,劉增孝和張玉樹在賬房埋頭核算頭一天東寧倉庫各類米、面進出的報表數據,結算款項。忙過一陣,劉增孝起身到隔壁生產辦公室領取當日生產計劃單,他穿過食堂走進廠區。

      偌大的廠區由北至南排列四排生產車間。北面兩排廠房里是建廠初期安裝的日本設備,南面兩排廠房是前年投產的德國新型糧食加工生產線。廠區西側由北向南兩排百米長的高大倉庫,倉庫前一條寬寬的水泥路面通向工廠大門。廠區東側一條四米寬的小馬路通向后院內宅,一扇高高的鑄鐵花柵欄門將內宅和廠區分開。由于很少有人走動,平日里多半時間鐵柵欄門是鎖著的。

      劉增孝走進面粉車間,寬敞的廠房里機械轟鳴,但全沒有普通面粉廠常見漫天飛揚的粉末和灰蒙蒙的環境。凡能飛出面粉的機械部位都用罩子封閉起來,車間里非常的干凈。

      生產廠長田新民,山東黃縣人,四十開外,人高馬大。一身工裝的田新民站在面粉機旁,手里拿著一把長長的螺絲刀,螺絲刀的一頭抵在機器的電動機上,耳朵貼在螺絲刀的手柄上,聚精會神的聽,很像醫生給病人聽診瞧病。

      劉增孝把生產計劃單交到田新民手中,簡單交代幾句后離開車間。田新民每天早晨都要親自從工廠北面的糧米加工車間開始,直到四個車間的最后一臺機器,每臺設備逐一巡檢一遍,同時認真檢查各個崗位上工人的操作是否規范,幾年如一日從未有過疏漏,這直率的山東大漢心里裝的只有工廠。

      當糧食從高高的貯藏罐里流淌到生產線,經過脫糠,干燥,磨成面粉到裝袋,全部過程中每臺設備的性能、工作原理他都能如數家珍般說得頭頭是道。聽聲音他能準確地判斷設備哪里出了問題,即便是機械中松動的螺絲釘也逃不過他的耳朵。他熟知身邊工作的工友,哪一個崗位需要精細的工人、哪個崗位需要穩重的工人、哪個崗位需要有力氣的工人…,他操縱設備駕輕就熟,安排工人恰倒好處。東寧廠就像一部有條不紊、快速運行的機器,每日的生產計劃對田新民是不能動搖的指令。他想方設法讓東寧廠每天都加工更多的糧食;想方設法減少每個生產環節更合理、用工編制更精準;想方設法節約一度電、一個工時、一斤糧食。他忠于于東初,忠于東寧,象所有東寧的員工一樣,因為東寧不再讓他們挨餓。

      臨近中午,幾個身強力壯的工人忙著用推車把面袋運送到車間外的倉庫里,田新民站在庫管員身,注視著工作中的人們。車間大門外走進兩個身穿美式軍服的軍官,前面的人身材細高,白凈臉,年齡二十八九歲,此人國民黨新六軍軍需處少校軍需官李亟耐。后面跟著年輕的軍需員小張,年齡二十一二歲。

      遠遠見到田新民,李亟耐抱攏雙手說:“新民兄,我一進車間聽到了機器的轟鳴,這懸著的心就塌實了大半,再見老兄親臨一線事必躬親就更是讓我信心滿滿,此前的擔心一掃而光。”

      其實,田新民與這位李軍需官僅見過幾次面,知道這位“兵油子”是位自來熟的人。但見對方如此熱情的打招呼也就笑臉相迎,抱拳還禮。

      “李軍需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田新民口音濃重,嗓門洪亮,一開口說話便讓人覺得是個性情耿直,氣度豪爽的人,進而會讓人聯想到水泊梁山的武二郎。

      李亟耐走到田新民跟前拉起老田的手說:“老兄啊,你就別客氣了,還是話歸正題,我聽說我們新六軍軍需處送進貴廠的麥子在你家倉庫里已經等了三天了,到現在還沒有一粒麥子進到你的機器里。”李亟耐拍著田新民的肩膀,“你是知道的北站貨場的鐵道線還有我們的幾個車皮排著隊就是進不來。你是飽漢子不搭理餓漢子饑呀,不瞞你說幾天后會有更多的車皮陸續到沈,說不準真有一天我會把幾千個麻袋包堆積到你家于老板的窗戶底下,到那天看你急不急。”李亟耐話說到這,見田新民有些無動于衷就加重了語氣,“你不急,我不急,可上峰急呀!要知道軍糧供給十萬火急,馬虎不得,搞不好是要殺頭的!”

          李亟耐是真著急了,拿出一副大屁股壓人的架勢。田新民心里清楚,所說“軍糧”其實很大一部分是軍隊高官與買辦商人相互勾結,趁世道混亂民眾缺糧,倒買倒賣囤積已久的糧食,發的是國難財。即使是軍糧,軍隊中從上至下又何嘗不是層層盤剝,官喝兵血,當官的發的是黑心財。自從四七年冬季以來,遼沈地區國民黨無論是中央軍,還是地方部隊幾乎每餐都是高粱米,很難吃上一頓白面饅頭。而眼下這一車車的麥子加工后會運到何處,恐怕這位軍需官也難能知道底細。在糧價一日三漲的節骨眼軍隊高官、官商買辦,就連農村的地主老財全都變著法的把皮糧變成米、變成面粉拿到市場上趁機發財。李亟耐此時之急,無非是急人之所急罷了。

      田新民“憨直”的打著哈哈,順著李亟耐的話聊了一會兒,總算前腳把李亟耐打發走了,可后腳又有一些人涌進到車間圍住田新民,每個人都想著法的急于把自己的麥子變成面粉。但凡來人,無論是油嘴滑舌的商人,還是趾高氣揚、財大氣粗的官商買辦,或者是滿嘴臟話、橫不講理的黑幫地痞,田新民總是用溫而不火的辦法搪塞過去。直到傍晚田新民送走一撥又一撥心急如焚的“加工客”。 

      車間里“加工客”絡繹不斷,后院就更是人聲鼎沸。從早上八點以后,辦公室、賬房間許多急著提貨的人們從一個房間到另一個房間,三五成群出出進進。客房、客廳里人人如熱鍋上的螞蟻,打心底里透出一個“急”字,本來是花花綠綠的票子掙不到手,那心里要多難受有多難受,細看這會兒全沒有一個人坐在客廳里安安穩穩的喝茶水。

      東寧大門外各種送糧加工的車輛在馬路旁長長的排出一里多遠,廠區里的車隊從大門一直排到倉庫的站臺下。倉庫里裝滿糧食的麻袋一層一層碼到“人”字型的房頂,就連放置成品糧的倉庫也都堆放起待加工的皮糧。四個車間的機器日夜不停的旋轉,工人分批倒班作業。剛剛加工出來的白面、大米、高粱米、包米面甚至麥麩和糧糠一經從車間里推出廠房,不曾入庫便被等在廠房大門口的車子立即拉走。

      于東初在自家的東客廳,手握一把圓潤的宜興紫砂珍珠壺,慢慢的品嘗著壺中的廬山云霧,透過窗子眼望院子里忙亂的人們。身后東客廳,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凝神注視墻壁上玻璃鏡框里董其昌臨摹書寫的《蜀素帖》,足足有半個時辰,似乎身心都已融入到字畫之中。這人薄嘴唇,唇上“一”字胡,細鼻梁,一雙笑眼配一副金絲邊眼睛。頭發烏黑,淡涂發蠟,向后梳理得一絲不茍。一身黑色毛嗶嘰中山裝,上衣口袋上別一枚圓圓的“青天白日”徽章。此人叫南峰,國民黨中統“邊疆通訊社”主任,少將軍銜。

      終于,南峰目光離開字畫,側轉過身子,見于東初眼望窗外,面如靜水,于是微笑著說:“東初老弟見窗外這等光景,此時此刻心情自然喜悅無比。不過于老板喜形不露于色,實乃常人所不及。”

      于東初收回目光,坐下身來,放下手中的茶壺,對南峰笑了一下慢條斯理的說 :“看窗外熱火朝天的,南兄一定以為東寧的生意紅火無比。其實全不是那么回事,說穿啦,這只是東寧一時興盛的表面現象,是季節、時局所帶來的暫時興盛。糧米加工季節性很強,每年秋收后、入冬前有大量新糧上市,這個時候是糧米加工的第一旺季,而這期間也是政府和糧商大量收儲糧食的黃金季節,糧食價格隨年景好壞浮動。轉年三、四、五月青黃不接時,糧食價格會大幅上漲,這時大小糧商會把囤積的糧食拿出來加工出售,這是糧食加工的第二個高峰期。

      今年時局動亂,城內糧食一天緊過一天,而且人們普遍預感到今年關內六、七月份下來的冬小麥和早稻會很難運送到關外,到那時候沈陽的糧食供給會更加困難。于是自打年前遼沈地區糧食一日三漲,誰都沒想到高粱米比去年漲了三倍,白面粉比去年漲了五倍。由此大小糧商把囤積的糧食爭相上市,倒買倒賣,為糧價上漲推波助瀾,才有春季糧米加工異常紅火的現象。問題是今年開春以來連續兩三個月,大小糧商幾乎是把所有糧食都拿出來加工賣掉。更有軍、政高官,官商買辦也加入此列,瘋狂程度多年來未曾見過,根本沒人考慮年中時期的糧食生意。依我看來這種虛假火熱現象多則兩月,少則一個月就會冷落下來。以后數月直到中秋節新糧上市之前反倒會無米加工。到那時東寧的生意就會異常清淡,如果連續幾個月沒有生意,東寧倒閉也不是沒有可能。南大哥說我喜形不露于色,其實我愁還愁不過來,哪來的喜呀。再說,南兄你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只要有一點點的高興的事,那嘴早就合不攏啦,憋都憋不住,哪有那么過人的韜略啊。” 

      一向工于心計的南峰坐在那里故意頻頻點頭,透過眼鏡投出慈善、贊許的目光。他并不是關心東寧的前途,更不在乎沈城日后會有多少人挨餓。他是在盤算那幅讓他垂涎許久,一直惦記著的董其昌臨摹米芾的巨幅字畫——《蜀素帖》。

      “東初啊,國家有難,百姓疾苦,我等自然痛心疾首。即便東寧此時輝煌也理應提防日后蕭條,‘生于憂患,亡于安樂’其道理就在于此。”南峰走到西客廳從茶幾上的木質煙盒里拿出一只“哈瓦那”雪茄,用剪刀剪去兩端封著的煙葉,邊走邊說:“倘若忙過這段糧食加工火熱期,余下的幾個月生意清淡下來正是工廠設備檢修,擴大生產的最佳時期,況且東寧去年破土,爾后擱置下來的建筑鐵路的計劃正是到時抓緊完成的最好時機。”

      提起建筑鐵路的話題,恰恰觸及到于東初即興奮又煩心的窩心事。自前年東寧從德國購進的生產線投產后,生產能力大幅提高,國內小麥主產區山東、河南等地的小麥供應時斷時續。為保住刀頭牌面粉的連續生產,于東初通過政府與海外華人意向簽屬從美國每年進口五萬噸小麥的貿易合同。合同一旦執行會有大批進口小麥到達大連港,由于陸路運輸不暢,糧食很快就會在碼頭上堆積如山。于東初想,解決的辦法惟有實行港鐵聯運,一有運糧貨船抵達大連港便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小麥從大連港裝上火車,經鐵路編組直接運送到東寧,于是修建一條從北站到東寧倉庫站臺的鐵路專用線勢在必行。此事一時間引起全城轟動,商界人士無不驚嘆不已,各種評論眾說紛紜,褒貶不一。

      于東初鋪建鐵路專用線的決心一經確定,既委托承包單位沈陽鐵路工程建設局負責從勘查測繪、工程設計、立項審批到工程區域拆遷、筑路鋪軌及安裝設備等全部工程項目;包括水泥砂石、枕木鐵軌等建筑材料、物質設備等亦由沈鐵路建局一并采購。

      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八日,由沈陽北站貨場至東寧倉庫站臺,全長八百二十八米的鐵路鋪設工程全線展開,取名“沈北支線八二八工程”。工程造價一千八百二十五萬法幣。然而,就在工程進展到一半時,原計劃從齊齊哈爾訂購的一千一百根枕木、鄭州訂購的一百噸鋼軌的采購合同因戰爭原因被突然取消,致使工程進展陷入癱瘓。而由于物價飛漲,市面流通的法幣大幅貶植,當初預算一千八百二十五萬工程款到了今天難于抵上現實造價的二分之一。面對工程停滯,欲干不能,欲罷不休的困境,承建方沈鐵路建局叫苦不迭卻又無計可施。

      東寧與沈鐵路建局雙方簽訂的“八二八”工程合同明確規定;甲方“東寧”按工程進度分期驗收,經檢驗合格向乙方“沈鐵路建局”分批交付工程款,工程延期(另有詳細條款)視情況由乙方向甲方作相應賠款。

      素有先見之明的于東初在工程伊始惟恐法幣貶值,既將工程款存入匯豐銀行奉天支行作了法幣兌換英鎊的保值業務。法幣暴跌,英鎊堅挺,于東初的工程款不但未受損失反倒有了可觀的升值。就事而論,于老板的精明之處非常人可比。

      “八二八”工程為東寧造成的損失雖然不大,但鐵路專用線一天不完工,進口小麥合同便一天不能履行。眼下,山東、河南國產小麥供給時斷時續,東寧自營刀頭牌面粉的對外銷售難免時常斷檔,供不應求,刀頭品牌在逐漸失去客戶。目前東寧全靠工廠加工糧食收取的加工費勉強維持商號生存,表面上看生意興隆,實則利潤微薄。

      還有最讓于東初心煩意亂的愁事莫過工程停工半年之久,其現場隨處堆放的碎石、水泥一片狼籍,施工沿線物質損壞、丟失不計其數,何時能購到枕木、鋼軌重新啟動工程,一直是于東初心頭上壓著的一塊石頭。

      南峰一經提起鋪建鐵路專用線的話題,于東初一聲嘆息的說:“快別提鋪建鐵路的事,這是我老于跨入商海最為失敗的一項投資。鋪路不成反倒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這么說工程進展艱難?”

      “豈止艱難,是功虧一簣。”

      “莫非資金困難?如果于老板提襟見肘,我雖勢單力薄也情愿助東寧一臂之力。”

      于東初完全沒有意識到南峰的用意,心存感激地說:“南兄的情義我深為感謝。工程資金盡管有些緊張,但絕非問題關鍵。問題出在施工初期訂于齊齊哈爾、鄭州兩地的一千一百根枕木和一百噸鋼軌合同,相繼被對方廢除掉。這枕木、鋼軌,戰爭期間又是稀缺物資,來無出處。既無枕木又無鋼軌,工程只能半路停頓下來。時至今日我同承建方全都‘沒咒可念’,擔心前功盡棄。”

      “枕木、鋼軌?”南峰先是楞了一下,隨后大笑道:“哈,哈,天下會有如此巧事。”

      聽于東初說到工程停工的原因是由于沒有鋼軌和枕木,南峰一改平日的矜持,顯得異常的興奮,他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卻讓于東初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兩天前,駐守本溪的一六九師張羽仙師長在北市場“普云樓”請南峰等幾個朋友吃飯。席間酒酣耳熱,張羽仙說起,一個月前部隊向上峰申請修筑城防工事的材料,報告遞到東北剿總,無奈衛立煌總司令苦于囊中羞澀,不免急得抓耳撓腮,情急之下衛長官將報告轉到本溪市政府,懇請地方幫助解決。哪想到那地方政府更是兜比臉干凈,可又不敢薄了衛長官的面子,竟胡亂把修筑鋼廠鐵路的枕木、鋼軌和一些備件撥到一六九師,全當應付差使。這事弄的老張哭笑不得,酒到半酣老張把這事說給大家,引為一笑。

      一番話引起于東初極大興趣,南峰說,“真沒想到張羽仙留之無用,棄之可惜的東西正是你于東初夢寐以求的急需物資,天大的巧事莫過于此。”

      聽南峰這么一說,于東初喜出望外。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但他轉念一想,自古以來商人最忌諱與當兵的打交道,搞不好會引火燒身。于是他掩飾住自己的意外驚喜,試探的問:“素聞張師長治軍嚴謹,不徇私情。大戰時期挪用軍隊物資系枉法之罪。恐怕張師長不會做這魯猛的事情?”

      “于老板不必多慮:第一,這批物資并非是構筑城防工事的軍用物資,至今仍然堆放在廢舊廠房里;第二,與戰事毫無用處的非軍用物資,張羽仙有權處置。”南峰看一眼于東初,一副熱心腸的說,“國軍缺錢,一六九師也缺錢,他老張更缺錢。”

      南峰先是一笑,見于東初沒做聲,便把話挑明說:“實話說,那天張羽仙對這批貨就有有出手之意,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適的接貨人罷了。”

       于東初聽南峰的話不像信口開河隨便說,也就放心的說:“如張羽仙師長確有此意,那我…那我就即刻通知沈鐵路建局,讓他們立馬同張師長聯系商談盡快促成這筆交易。”于東初接著說,“當然,這里還要煩請南峰大哥從中引見,玉成此事,事后我會重謝南兄和張師長。” 

      “好啊,我找個機會約一下老張,把這事落實穩妥。”

      兩人說了一陣子話。中午時分,于夫人劉素蘭讓傭人請于東初陪客人到餐廳用餐。于家的私廚準備了一桌四道菜的法式午餐,一瓶一九三八年法國拉裴山莊釀制的波爾特牌紅葡萄酒。

      劉素蘭因身懷六甲,與南峰禮節行地相互客套幾句后,便告退回房休息了。正是:

      碣石村舍農家童,

      鬧市商界顯神通。

      本是東寧蒸蒸日,

      掉進百業蕭條中。

       

       

       

       

       

      注釋:

      【1】溥儒,(1895-1963)北京人。出身清皇族,姓愛新覺羅,字心畬,

      文章、書畫,皆有成就。畫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書法,其山水以“北宗”為基,潤以南宗筆法,書法以草書見長,昔時與張大千有“南張北溥”之譽,又與吳湖帆并稱“南吳北溥”。解放前夕出海舟山,遠居臺灣。張大千、溥儒、黃君璧被稱為“東渡三杰”。書中講述的畫卷系先生早年的作品。

      【2】 米芾(1051~1107),北宋書法家,畫家,書畫理論家。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號襄陽居士、海岳山人等。祖籍太原,后遷居湖北襄陽,長期居潤州(今江蘇鎮江)。曾任書畫博士、禮部員外郎。善詩,工書法,擅篆、隸、楷、行、草等書體,長于臨摹古人書法,達到亂真程度。自謂“刷字”,與蘇軾、黃庭堅、蔡襄并稱宋代四大書法家。米芾傳世的書法墨跡有《向太后挽辭》、《蜀素帖》、《苕溪詩帖》等。其《蜀素帖》書于烏絲欄內,但氣勢絲毫不受局限,率意放縱,用筆俊邁,筆勢飛動,提按轉折挑,曲盡變化。此帖用筆多變,正側藏露,長短粗細,體態萬千,充分體現了他“刷字”的獨特風格。因蜀素粗糙,書時全力以赴,故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獅子搏象,以全力赴之,當為生平合作”。明代畫家、書法家董其昌曾收藏過《蜀素帖》,他長期學習、臨摹米芾的書法。

      書中講述的《蜀素帖》大幅畫作系董其昌在宣紙上臨摹米芾的作品,并非作于蜀素之上。

       

      審核:紫雪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青磚》第3章 第五回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cfma.tw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